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October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1.01.27 Thursday

【寫手問卷】……小説寫手進化問卷(進化!(刻意強調著。

 其實一直沒在博里放過比較私人的東西……對了看到這個我就突然想起來小鈴在考試前就用別的問卷點過我但是我還沒做……(跪
寫手問卷嘛……難得的機會也蠻有趣的,就放一次好啦www
写手问卷!(感謝阿薔薔點了我ww
直接来自
阿蔷蔷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三个月内写了好多……到底要怎么挑啦……因为最近的一篇给了写景哪一题,所以这就次近的一篇吧(喂


【闪11】【円基】宇宙人的交际礼仪

开头:

“不能只有足球踢得好……吗?”
“嗯?你说什么円堂君?”
“嗯……今天监督不是说了吗?既然是国际比赛,就不能只有足球踢得好,什么要代表国家形象啦,要懂对方的礼仪啦什么的……一堆不太懂的东西……”
基山广望着少年真心苦恼的脸,抚慰的微笑出来。
“这些都不难哦円堂君,稍微记一下就好了。”
这样说还是不行,头带下的那张脸仍然皱得苦瓜一样。
就连这样都可爱到不行,让人忍不住放软了声音。
“这可是为了足球,一起加油吧,円堂君。”
因为这包含了关键字的一句话,单纯到不可思议的円堂守立刻振作起来。
“好!那,广能教我吗?”
“当然可以。”他笑着回应,顺口吐出不明所以的补充,“円堂君的话。”

 

结尾:

円堂守坐在长椅上,就着这个姿势抱住了基山广,被圈住的腰背无措的僵硬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亲吻。
严格意义上那不能算是亲吻,只是使用唇的碰触——不在额头,不在脸颊,不在嘴唇,不在耳畔,不在颈侧,在心口。像是要用呼吸的热气温暖对方一样,稚嫩而纯粹的亲吻。
“円……円堂……?”
他试着叫他。
“对了,第一次见的时候你就叫我【守】了。”
他答非所问的回答。


自己最喜欢的部分:

“円堂君,可以抱你吗?”
他听到两个自己同时发声。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什么每次都要挑一个也太难……!!于是找了卡着半年的一篇(喂

【DRRR】【静临津幻】無法訪問,該文件名或目錄損壞02夏之蝉

开头:

声音。

声音。

声音。

既然在城市里,健康的人类,如果有一瞬听不到周围的声音,几乎可以断定你的精神死掉了哦。

要说此刻最引人注目的声音,当然是夏季的主旋律,无休止的蝉鸣,激烈的爱之大合唱。

可惜在这种爱的伴奏下,我却没能和赛尔提共筑爱巢,而是冒着酷暑来到新宿,为临也快要康复的手肘做最后的检查……

而且还得看这种闪光剧!

“psyche。”

津轻呼唤着psyche,声音和服色一样温柔。

psyche应声走了过去,和临也一模一样的脸上挂着临也大概装也装不出来的清纯微笑。

两人就在我眼前互相拥抱了对方,看那情景,简直像是已经拥抱了全世界。

——我和赛尔提都很少能有这种机会啊!这种不戴上墨镜就忍不住想戳瞎双眼的冲动是怎样!

别这样淡然的做出让人嫉妒到死的行动啊!

 


结尾:

赛尔提回以柔软的微笑——虽然没有头,但是我的赛尔提是会用全身来微笑的可爱女性哦。虽然没有可以呼唤我的口唇,但是只要看到那个写有我姓名的PDA屏幕,就能听到她心中的爱语,就知道她呼唤着我的名字,需要着这个独一无二的我。

每时每刻都会让我重新爱上,在这恋爱的夏季更是如此。

和她一起包裹在爱之声的海洋,对我而言已是无上的幸福。

然而也并非仅我一人之事,不管是刚才所见之人,还是往后将见之人,都会在这个季节里鸣蝉一般疯狂的歌颂爱情。

嘛,你看。

声音……声音……声音……很容易就念成了别的词吧。

恋爱。

恋爱。

恋爱。

 


自己最喜欢的部分:

抱歉赛尔提!你嫁了个肌肉贫弱的男人!他拿不起比手术刀更重的东西!


(备注:这篇真的是静临……信我!)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啊啊一年前就好找啦ww因为发出来的只有很少嘛ww(欢脱

【原创】(番外二)寂静是生理所需的疯狂

开头:

漫长时光中太过普通的一天,他生平第一次见到了夜。
永昼之地的夜,吞噬了族人的生命。
是……夜火?!
夜火,是醋訝翕火光,也可以是永夜般的魔焰。
操纵着那恐怖焰的男人,挺拔的身影从窗棂一闪而过,似乎察觉了他的存在而转过了与刚刚手中火焰同样漆酖瞳眸,下一瞬便停在了他的窗前。
仿佛与周围无关,两个恒星不知哪个的光芒仍然洒在这片土地上,透窗而过,将他的身影照得无比清晰。
那个男人露出赞叹的神情从窗棂伸进手来,努力想够他的头发,几经尝试却碰不到。于是叹了口气,有明显的沮丧爬上俊朗的脸,像小孩子般搔了搔自己墨绿色的短发,“唉……难得看到这么美的人居然碰不到……”
奇妙的是,声音是与话语完全不搭的,沉稳得多的男性嗓音。


结尾:

第一次什么都没发生,之后又做了第二次。
也许是因为不熟练,出现的是并非全酖火柱——冲向云霄,将厚重的云层破开一个大洞。
满月的银辉洒落,使青年的身影反而模糊起来。像是站在光柱中一般,充满宗教意味的神圣光景。
可惜这并非慈悲的神明。
一时受那月光缭绕的发丝所惑,下一瞬间眼睛就看到了从腰部两断的
自己的下半身,此时才意识到,这个身体里,多半是杀神族的少年。
祭典一般,飨宴一般,血肉如豪雨洒落一地。
盛大的杀戮拉开了序幕。

 

自己最喜欢的部分:

沉寂了长久时光的舌头在认识他之后开始蠢蠢欲动。想要诉说,想要倾吐,想要呼唤,但不能。
开口的话就会失去什么——不知道重要与否但害怕失去的某种东西——害怕暴露的某种东西。
试着默念,只微微做出口型,悄悄转动舌头。
只要些微的振动就可以发出声音,让以此为名的男人回过头来看向自己,让那夜色深沉的眼中映出自己的身形。
竭力止住意志,挺直蠢动的舌头,乃至屏住呼吸。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两年前……嗯

【盗墓笔记】【瓶邪】真实,微笑,与好久不见的中秋

开头:

言语是很麻烦的东西。
非常麻烦,异常麻烦,极端麻烦。
麻烦到无可比拟无以复加的地步。
说谎很简单,只要鼓动舌头。
吐露真心却很难,因为要鼓动心灵。
然而,不是真心的话,不想说出口。
然而,是真心的话,有时又说不出口。
真话被当作假话,假话被当作真话,真话被当作真话,假话被当作假话,都是麻烦的状况。


结尾:

不用回头也知道,吴邪在一瞬的惊讶不解之后,一定又会露出微笑。
略无防备的微笑。
安心的微笑。
信赖的微笑。
对张起灵而言,比多年视而不见的美丽月光更美好的微笑。
张起灵,喜欢的微笑。


自己最喜欢的部分:

异常罕见的自暴自弃之后,张起灵再次望向左肩。

(这篇现在觉得不是一般OOC所以几乎不喜欢了,要挑喜欢的部分也很难……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那就先以前的

【初二作文】生命最初的热爱(够

老家有几间旧屋,很老很老的土坯房,墙上还长草,孤零零的几棵,摇晃了许多年,很有一种饱经沧桑的历史厚重感。
院子中央是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槐树,春天很早就爆青,秋天却晚些才飘黄,夏日更是能撑出整个院子的荫凉。
屋子一边临河,河边还有一口古井,穿越历史,井水依然那么甘润。岸上有几棵梧桐,小雨时颇有一种欲语还休的情调,骤雨时更平添一份萧瑟。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这几间老屋,总觉得这里特别有生命的感觉。
蝴蝶落在花上,小心翼翼地立起翅,好像珍藏一个浸透七色阳光的梦。
一条小鱼游过急流,却在缓滩停了下来,仿佛随风飘累了的小小的云。
蜜蜂串门似的从一朵花到另一朵花,还挺不好意思地搓着手。
树叶和草还有花都依着风摇晃着脑袋,似乎正分声部合唱。
河水是远古的智者,经过阻碍会兴奋地高歌,而遇到和美的顺境则开始深思,一圈圈涟漪是它在结绳记事。
水崖上的藤蔓互相扶持着,直攀到岸上来,中间还点缀着各色各样知名的不知名的小花在探头探脑,忽而留下一个羞涩的甜笑,藏入影子里,只留下一片光晕萦绕在水上……
这便是我对那里最原始的记忆,也便是我生命最初接触的真实的自然。


然后来个现在的……就最近一篇吧

【DRRR】【亚种】幻之境

巨大的树遮起广阔的荫凉,看起来很肥厚的树叶让人安心的摇晃,叶隙间洒落的阳光都染成金绿色啦!
就在这样的巨木下面,金色的粗壮树根为他盘错成王座,黄金的王冠简洁端庄,暗金天鹅绒温顺的披在身后,他一身鲜白礼装纯洁有如新雪。
这里是他的国度。


(虽然是最近的但是其实并不太像我的风格这样也无妨吧(咦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这什么……终于来了……?要我命……?H段落?
……好吧只要我觉得它是H就行对吧,只要我觉得行就行对吧!前戏也可以对吧?!那好吧……

先來以前的

【家教R】【XS】独占欲

Xanxus握住Squalo的腰,在侧腹伤口的位置,狠狠的压下去,用舌头,和唇。
绷带和药物的气息让他感到刺激,血液在他的按压下涌进口腔,很难说是美味,但是带着微妙锈蚀气的又甜又咸的味道,以及带着微妙涩度的滑腻口感,都让他体内骚动不安。


然后是近的

【DRRR】【静临】(平安时代设定)往昔所造诸恶业

突然被抱起来的时候折原临也心知不妙,果然立刻就被毫不犹豫的从下方贯穿了。
叫不出声的弓起身体,映入眼帘的是漫天星辰,银河从天空横越而过,破碎的光之洪流。
不只是接吻,做爱也毫无技巧,快感和星辰一样遥不可及。
折原临也掐住平和岛静雄的肩膀濒死一样喘息,而平和岛静雄显然也不好过。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动。
“临也……快想办法……”
似乎是下意识的,向博学的宿敌发问了,却只换来对方倒抽冷气断断续续的笑声。(以下略(够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甜:

【闪11】【源佐久】自己深知的人际关系

“放心吧,你的球,我一定会接到的。”
“绝——对不让你接到!”
少年像是表达决心一样的别过了头,银色的半长发利落的旋开,夕阳从窗口偷偷潜入,默默用光影突显出窗前的佐久间。
源田有一瞬间看呆了,接着就再度笑起来。
“那可就麻烦了,一定会接住的。”
“绝对接不到!”
“会接到的,一定。”
奇妙的开始争论,同时却如平常一般有条不紊的继续准备,还一如既往的一起走出部室,佐久间在门口等着源田关门。
让看到的人都露出会心微笑的光景呢。


(原来我最多只能甜到这个地步……(跪


欢乐:

【DRRR】【静临】当一切成为他物

“临——也——君——唷——你怎么又(不带水)来池袋了啊啊啊啊啊?!”平和岛静雄一边爆发出怒吼,一边抬起街边的自贩机,(把一整个自贩机的饮料)扔向了折原临也……

假的。

真相请把所有括号脑内过滤掉。

还是假的。

真相是……把括号里的内容过滤掉……

奇可修这样还要真相干什么啊!

总而言之,平和岛临也,不,折原临也和平和岛静雄在露西亚寿司店前偶遇了。

 

(呜呜我真是个半吊子怎么欢乐也搞不起来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痛:

我想知道最痛是指我最痛还是里面的人物最痛……不过看后面既然还有悲伤的选项那大概是我痛吧(捂胸口(够

【闪11】【染吹……?】【敦也出沒】夜谈

“不过我是绝对不会消失的。”
“……”
“足球,我还没踢够。”
少年的愿望单纯到让人心痛,染冈想象着吹雪说这句话的样子,不知不觉,又叹了一口气。
“士郎不行的,他只能防守,还是个半吊子。”
虽然听起来不是什么好评价,语气却亲昵起来。
“本大爷以后也会大活跃!你就看着好啦!”
敦也放肆的笑着,仿佛这所有的愁绪都不在他心内。

(别的都是CP直接来的所以再痛也是你情我愿就不是那么痛了,但是敦也是真的很痛呢……


悲伤:

我真的没写过……放过我……?还是说死人就算……?好吧那就让我放低标准吧(揍

【DRRR】【静临】世界灭亡

“真是……嫉妒啊小静……明明我才……是想活下去……的那个……”

“嘛……就在这……最后一刻……为了我所爱……的人类的存续……勉强认定你为……人类吧……”

“高兴吗……小静……”

“从这一刻……开始……我就会……爱着你……了哦……”

平和岛静雄直视着怀中的死敌,因为脸上的触感而不自觉用目光追踪起他的手。

平和岛静雄把自己的手覆上那只手,小心翼翼又焦急粗暴,直到它从自己的手和脸颊中间无法抑止的滑落。

平和岛静雄慌忙的回望折原临也,刚捕捉到一个不常见的微笑,死神就合上了他的眼。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DRRR】【静临】直到死亡将我们合二为一02未雨綢繆

平和岛静雄在路灯旁边停了下来,双手握住路灯杆——不是单手力量不足那种平常的缘故,而是单纯由路灯杆的横截面直径决定的——自然的掰了一下,随着盛大的崩裂声和电火花,路灯的杆子整个横了过来。

折原临也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差不多就是路灯长度的中间。

“小静这样太坏了~后路都不给留~”

路灯杆子应声横扫过来。

折原临也跳上路灯杆,完全不把侧向的加速度当回事,全力冲进平和岛静雄的一端。

平和岛静雄放开了手上的长距离重武器,但折原临也好像料到了这一点,已经高高跳起,不再依赖这种对男性的脚而言过于细窄的立足点。

半空中的话没有退路吧?

平和岛静雄这样估计着对方的下一步动作,决定一击定胜负。

沉重的路灯杆砸进地面,折原临也的刀子划出细长的血线,平和岛静雄的拳头擦过肋骨的侧边。

(下略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掬劇情/對話。

【闪11】【源佐久】将那背影永藏于心底

“……那就,那天训练之后请我饮料吧。”
“……驳回。”
“唔,那天的午餐面包?”
“驳回,我要分你便当的菜吃,不准你不带。”
“那帮我签名吧帝国的前锋大人?”
“用超强射门签在你脸上哦。”
“……那就只好由你决定了。”
“呿,早知道不问你。”


.追溯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真正的历史我一点都没拿出来啊哈哈哈哈哈哈!(揍
原来我既不会虐也不会甜!(颓丧脸



很好這是個非常好的問卷,因為它不用點名!(歡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