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April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1.11.14 Monday

【FATE/ZERO】【Rider組】當北極星不再永恆

怎麼說呢……fate可以說是老牆頭了雖然不會玩遊戲只能看看遊戲文本,但是真的好喜歡fate……zero更是其中要了命的一個,想爲了萌著rider組的親友寫一點相關的東西,寫的時候自己也非常開心w
嗚嗚但是我還是喜歡第一版……忘了保存的蠢貨如我已經忘記了第一版是怎麼寫的只記得很喜歡那個感覺……跟這個差不多也說不定呢,不過失去了沒法再看到就隨便美化起來嘻嘻w
以及我……好想寫亞歷山大大帝懷想赫菲斯提昂啊明明當年那麼……但是沒有能插入他的地方真遺憾……==啊又啰嗦了很多……


邂兎輿街临,把节目的后续吞吃在不知名的空间里。
史上威名赫赫的征服王,此刻也不禁发出感叹。
“电这东西还真是,也有许多不便啊。”
便利的东西必有其相应同等的不便,简直是诅咒一般的至理名言。
“秉烛夜读也有一番情趣,不过今夜不如和余一起出游吧!”
语气虽然是劝诱,行动却堪称强迫。身着红色厚重斗篷的servant一把拎起自己的master,总算还顾及到了房间的安全,下楼才召唤了战车。

 

当北极星不再永恒

 

何必要大冷天出来看星星呢?韦伯·威尔维特腹诽着缩了缩瘦小的身体。
又浪费魔力,又可能招来额外的危险,到底又在想什么啊!
他想抱怨自己的servant,又畏惧那弹指的神威,只好一脸不悦的扯紧外套。
冬夜御风飞行,听起来浪漫,实则并不好受。
Rider看起来很高兴,厚重的披风猎猎飞扬,脸颊上都升起了醉酒一般兴奋的酡红。
“看啊小子!你我目中所见,早晚都是余掌中之物!”
冷得张不开嘴,韦伯·威尔维特只是抬头看了看巨汉servant在夜色映衬下显得格外雄壮的身躯。
然后就不小心看到了星空。
天气晴爽,夜空高远。
摆脱了人造光的干扰,又飞在高空,感觉散落天幕的群星触手可得。不知道维多利亚女王冠上的光之山有没有如此璀璨夺目。
韦伯·威尔维特只在照片上见过那颗传说中的巨大宝石,但是他此刻清楚的确定,那颗光之山,在这天幕上展开的壮景面前一定尽失光辉。
“怎么了?想摘一颗?好!余就为了小master再飞高一点!”
“不用摘!!!别再高了!!!!”
看着一时兴起就要扯动缰绳的servant,韦伯·威尔维特急忙阻止他。
再高下去自己可就要冻死了。他搜索着自己的大脑,寻找能劝阻servant的理由。
“这样看虽然只有鸽蛋大小,实际上每个都和你我所在的星球是一个级别的!你根本别想用手拿着啦!!!!!”
“哦?这可真不错啊……”
“咦?!”
“这样就有征服的价值了,决定了!余就把这广袤天幕都变成余之王土吧!”
“等等?!”
“为此就要先进行调查,拟定合适的战略,身为余之master,可有什么建言?”
总之看来今天是不会去了。
这样就好。
韦伯·威尔维特松了一口气的再次缩起身体。
“你啊……真的是征服王呢……”
“嗯?事到如今才怀疑起余的真伪?”
“谁会啊!只是……果然野心很大。”
“野心?男人没有野心可怎么行?你也快点决定对圣杯的愿望吧,30cm左右的野心总还是有的吧?”
一瞬间想要反驳,然而不知道是寒冷还是疲劳,也许只是因这星空而惊呆了,韦伯·威尔维特被潮涌上来的失落感噎住,只低声吐出无力的抱怨。
“反正我的愿望在征服王面前就是不值一提。”
察觉到自己的小master真的失落起来,巨汉servant的手掌覆上亚麻色的头发。
“怎么会,想让别人承认自己也是很厉害的愿望了。”
“你才不会这么想呢,世所称颂的征服王怎么可能懂我的烦恼。”
“嘛……别这么说嘛。”
把目光从小master转移到驾车的神牛身上,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对车轮缠绕的闪电露出苦笑。
“余也干过这种事啊,小master。”
足智多谋,骁勇善战,十八岁出征,二十岁即位,马其顿帝国最富盛名的征服者,欧洲史上最伟大的军事天才,世界古代史上最著名的军事家和政治家,亚历山大大帝,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有着这样辉煌人生的他,幼年却并不如意。
他的出生被认定是大灾难的前兆,生母被父王厌弃,使他的处境也尴尬难言。当父亲终于弃毁婚姻另娶王后之时,父子决裂,继承权也受到质疑,他和父亲险些以互相拼杀收场。
种子大概就是这样种下的,而后很快生根发芽成长起来。
父亲突然亡故,他把自己变成了唯一健全的继承人,把王位和国家都握在手中。在辽阔的亚欧大陆上,西起希腊、马其顿,东到印度河恒河流域,南邻尼罗河第一瀑布,北至药杀水,他像铺展地图一般开拓领土,将亚历山大大帝的威名传遍。
公园前332年,根据著名的西瓦神谕,他终于证实了自己的神格——他的身体里没有一滴腓力王卑鄙的血液,而是奔腾着天神宙斯高贵的闪电。
紧随其后,年仅24岁的亚历山大大帝在尼罗河畔成为法老王,连埃及的太阳神阿蒙也被拉上了他的父位。
“之后的事情你也知道吧,我也曾为了得到世人的承认做过蠢事。想要被承认不是什么难为情的事情,只不过难得有圣杯可以用,却许下这种凭自己努力就能达成的愿望,不是太可惜了吗?比起成为了别人儿子的我,想要颠覆魔术血统说的你,就像要重造人间的天神本身一般呢。不愧是余的master,有这等豪勇的胆气!”
深知自己没有他所称赞的器量,同时被复数的感情袭入胸中,韦伯·威尔维特还是感到胸中有热意涌动,努力坐直上身。
身为这个人的master,怎么能畏畏缩缩的蜷着身体呢?
“Rider……”
他想像真正的战士一样说话,声音雄浑,响彻战场。然而被冷风吹得瑟瑟发抖的这具无能的身体,却只发出了颤抖的细弱声音,几乎要湮没在披风的飒飒声响里。
屈辱感再次漫卷上来,韦伯·威尔维特咬住嘴唇。
和这片星空一样。
自己和这个英灵的距离,明明这么近,却远得连想象都无法企及,当然声音也不能传递。
但是巨汉servant转回头来。
他听到了。
这一结果就让韦伯·威尔维特感到喜悦,他站起身来,忍耐着冷气灌入胸腔的激痛,拼命鼓动双肺。
“Rider……出击!”
如果能说出更激动人心,像是战前鼓舞全军的话语就好了。
自己的servant的话,一定能的吧。
一边心有不甘,一边感到了自豪,他听着威严的王者之声在身边响起。
“谨遵master命令!现在就直指北极星!将星空的航线纳入掌中吧!”
北极星。
说到这里,满面笑容的巨汉脸色一肃。
北极星的位置,从印象中的地方偏过去了一点。
虽然只是一点,但是常年在外征战的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是不可能弄错这一点的。
2300年漫长的时光,连永恒指针的北极星都变幻了位置。
虽然就坐在身侧,衣衫相接的距离,却能让2300年轻松穿过。
远没有星辰变幻那么缓慢,人类的成长是很快的。
自己能给他什么呢?
除了无所谓的圣杯之外,对这跨越2300年的相遇致敬,自己能给他什么呢?
只是一瞬的停滞,神牛响应主人的号令,奋起四蹄,战车立刻化作苍青电光的流星。
伊斯坎达尔解下披风,裹住脸色发白还坚持站在自己身侧的韦伯·威尔维特。
“余之master必有相应之礼装以示威仪,快长成能撑起这披风的大男人吧!”
“早晚会让你说不出这句话!”
不甘心的反驳着,目光清坚定。
“哦哦,我等着。”
他对那双眼睛豪放大笑。
那是新的北极星。


2011.10.18 Tuesday

【遊戲王5DS】【布魯游安緹zone】向無名之思念獻上豔麗玫瑰

渣君生日快樂————————————這是想給你當做驚喜的安緹zone(喂
其實我是想試一下隱晦的寫法(不用試就夠隱晦了快夠)還想一石二鳥結果就一口氣搞成了這種微妙的東西……
本來連最後一段都沒有的,就是說本來這是個……雖然是布魯游安緹zone但是實際上只有布魯諾和秋出場的看起來就不管哪裡都好危險的東西……
以及我覺得這大概當不成驚喜了你體會一下我的心意就够了——————————




 “哎?游星不在这里吗?”
“不在哦,有什么事吗布鲁诺?”
“麻烦了啊,需要他本人在才能确认改进状况呢。”
布鲁诺挠了挠头,对十六夜秋露出困扰的笑容。
“那,我去别处找找看。”
“等等,布鲁诺?”
他说着就要走开,却被叫住了。
“游星和杰克出去买东西了,就在这里等他回来吧?”
“啊……这样的话,嗯。”
对问着要不要喝茶的十六夜秋点头致谢,布鲁诺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向無名之思念獻上豔麗玫瑰



和十六夜秋这一女性的形象非常吻合的深红玫瑰花瓣在水中舒展开来,姿容昳丽,馥郁芬芳。
要说的话,这房间还真是缺少女性气息的中和,现在却只有身为女性的十六夜秋,反而显得有点别扭。
而且,少女此刻带着非同小可的奇妙气场,在他正对面以异常的威势坐了下来。
“怎、怎么了?”
“唔……”
偏偏在这时候又犹豫起来,东张西望,用纤细的手指不断无谓的磨蹭茶杯。
“啊哈……”
面对这种状况,布鲁诺也只好打起哈哈,但是就在此刻,十六夜秋又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突然转过脸来直视了他。
“咦、?!”
“我、我就单刀直入的说了,请问给游星生日礼物的话,现在送什么比较好呢?”
不争气的惊惶声音被少女緊張又認真的声音盖了过去,用了一秒反应,他笑了出来。
为了某人而拼命的少女的模样,真是让人不自觉露出微笑。
“呜……”
不知道触发了什么关键词,头部窜过闪电般的刺痛,布鲁诺按住剧痛的头部,难以忍耐的发出呻吟。
“怎么了?哪里疼么?没事吧?”
“没、没什么……马上就……”
努力忍耐着,布鲁诺试图用深呼吸压制痛感,手肘撑在桌面上几乎要发出倾轧的声响。
深色的邂渡太色的邂纠缠成繁复的线条在脑海中回旋不定,比起痛楚,其中夹杂的眩晕感才是快要将他拖下深渊的根源。
不过在难以忍耐的程度上,倒是不相上下。
试着用轻松的语气在心里自言自语,头痛却丝毫无法缓解。
有什么形象……
有什么形象在脑海中……出现了。
金色的……
线……
不……
颜画……
刺青也说不定……
金色的……
金色的……
金色的……
几何线形……
虽然不像……
却让他联想到龙……
游……星的……
视觉辨识确认,心底却总有哪里否定了。
宛如体内还有别一个的自己,一边微笑一边恸哭。
说想要帮他。
说想要救他。
说为了他的话……
但是现实中的这个自己,还不知道他是谁。
不是……游星……?
向自己这样发问,却没有回答。
不是游星。
但是是游星。
不是游星的话……是不可以的。
“咦?”
被自己突然冒出的一句吓了一跳,布鲁诺惊讶的发出声音。
阳错阴差,束缚他的剧痛也在这一瞬间终结了。
“哎?啊咧?”
太过突然的发展,布鲁诺一时不知所措起来。
“……那个,没事吧?”
这才发现,少女还一直不安的望着自己。
“嗯……啊,没事了。”
为了让她放心而活动着手脚的布鲁诺,同时试着将刚才的奇异感觉重新整合,然而无论怎么努力回忆,也无法抓回一点碎片了。
只有少许无法释怀的情绪还压在胸口。
嘛……失去记忆前的自己,难道有什么深重到失忆了也这么要命的感情么?
对此抱持着半带自嘲的疑问,布鲁诺调整好刚刚乱掉的呼吸,对还一脸无法安心的少女说出宽慰的话语。
“真好喝的玫瑰花茶,凉掉太可惜了,可以再帮我添上水么?”
“啊,嗯,稍等一下哦。”
终于好像放心了一点,十六夜秋端起茶壶走向调理室。
正在此时大门被稍嫌粗暴的打开了。
“喂克劳!居然我这杰克阿特拉斯大人拿你的份的东西!!”
“是是杰克阿特拉斯大人,为了不让您用脚踹开门我只好让你那东西给你开门啦!”
“好了好了,快放下就好了,两个人都别吵了。”
“但是游星!”
“啊,就放在这里吧!”
伙伴们喧闹的声音传来,布鲁诺站起身来迎接。
不知为何,比平常更急切的想要见到伙伴的脸。
“啊,游星,欢迎回来。”
沉寂在胸口的感情看到这张脸的同时喧嚣起来,然后以千百倍的速度退缩隐匿到心灵更深处。
突然被不知名的绝望袭击,布鲁诺不禁呆住了一瞬。
“……布鲁诺?”
“啊、不、没事,倒是你们,要喝茶么?”
“杰克阿特拉斯大人决定喝咖啡!”
“我们可没有那个闲钱给你浪费在咖啡上杰克!”
“好啦你们两个,偶尔换换口味也没什么不好吧。”
平和的日常。
今天也和每天一样。
让人身心都感到幸福。
同时……
趁大家吵成一团的时候,布鲁诺轻轻按上胸口,尽力抚平那深处暗暗沸腾的奇异感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