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June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1.07.01 Friday

【家教】【XS】短打

到底多久没写XS了呢——————————今晚突然被戳到关键词所以……
其实这个长度才叫短打不是么好短不是么这是短打的真谛呀不是么——(揍
对,就是这个连说是片段我都不好意思的长度(捂脸





 “哼,没用的家伙。”

XANXUS坐在尸堆上,宛如降临王座。

对面的敌人已经重新架起武器,整排的枪械吐出焰火——如果还吐得出来的话。

灰银色的利刃横扫过去,沉闷无趣的声音之后,新锐兵器瞬间化为废铁齐刷刷掉落一地。

“你这混蛋自己不会动动手吗?!”

“垃圾就给我闭嘴。”

非但没有闭嘴,他大嗓门的部下反而高声怒吼着再次冲入敌阵。

短暂的再会之后,便是新的热斗。他的子弹和他的剑,无一不是贪婪的凶器,敌方的城堡像是圣诞节可口的姜饼屋,一边纷纷落下鲜红暗红的碎屑,一边被啃食殆尽。

尘埃落定,SQUALO挥去剑上的残血,回到XANXUS面前。

西风飒飒向东,银色的长发末梢沾染了星星点点的异色,XANXUS看着,不说,不动。

他还坐在半人高的尸堆上,收起双枪,交抱双臂,目光里有凛冽的霸气冷冷的燃烧。

只有那披在肩上的外套,兀自伸出两条袖管。

不知是要追逐带着血气的冷风,要追逐银发,还是要抱拥。

2010.07.18 Sunday

【家教】【XS】獨占欲04

 深夜。
南太平洋某海岛。
敌对家族某秘密基地。
神出鬼没的入侵者有着当夜月色一般冰冷的银色长发,看起来就很碍事的头发却丝毫没有妨碍到他流畅华丽的剑技。
并不是动作华丽,动作本身是非常朴素实用的剑式,然而,当运用到这种程度之后,就自然呈现出某种迷人的艺术性。
他们试着用各种武器反击,偶尔获得了小小的成功在侵入者身上留下伤痕,不过这样之后他们就会更快的失去性命。
甩掉剑上的血,Squalo继续向更深的地方前进。
犀利的突袭让基地人员陷入了混乱,Squalo趁机迅速歼灭。
不管什么样的人类,老人也好,小孩也好,只要在这里的一概杀掉。
没错,虽然身为剑帝,但是早已不算是剑士,剑士的荣耀,剑的尊严什么的,早就抛弃了,是他的命令的话,无论什么都可以杀戮。
只是暗杀者。
只是Xanxus的剑。
最后应该只剩下这里的老大和一群废物贴身保镖了。
Squalo压住左边侧腹那个较深的伤口,试了一下觉得没问题,只是这个伤口的位置让他想起了从前某些不太妙的事情。
甩开长发的同时,甩开了爬上脑海的某些记忆,只有脸上已经泛开的红晕没能甩掉。
推断他们应该是往东边去,被破坏了通讯系统之后无法求援,只能自己逃离。
记得情报里有,东边的海岸藏了一艘不错的船。
Squalo露出符合他名字的狰狞笑容,朝东边海岸追去。
追到的时候船刚好离开,不巧的是,这点短小的水域根本阻挡不了追杀他们的海中霸王。
惟一麻烦的就是船上很容易藏人,这让暴躁的剑帝忍无可忍。
印象中的暗杀部队成员,就算是剑帝,就算有着凶险深海生物的名字,只要是暗杀者,也都应该是努力隐藏行踪悄悄下手的物种。
所以,被追杀的人怎么也没想到,会被这么张狂的招式破坏了用来逃离的船。
话说这船应该不是古早的捕鱼船……应该不至于这么容易就被区区一把剑豁出巨大的洞……
摆在眼前的现实让所有人都试图把现实丢到深海去。
“喂——!别逃了,废物们,今天注定是你们的死期!”
露出利齿的追杀者,用惊人的高分贝吼叫,虽然台词稍嫌老旧,那残酷的笑容却无疑宣示着他们惨烈的结局。
有人选择不管不顾一决生死,有人选择抱头尖叫逃避到非现实,还有的人把拼命的部下丢在一边妄想争取逃命的时间。
不论哪种结局都是一样。
这把朴素的长剑上仿佛刻有破灭的咒,人也好,树木也好,土地也好,钢铁的船体也好,在剑锋下无一幸存。
基地的负责人最后一次想要看一眼夜空,却没了抬头的力气,自己的双眼映照出自己的死亡,他记得那是追杀者的剑——雪亮的剑面上有艳红的东西流过去,把墨色天空和银色月光都倒映成血色——从自己的胸口,穿透出来。唯一能动的大脑思考着各种问题,可惜大脑自己也逐渐无法理解自己的思绪,连【这就是死吧】之类的感慨都没法整理出来。负责人的身体被甩在墙上,滚落地面,成为尸体。
任务结束。
Squalo很在意自己耳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吵个不停的通讯器,果然接通之后对方用非常大事不妙的口气催他回去。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给我说清楚!”
“BOSS他……他说如果今晚没有印度洋出产的金枪鱼,就会把我们作为代替的东西吃掉……”
“……告诉他印度洋出产的金枪鱼我会带回去,别的东西也好,不管他要什么我也会给他弄,在这之前让他先随便吃点什么。”
“我们不敢说……”
“废物!给我转接那个混蛋BOSS!”
“是!”
尽管被称为【废物】,但部下们明显只有最后一句回答得格外欣喜。
几秒后,杂乱慌张的走动声突然消失,这表示,通讯的对象已经换了人。
“垃圾,还活着?”
“啊,抱歉还没死。”
交换了一点都不友好的问候,Squalo重述了刚才要部下转告的话。
通讯器里面静默了一两秒钟,然后有Xanxus好像在哼笑的声音传过来,“我改变主意了。”
“哈?”
BOSS的阴晴不定让他烦躁的拨弄了一下长发,随即感觉到长发上别人的力量。
糟糕!
“头发……”
长发被人从后方拽住,猛力一扯,紧接着就是近距离的枪声。
Squalo即时做出反应的矫捷身体硬是靠反射动作避过了子弹,然后就着这样马上要被拽倒的姿势利落的转身向前迅猛斩击。
这样要命的危急时刻,耳朵还是接收着自家BOSS微怒的声音,“谁碰了你的头发?”
看到对方已经被自己的剑砍成两截,Squalo才把注意力转回到通话上。
“不认识,反正是敌人,已经杀掉了。”
“剁烂他的手。”
“啊?”
意外的命令。
“虽然是敌人,不过已经死了,剁手……”
“我说,剁烂他的手。”
注意到暴君的话是认真的,Squalo放弃了争辩,蹲下身去把剑一下一下的剁在那双手上。深夜,这布满死人的岛上,骨骼血肉碎裂的声音格外恐怖鲜明。
“剁好了,然后呢?”
“垃圾,给我听好记住,以后随便碰你头发的,全部剁烂手。”
“……啥?”
“我的东西,不准别的渣滓随便乱动。”
“……”
Squalo完全愣住了。
这是情话么?这算是情话么……?啊,不对,情话的话当然这是非常惊人的情话了,问题是,这个混蛋BOSS是真的把它当成情话在说么?
不过真的说来的话,长发会被Xanxus认为是属于他的东西,让Squalo感到安慰。
不只长发,我视若生命的剑,不是也一直为了你而挥动么。
没给Squalo充足的思考时间,Xanxus接着说下去。
“食物的事情,我改变主意了。”
无法跟上Xanxus的思考跳跃速度,Squalo随口重述,“先等我回去,印度洋也好大西洋也好,金枪鱼也好别的什么东西也好,我都会带回去,等我回去之后,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说着说着,Squalo隐约觉得自己这话里面有什么不妙的地方,但是思绪还缠绕在剁手的问题上没能及时发现。
对面的声音明显可以听出愉悦的味道,Xanxus低沉的声音突然撤去了刚才的公式性威严,让声线里的冷冽性感火力全开。
“回来,当我的夜宵,Superbia。”
……
……
……
……
真的失神了一瞬,坚毅的剑士只因为被叫了名字而内心动摇,立刻把这动摇转成音量抛向夜空。
“可恶啊!混蛋Xanxus!”
苍翠的太平洋某海岛,现在已经是血染的无人岛,清冷的月光毫无表情的流淌在血泊上,粘腻的热带海风也在深夜失去了温度,只有林中各色的鲜艳鸟儿和嘈杂的昆虫野兽成了不幸的听众,被突发的震吼惊得四处逃窜。
远隔重洋的通讯器杀手把机械碎片丢到一边,舔了舔上唇,贪婪凶恶的,笑了。

2010.07.18 Sunday

【家教】【XS】獨占欲03

 剑帝,剑的帝王。
不只是手上的剑,他本人即是一柄利剑。
要按照他的形象来制造的话,会出现一把怎样的剑呢?
具有笔直而锋利的剑刃,但连护手都没有,剑鞘什么的更是没法配备,没有任何装饰花纹,只有血色深浅流丽,狂傲残暴的利剑。
所以是剑帝。
没错,最适合这个名号的人,就是这个银发垃圾。
Xanxus试着卷动只属于他的银发,柔软的长发便老实的卷曲缠绕在他的手指上,但是稍稍松开力气,立刻就像装入了形状记忆功能一样自己弹跳着滑落成直发。
卷起来,松开。
再卷起来,再松开。
第三次卷起来,第三次松开。
啊……
突然发觉自己玩着垃圾的长发,对自己这种孩子气的举动恼羞成怒,Xanxus一脚踹开了熟睡的部下。
“哇!痛痛痛……哪个混蛋!”
初醒的Squalo露出海中霸王的利牙,愤然站起准备反击,却发现自己的剑不在手上……
什么……?!
虽然惊讶但没有惊慌,战斗像吃饭一样日常的男人立刻摆出徒手的架势。同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着某种怪异的酸痛和不协调。
虽然描写起来用了不少文字,但其实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这样之后他才发现,一大早把他踹醒的正是他家的BOSS。
Xanxus。
裸体Xanxus。
至少看得到的上半身是。
从被子的边缘露出的腰部推断,下半身应该也不会有什么超低腰睡裤出现。
……裸……?
Squalo这才发觉,他自己,也是裸的。
裸着,被Xanxus踹下床了。
其实还有绷带……
“绷带什么的根本不算啊!”
对自己脑中出现的微妙念头怒吼过后,Squalo终于冷静下来。
想想看的话,都是男人。和公共浴室出来之后的状况不是一样么……
于是冷静的走到床边衣柜前去穿衣服。
“BOSS,你的衣服呢?”
一边穿着,一边问床上的BOSS。回头正好看到BOSS严肃的脸色在听到这问题的同时扬起了很恶劣的坏笑。
“啊,昨晚被你撕掉了。”
……?
“啊?”
昨晚……
突然回想起来了!
年轻的海中霸王,昨晚,被眼前这匹猛兽之王,吃掉了。
所以是裸体。
所以身体会有怪异的不协调感。
……
这种情况下该怎样……
怒吼?
挥剑杀过去?
其他。
剑之帝王呆住了,明知道只能选其他,但是其他具体来说是什么却找不到答案。
脑海里涌上昨晚混乱的记忆。
被Xanxus挑起情欲的自己,因为他的突然停止而焦急,被他要求主动就一边忍住羞耻一边撕掉了他的衣服,在他的身体上模仿他对自己做的事情努力的抚弄纠缠啃噬。
啊……衣服是这样……
比起羞耻感,先浮上心头的居然是回忆起衣服踪迹的安心,这让Squalo感到更加羞耻,脸红到耳根。
怎……怎么会……事情是怎么发展到床上的啊……
“先拿你的衣服来穿。”
命令的口气夺回Squalo的注意,他开始在衣柜里翻找起衣物,两人体格的差距让Squalo只能拿出宽大的睡衣递给Xanxus。“一会儿我会去买你的衣服,先忍耐一下吧。”
“内裤的尺码,你知道么,垃圾?”
“……啧!各种尺码都买回一条行不行啊!”
“哼,明明用自己的身体承受过,居然连尺码都不知道,不愧是垃圾啊,大垃圾。”
“……Xanxus你这……”高音量的怒吼到这里戛然而止,实在不知道该骂什么。
转身摔门去厨房准备早餐。
本来是分配好了房间的,Xanxus在楼上,Squalo在楼下。
深夜开始的激烈情事,一直持续到更深的夜。
原本就很困倦的Squalo在某次之后终于安定下来睡在了Xanxus的怀里。
大体上,正在穿睡衣的Xanxus是肯定记得这些的,而正在准备早餐的Squalo也已经记起来了。
Squalo终于想起昨夜的自己,笨拙的颤抖着,用左手钢铁的指爪在他身上留下带血的抓痕,他身体上伤疤奇妙的触感,让右手手指莫名的流连忘返,被他抚弄的时候,违背自己意志而高涨的热潮夺取了身体的主权。他好像比较喜欢自己忍耐的样子,所以自己拼命隐忍,一不小心漏出声音,这个暴君只有触抚算是温柔的狂暴爱情,就在自己身上留下各种青紫印记。比起调情的啃咬,他会真的咬破皮肉舔食血液。然而这诡异的痛苦却不会被自己讨厌,紧贴皮肤的灼热吐息让全身都传导着兴奋的战栗,甚至使他期待着更多更深的痛楚。但是逐渐的,呻吟变得无法隐忍,而他似乎也不再在意,因为疼痛因为欢愉,自己像要吐血一样吐出声音。伴随着虐杀感的激爱,如同海底深深深深深深燃烧的夜光,被引诱的鱼儿全部都成为欲望的祭奠。
回忆这个东西真的很有趣,当你回忆早饭吃什么的时候,浮现出的不是从自己视角看到的桌子盘子,而是俯瞰视角的,自己坐在桌前的头顶和背影。
Squalo出乎意料的在自己的回忆中看到了Xanxus的背影,以及他身下,自己银灰色金属一般的眼瞳里,狂热的欲求。
那表情Squalo一生都无法忘记,不敢相信刚毅坚忍高傲嚣张的自己竟然会露出那种……那种表情!
从回忆中传来的手指的触感,好像还真实的残留在肌肤上。
房间里的Xanxus好笑的听到,厨房里盘子跌碎一地的脆响。
不过后面的事,就只有Xanxus知道了。
说出去谁都不信,Xanxus替Squalo清理了身体,之后原本准备放他自己去睡,但是可能是初夜的刺激,squalo开始说梦话。
关于,拼命等待,拼命强撑的八年。
关于,痛恨着自己是剑而不是盾,无法保护主人的那一次。
关于,只能看着冰层下模糊的身影,猜测那人状况的漫长时光。
其实没有说出什么长篇大论的梦话,只是叫着Xanxus的名字。
Squalo,只有在想起这些的时候才是那种模样。
Xanxus知道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后,还能让他在梦中都露出如此绝望的样子。
垃圾,肯定从来不知道,他险些可能就葬身鱼腹的时候,是自己此生唯一一次后悔。
以当时的心情来看,你至少还知道我活着,我却以为连尸体都等不到。
算来算去,被你占了便宜。
不只是长发,把命也给我吧。
因为一不小心冒出了温柔的念头,所以试着温柔的握住他的手,不过这份温柔显然没能传递到梦中。
于是试着弄醒他,稍微粗暴的动作似乎反而让Squalo感觉到了是谁,而再次沉静下来。
Xanxus的手,被反握住了。
不只是握住。
Xanxus试了两次,都没抽出来。

2010.07.18 Sunday

【家教】【XS】獨占欲02

 虽然是部下,但是他深知,他的部下并非圈养的宠物,就算是狗也是凶猛的狼犬,喂食的时候稍不注意,自己也可能被警示性的啃掉一层皮。和他的名字一样,其实鲛鲨更适合他的形象,有着尖利牙齿和足以使用这牙齿的强力颊肌,连金属的船体也可以咬破,尾巴的直击则足以粉碎小的船只。
海中霸王,臣服于自己之下的,海中霸王。
他的银发部下是非常善战的勇士,不如说原本应该是英雄王之类那种感觉的东西,只对剑和他献上忠诚的那家伙,想都没想就丢弃了王座,堕落成他的狂信者。
喜怒无常的Varia暴君难得平静的望向窗外。
这里是Squalo的家,因为有算是学生的山本武在日本的关系要经常来回跑,所以干脆买下了临近的房子。租住的房子无法让他安心,他需要固定的地方,就好像,从那天开始,会效忠Xanxus一生。
“吃吧,你要的三分熟西冷牛排……”
看起来还是很困倦的Squalo完成了BOSS任性的要求,带着他要的肉回来了。
Xanxus从窗外收回眼神,扫了一眼牛排,“一支HAUTBRION。”
“啥?!”他的忠实部下终于彻底清醒了,“喂——!大半夜去哪里给你找那种鬼东西!”
看着要发飙的他的样子,Xanxus感到有趣,“那,要你的血。”
“……”
有瞬间的沉默,两人四目相对,他才看清了Xanxus眼中的戏谑。
其实就算是真的要,自己也会毫不犹豫的给他。
原本想要吼他的,结果因为太深知自己的觉悟,错过了怒吼的时机。
“受伤了?”
BOSS发来没什么关心成分的问话,对剑技和BOSS之外的东西都不是太执着的他,便轻易的放弃了这次怒吼之类无所谓的事情。
“啊,和耍刀小鬼在尝试新招式的时候,不小心……”
“谁允许你受伤的。”
“……”
和车上一摸一样霸道的说话,连别人的解释都不听。
暴君拿起切牛排用的厚钝餐刀,在Squalo右侧腹的位置隔着衣服戳下去。
“血的味道,我闻到了。”
戳下去。
继续深入的戳下去。
圆头的刀子慢慢的,深深的凹陷进去。
然后猛地下力一捅。
“呃……”
Squalo漏出了呻吟,Xanxus露出玩味的笑。
这个混蛋BOSS!
Squalo暗骂,侧腹的刺痛堵住了他的嘴。
“衣服解开。”
“又来?”
默默的瞪了多嘴的部下,用眼神强迫他听令行事。
曾经有一次,被Xanxus命令脱掉上衣,然后被他肆意玩弄了上半身。
当时的Xanxus一反平常的暴虐和不安定,永不厌烦一般的触抚着,触抚着,触抚着……好像要挑起欲望,下一秒又抹杀渴望,矛盾着让人无比焦躁。
这样奇妙的体验最终以Xanxus突然把Squalo的衣服甩回给他结束,金属衣扣打在身上意外的很疼。
这次又是要怎样……
他的帝王,是个超级自以为是的家伙,想要的东西就会立刻下手,谁阻止都不会停止。
Squalo想要咆哮,深夜的莫名气氛阻止了他。他只能粗暴的扯下自己的衣服,将赤裸的上半身展示给Xanxus看。
光是看也知道,这是久经锻炼的肉体,大概是体格的问题,虽然有着朝气蓬勃余僚韧的肌肉,以武者而言,还是稍嫌纤细的身体。偏白的肤色让伤痕格外显眼,不只是侧腹,在胸部和手臂也有。有的已经开始淡去,有的刚刚结痂,有的还在绷带的缠裹下透出暗暗的血渍,而侧腹的伤,在刚刚Xanxus的动作之后,溢出的鲜血濡湿了绷带。
“过来。”
于是过去。
Xanxus握住Squalo的腰,在侧腹伤口的位置,狠狠的压下去,用舌头,和唇。
绷带和药物的气息让他感到刺激,血液在他的按压下涌进口腔,很难说是美味,但是带着微妙锈蚀气的又甜又咸的味道,以及带着微妙涩度的滑腻口感,都让他体内骚动不安。
“嗯……”
只能同样用微妙来形容的痛感,和Xanxus唇舌执拗的灼热,让Squalo也感到不安。Xanxus的行为看起来有点反常,但是好像又还是Xanxus会做的事情。
太久了……
被xanxus这样抱住吮吸血液,已经持续了好几分钟,squalo开始觉得不妙,试着挣脱,Xanxus的手臂却非常强硬。
“喂……你……”
对Squalo的挣扎视如不见,Xanxus反而加重了唇舌的力度。
“Xanxus……放开,大半夜跑来是做吸血鬼的么,你这……混蛋!”
随着最后仅有两个字的怒骂,一记大力的膝击撞向Xanxus胸口,终于把两人的身体分开。
作用力把Xanxus深深的撞进沙发,反作用力让Squalo跌坐在地上。
懊恼的拨开长发,Squalo重新站好,“先吃饭吧你这混蛋BOSS。没有什么高级红酒,红茶或者咖啡倒是有,要不要喝随便你。”
在沙发上再次坐直身体,Xanxus看着眼前的牛排,开始变冷的三分熟牛排有浓烈的血腥气。突然不想吃了,血肉的话,已经得到更好的了。
“牛排不要了,扔掉。”
“喂!你这家伙在搞什么!好不容易做出来的给我吃下去!”
“垃圾,你在命令我?”
被自己的君主用冷酖目光盯住,Squalo“啧”一声转身去端牛排,却被Xanxus抢先一步把牛排扣在脸上。
“Xanxus你这……”
怒吼被暴君气势汹汹的扼住,掐住脖子的手接着往下一压使Squalo跪在地上。
Xanxus压制着Squalo咽喉的手感受着掌下喉结的细微滚动,逐渐收小了压制的力道。
重新夺回呼吸的Squalo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他对Xanxus的举动感到不解。确实平常就是他最经常被Xanxus以各种方式施暴,但是这次的感觉不一样,和上次玩弄他身体的时候比较相似,这种比平常还要捉摸不透的氛围让他更加焦躁。
“垃圾。”
用威压的声音强迫Squalo把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Xanxus舔上Squalo脸上的酱汁。
年轻的剑帝全身僵硬。
“Xan……呜……”
刚要发出声音,Xanxus的另一只手就无情的抓住了还在渗血的伤口。
从眼前部下因为痛楚而皱起的眉上移开舌头,Xanxus再次挂上了玩味的笑容。
某种不明的兴奋感升腾起来,又被他努力的压下去。
开什么玩笑,有趣的事情根本还没开始。
“垃圾,说起来,你还没有经验吧。”
“经验?什么的?”
Xanxus松开了抓着Squalo的手,趁他为之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猛然扑了上去。
不论是草原上的狮子,还是密林中的老虎,都是这样熟练的捕食动作。
迅雷一般,毫不留情。
扑杀。
“喂……”
没法发挥出对敌实力的忠臣,对这样意外的发展根本来不及反应,后脑和肩胛便传来撞击的钝痛,舌头也不小心被自己咬破,在口中散开了血腥味。
“女人的经验。”
“啥?”
好不容易从撞疼的脑袋里整理出自家BOSS的话语逻辑,这问话里的意思就让他骤然吼叫出声。
“混蛋BOSS这个完全没关系吧!”
果然。
Xanxus心中暗笑。
这个垃圾,果然没有。
这具身体不是可以给予某个女人的身体,这身体不是那样浅薄的东西。
身体献给剑,灵魂献给Xanxus。
简而言之,这就是Squalo。
虽然是自己脑中浮现的句子,但却让Xanxus不知哪里就是觉得不快。
不对。
就算左手让给剑,至少,这身体上的长发,不属于剑,只属于我。

2010.07.18 Sunday

【家教】【XS】獨占欲01

 飞机上的节目,Xanxus听到主持人明显坏心的问男人:“呐呐~你的理想和她~你会选哪个呢?”男人瞬间脸色发白,两难的问题,自古至今都没有最合适的答案。
Xanxus闭上眼不去看,理想和他……
如果抛弃理想,这种没野心的自己也许会被他抛弃。对自己而言,这是没什么思考价值的问题。问题在于那个碍眼的垃圾,好像从来没有试着定义两人之间的关系。
不小心,沉醉在这样微妙的思考中,毫无戒心的睡了过去,醒来就到了日本。
深夜,飞机起落的噪音在耳边掠过,从冰冷的夜风中脱离,候机厅的温度反而让他微微出汗,走廊,电梯,不急不慢的经过,不费力就看到了某个高挑家伙那一头显眼的银发。
Squalo。
坐在那里焦躁的抖着脚的Squalo。
毕竟是在飞机到中途转机的时候才通知他自己的行程,所以肯定还在生气。
没来由的想捉弄他。
“垃圾,起来。”
声音不大,但是深夜静寂的候机厅有不少人都被惊动,继而惊讶的看到有个银色长发的男人霍然站起身来。
“混蛋,大半夜飞过来你以为我很闲啊!”
原本只是睁着懵懂睡眼的家伙们此刻全部被迫清醒了,候机大厅有些骚动,机场保安也开始关注这边。
“闭嘴,垃圾。”
人们捂上耳朵等着大嗓门银发的反驳,但迟迟没有等到,居然因为颈侧饰有奇妙彩羽的男人闭嘴的要求,就真的顺从的沉默了。
如果保安知道这是在郤蠹淌世界里也让人分外胆寒的Varia正副老大,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不过这次,反正追杀叛徒什么的只是Xanxus找来顺便执行的任务,估计不会给保安警察之类的人物疆砂么麻烦。
对各类人群的注视一概不予理会,奇怪的两人径直走出候机大厅。
开车来的是山本武,和焦躁的Squalo相比,显得格外神清气爽,看见两人走来便摇开了车窗。“哟~好久不见,想不到你也来了啊~”
Xanxus看着山本武,微微皱起眉,什么也没说,对着车门就抬起脚,被Squalo手快的挡住,终于保住了车门的小命。
他深知这个男人的暴君脾性,但是这才是他的王。
虽然保住了门,暴君却没有饶过忠实的臣下,一脚将他踹进车子里。
“喂——!Xanxus你这混蛋!”
其实摔得倒不是很疼,但是头发被自己压住之后拽的很疼,而且……
“啊,Xanxus你小心一点哦,Squalo身上还带着伤。”
得到山本武的提醒,Xanxus的眼中带上了怒气,“垃圾,谁允许你受伤的。”
不是疑问句,他不是想知道他的伤,只是要宣泄自己的不满,居然随便跑去受伤这种事情出乎他意料的让他不爽。
其实是得知有什么奇怪的新兴郤蠹沺ぢ驚翕激进分子好像是Xanxus的私仇,正在不自量力的筹划唆使组织攻打Vongola的同时借机掀掉varia。所以Squalo就去用他们尝试了一下新的招式。在Squalo身上留下伤痕的该组织激进派,此刻已经全部在地狱作客了。
不过,Squalo没打算向Xanxus汇报。
“啊!啰嗦!用剑的人哪有不受伤的!”
随便就吼了回去,Squalo坐正身体,看着Xanxus也上了车之后伸手越过他的腿关上了车门。
银色的长发从Xanxus脸上擦过,带着洗发水好闻的味道。
从后视镜,可以看到山本武的脸,其实就算不看脸,变宽的肩膀也昭示着这个男人的成长。
突如其来的觉得不爽,随手揪住Squalo的长发。
“疼疼疼你干什么啊混蛋!喂——!!”
在旁边刚要超车的一辆积架被窜出车外的吼声吓到,又重新落回车后,再也没敢超过来。
Xanxus继续揪着手感良好的长发,“剑教完了没,垃圾。”
这银色的长发真的手感很好,和主人的性格完全相反的顺滑温柔,不过如果不大力的攥住,马上就会从手中溜走,这一点完全不如主人,放开8年还会老实呆在身边。
虽然是自己问的状况,但是根本没有真的想知道他们练习剑技的情况,两人所说的话全部被并非耳朵的器官接收,抛去了不知名的宇宙空间。
突然察觉到说话的声音少了一个,而且自己腿上承担了有点重量的东西,Xanxus低下头,看到Squalo维持着被自己揪住头发压在腿上的诡异姿势,睡着了……
“……”
稀奇的被不知是无奈还是安心的某种感觉攫住,Xanxus放开手,让长发像流泄的水银一样滑落。
“所以说啊,果然我还是不够成熟啊,是吧~?”
山本武的问题没人回应,他向后视镜转过目光。
“啊咧?Squalo睡着了?”
“闭嘴,渣滓。”
“是~是~。”
沉默只维持了几分钟,山本再度开口,“对了,”从后视镜接收到后座上暴君凶恶的瞪视,山本毫不在意的继续着,“晚上你要先住在Squalo那边么?”
Xanxus用余光抓住Squalo的睡颜,朔月的深夜,路灯的光每隔几秒就从车窗照进来,让他的银发流过金属质感的微光,如同某种永远买不起的奢侈品,比真正是金属的左手更加冰冷危险,突然之间,好像暗夜深水,幽冶的磷光,互相绞杀破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