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June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3.04.28 Sun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after game】【日向創&狛枝凪斗】日向創今日はついていない【R15】

狛枝大大生日快乐――――――――――――
说起来因为我是游戏诅咒附体那一类的人,所以本来应该不会去看什么游戏相关的东西,幸好我还有好心友,才没有错过这么棒的弹丸(捂胸口
得到一个狛枝大大真是意外收获,简直可以说是天赐之宝(等
4月28日我可是等了半年了(哪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算法已经快等了一辈子了(喂
总而言之狛枝大大生日快乐!
这篇的这个梗怎么说呢,脑补的时候是很满意的(喂
其实单就梗而言我确实现在也还是挺满意的,不过写得不怎么满意。
嘛……虽然不想在狛枝大大生贺的时候迁就自己,不过事情真的是……手机写起来看不到上下文大概连接词都重复成一坨了,错别字大概也……尽管它其实没什么剧情,但是这种散乱感真是让我不想忍……
解释给谁听呢这是wwwwww
日后有修改可能,今天时间先放一下咯^q^
时间就设定在4月28日5时5分❤感受我的爱吧(抱胸

以下正文↓↓↓

続きを読む >>
2013.04.12 Fri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島模式】【日向創&狛枝凪斗】龍宮貝

桐子生日快乐――――――――――
小足球认识桐子之后,后来不是萌的东西错开就是萌上同个东西的时间错开,好不容易在弹丸再聚首了(捂脸珍惜了桐子
这是你点的甜口w


警告:CP方向别问我,自行脑补过程即可,我已经放弃这世界上还有方向这种东西了。






続きを読む >>
2013.02.01 Fri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神座出流&日向創&狛枝凪斗】おかえり(日向創生贺)

 虽然说是生贺,不过生日那天的生贺写给了出流大大,就在满月之日写给日向大大吧。
这篇的设定是狛枝第一个醒来(幸运),听苗木组(喂)讲了经过之后等大家醒来的前提。
犹豫了很久,最终敲定用船上和四章加起来除以二的态度作为狛枝大大的性格,啊总觉得表现不出来啊,那种虽然充满扭曲感和罪恶感但是却异常美丽的感觉……
写完之后我自己也困惑了,这个醒来的人到底是谁呢……
对不起这个问题连作者也不知道了。
醒来之后的日向创到底是怎样的人简直是宇宙之谜,按理说做过手术的脑不会这么容易恢复,但是脑部在极尽精密的同时又是在某种意义上相当粗枝大叶的地方,视觉消失听觉和感觉就会为了补足视觉而加强这点一直让我很在意,以日向大大的情况而言就是消失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呢,那么为了补足这些,他的脑会做什么呢?
这篇的状况就是我能想象到的最好的状况了,如果出来的是一个日向创的人格附带神座出流能力的可怕家伙,虽然可喜可贺,总觉得还是不太可能啊,毕竟脑部据说还有手术的刀疤呢。但是如果是完整的日向创,没有任何神座出流的痕迹,在另一重的意味上也是很可怕的感觉,而且也很让人伤感……
在自己都不知道写的是谁的情况下居然写完了这篇,简直想夸奖一下自己了。


警告:日向创/神座出流不明,不过大概是偏向了日向创吧……大概



(用了这么久的jugem,却到现在才第一次发现了可以隐藏内容的方法,我到底要迟钝到什么地步去呢?总之就事不宜迟的尝试一下,内文请戳↓)

続きを読む >>
2013.01.20 Sun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7 名付けて運命

 警告:侦探paro,OOC有,超烦,翻译腔浓重,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兔美老师都为之恸哭的推理力,就算哭着求我都不会坑,作者不会分CP方向,其实可能也没有CP感



-------------------------------------------------------------以下正文---------------------------------------------------------------------


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7
 

名付けて運命 



 

你总是可以说服人们去相信那些他们希望相信的东西。
――《失衡的时间》多萝西·L.塞耶斯

 

 

从空无一物的天花板,掉下了奇怪的东西。

――咦?!一大块墙壁?!

咦?!

糟糕、狛枝!

狛枝凪斗刚从系统脱出,还站在原地未能回神。

一时情急只好飞身扑了过去。

一大块天花板轰然坠地――擦着日向创的小腿。

“呜……”

忍过一阵辣痛,日向创立刻确认了助手的平安。

“狛枝,还好吗?”

“嗯……没什么,谢谢,日向君。哈……不愧是我的幸运呐……”

……嗯?态度好像挺正常的,又不知是哪里透出了失落感。

……错觉吗?

该不会……因为终于解开了案件,失去了戏弄的机会?

……………………不不,就算是狛枝凪斗也不会这么恶劣吧。

果然还是不敢肯定地说自家助手不会这么做。

不过……好像稍微迟了一点时间……可能没法合格了吧。

遗憾地看了看测试用仪器,日向创打算叹的气突然噎在喉咙里。

咦?!合格了?!明明在奔跑途中就看到时间清零了的?!

突如其来的惊喜让他几乎失神,太好了!成功了!上了!明天开始就是真真正正侦探学园的人了!

被巨大的欢乐淹没,一时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的日向创,此刻突然感到腿边一阵刺痒。

呜哇?!

“喂!干什么呢狛枝!”

“哎?干什么……就是查看伤势?”

“谁会这么近距离地……喂!住手!”

狛枝凪斗用贴上去的姿态顺着日向创的腿向上一点点蹭起他的裤腿,呼吸让脚踝染上温度的近距离,好像下一瞬间就会舔下去一样,奇异的倒错感即将超越日向创的承受范围。

“也许是被日向君扑倒的关系,现在异常的头晕,不接近到这个地步就看不清哦。”

从这个流利清晰的说话来看,头晕什么的全是胡扯吧。

“行了行了快起来!”

这才总算不情不愿地站起身来,狛枝凪斗拍拍衣角,也拉起日向创。

“抱歉哦,日向君,都是我这蛆虫的关系才害你受伤了……”

“墙壁坠落怎么能算是你的错,一点小擦伤又没什么大碍。”

“不,这确实是我的错,是我的幸运造成的吧。”

此刻突然意识到,难道狛枝凪斗的失落是因为差点让自己受伤?

一旦意识到这点,就没法继续对他冷面无情了,日向创忍不住出言安抚。

何况刚从紧张的测试里脱出,在卡线的时间上才得出正确答案,现在的日向创实在不想让气氛低落下去。

“狛枝,到此为止,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了,听到了吗?”

严肃地盯住助手的眼睛,日向创的视线不小心滑过他的嘴唇――糟糕……

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做了什么。

虽然不如嗅觉记忆那么根深蒂固――不过刚发生的事也不用那么根深蒂固的记忆就是了――此刻正鲜明地复苏了。

自己说可能有点奇怪,但是狛枝凪斗的嘴唇似乎比自己的凉一点,因为没有过亲吻女性的经验所以也不清楚会不会像女性那么娇软润泽,只是那个温度让人没法置之不理。

不经意间好像要温暖它一样,渐渐地,不止是嘴唇,也从内部舔舐着,牙齿光滑可怜,舌尖柔软温暖――全息测试方式真好啊,不用担心午餐的味道留在口中――嗯?

虽然是个奇怪的点,不过正是想起了这是全息测试,日向创才突然醒过神来,找回了自己的初衷。

也正是这一瞬间,宛如被闪电击中,脑中的珠子和针线全都蹦跳起来,像是12点钟声敲响的灰姑娘一样,褪去所有魔法,伪装和诡计都尖叫着四处逃窜,还原成本来的模样。

“啊……”

到此恍然大悟。

“推理成立。”

出现了。

顾不上突然中断的亲吻,日向创不由得又看了一眼时间。

幸好时间的转动没有再次失控,剩余时间16分。

“这就是事件的全貌。”

一切都连起来了。

全部疑问都成了朝阳下四散的晨雾。

豁然开朗。

“狛枝,最后跟你确认一下,我要选B先生。”

似乎还没完全缓过来,狛枝凪斗眼神有点发虚,不过立刻就反应过来,又带了几分莫测的笑意点了点头。

16分钟还来得及确认。

现在选下去也没关系,可是既然已经清楚了,还是别再让自家助手失望比较好――让他知道自己现在不是凭测试来推测,而是堂堂正正推理得出的结果。

“首先偷走借据的是A先生吧。”

点头。

“杀掉B夫人的也是A先生吧。”

点头。

“处理了B夫人死亡现场的是B先生吧。”

点头。

“杀掉A夫人的也是B先生吧。”

点头。

“然后杀掉A先生的还是B先生吧。”

还是点头。

………………

“狛枝,可以说话了。”

“是吗?可以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可以的?”

……………………

真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続きを読む >>
2013.01.15 Tues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6 名付けて決着

警告:侦探paro,OOC有,超烦,翻译腔浓重,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兔美老师都为之恸哭的推理力,就算哭着求我都不会坑,作者不会分CP方向,其实可能也没有CP感



-------------------------------------------------------------以下正文---------------------------------------------------------------------


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6
 

名付けて決着 




对付一个真正精明狡猾、富有经验的敲诈者,只有唯一的有效办法。那就是封住他的嘴。
――《过量死亡》阿加莎·克里斯蒂

 

 

多年之后想起这一段,已经得到称号广为人知的名侦探日向创还是只想叹气。

他的助手狛枝凪斗从来都改不掉这个坏习惯,从那时候开始就总是这样,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帮助嫌犯,当初还是个新手的自己可真是被吓了一跳。

助手明确说了还有事瞒着他,完全初学者的日向创几乎要惊慌失措了。

这是关系着他的未来的重要入学测试,仅剩三小时的最后关头。

没有惯用道具,无法集中精神,时间所剩无几,助手宣布背叛。

所谓绝望,就是这种感觉吧。

真是哭的心都有了。

但日向创没能哭出来,哭泣被判断为多余的行为,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了疑问上。

他想知道,他现在只有这么一个想法,他想知道,狛枝凪斗到底想干什么。

不,是到底干了什么。

“到现在为止的判断,都是基于有两个案件而做出的吧?”

他要……说什么?

两个案件……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不就是从门外警卫那里听到……

从……门外警卫……

突然炸裂在脑中的可能性让日向创浑身发冷,他咬紧牙关忍耐着从心底涌上的寒意。

去问警卫的是狛枝凪斗,告诉日向创两个案件有关的人也是狛枝凪斗,说那根头发是相关物品的还是狛枝凪斗……

“呐,日向君,如果我告诉你,这两个案件根本无关呢?

这是侦探日向创和助手狛枝凪斗的故事――本来是。

从这个时间节点开始,从此刻、当下、这一瞬间开始,主角变成了狛枝凪斗――也许真的会这么发展也说不定。

感觉很奇怪――好像有另一个自己在心底冷静的思索,自己却在替他做戏一般拼命惊慌失措。

而冲击造成的些许慌乱反而让大脑迅速地动作起来,许多念头飞快地在脑中闪过,似乎每个都能抓住,又每个都抓不到,狛枝凪斗的声音又在这时灌入耳中。

“呐,日向君,怎么办好呢?”

这声音让两个日向创合二为一,让惊慌的冷静下来,让冷静的惊慌起来,让他从追寻流星一般的无序思考中,获得片刻喘息。

“日向君也知道吧,这个虚拟城市除了案发地以外都是随机拼插的,出现什么样的背景房间都不奇怪,其中某个房间里刚好有尸体也一点都不奇怪,没错吧?”

“啊――啊,真失望啊日向君,这种小把戏骗骗像我这样的垃圾也就罢了,为什么日向君也发现不了呢?”

“呐,日向君,放弃吧?与其追寻得不到的东西,不如回去守着你的滑板和拼字,也许还能在小范围内成为普通的有名人呢,现在弃权的话,至少看起来不是那么屈辱哦?”

“我说啊,日向君……”

“闭嘴,狛枝!”

将积累的怒气化为声音,他对狛枝凪斗大吼一声。

不对,有哪里不对。

相当不对。

这一定不是单纯地无关。

到这种时间才说无关……

不……

不对。

确实是有什么来着……

是什么……能证明两件事相关的……确实的证据……

应该是见过的,我见过这样的东西……

日向创眉头紧皱,嘴唇也紧紧抿了起来,一副简直要成为努力一词的象形文字般的表情。

反观狛枝凪斗,听话地沉默着,笑看着他努力的样子,眼神中不知道有什么在深处流转。

看到狛枝凪斗的表情日向创反而确定了。

……是的,虽然有点难以启齿,但是日向创有时是用助手狛枝凪斗的态度来判断情况的。

他非常相信他的助手,但是这份信任有着相当大的局限,除了推理能力以外,就是相信他一定会找机会戏弄自己这点了。

但是也不能就此断定助手在戏弄他,不,应该说是不能断定到底哪部分是在戏弄他。

……对了。

想起了狛枝凪斗曾经让他看的东西,日向创立刻调出操作菜单,不去看那些说得人不敢下手的警告再次直面最终选项。

果然。

和当时看到的一样,A夫妇都在选项中,怎么可能是随机安插的背景呢。

而这一点,当时正是狛枝凪斗引导自己去看的。

安心下来的同时,强烈的不甘再度涌上心头。

想成为更厉害的人。

想在任何人面前都能挺胸抬头。

想让这个世界承认自己。

然而却连自己的助手都……

沉甸甸的失落和不甘压在日向创心头,他尝试着让这沉重的心情随呼吸排解,余光注意到剩余时间。

2小时30分钟。

在混乱和低落的时候宝贵的半小时已经悄悄溜走了。

接下来的时间无论如何也要振作起来,最好是一边推理出正确的答案,一边反制自家助手。

如狛枝凪斗所说,他的推理确实有着不小的漏洞,但是应该从头开始重新推理吗?

时间不知道够不够,也不知道需不需要重新寻找其他线索。

有没有什么突破点……

回顾一下的话……

首先是B夫妇家,B夫人被杀,全身布满伤痕,有服毒后吐出的迹象,致命伤是胸前一刀,死亡推定时间是前日下午4点左右;现场是密室,第一发现人是B先生,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夫妇关系待查;现场留有凶器刀具,只有被害者的指纹。然后是A夫妇家,A夫人死于毒杀,根据死后僵硬程度推定死亡时间是前日下午四点到五点半,A先生死于后脑部撞击;根据证物的手表停止时间推定死亡时间为前日下午四点十二分;警方已经进行过搜查,得到的证物有手表、香水、戒指、头发、水杯和指纹、泡芙、手机、胶囊、项链、工作证。

有没有什么能联系起来的东西……

这样一想,狛枝凪斗的问题就重现在脑海中。

那根头发,到底是A先生主动接触了B先生呢,还是B先生主动接触了A先生呢,或者只是两者擦身而过呢?

杯子的指纹,到底是凶手刻意抹去的呢?还是根本无意义的偶然呢?

B夫人伪装他杀的自杀,是为了骗取保险金吗?还是有其他原因吗?

还有更早一点提到的葵公寓不在场证明的时间差手法,到底是什――

又一次,突然发生的事件打断了日向创的思考,而且几乎让他惊讶得无法呼吸了。

时间――刚才还好好记录着测试时间的时钟上显示的时间,此刻急速地减少起来。

怎、怎么回事!?

用险些贴住时钟的姿态紧急确认着剩余时间,而所见也只有无情的时间流逝。

脑内一瞬间闪现了各种慌张的推测,而能做的事情却一件都想不出来。

慌乱中余光看到助手狛枝凪斗,他一副心中有数的样子,反而让日向创更加焦虑。

――此刻,时钟又突然停止了。

剩余时间18分钟。

18分钟。

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来不及了。

不管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18分钟什么都做不了。

就算做了又能怎么样呢?连助手都不认可的能力,什么都做不到。

反正没有滑板和拼字。

反正连滑板和拼字都被否定了。

阴暗的热意涌上眼眶,和心底的酸痛一起压迫着泪腺,让他想要叹气都无法顺畅,只能将喉头沉重的滞塞吞入胸腔。

但是……

但是就算这样,日向创也不想放弃。

不想半途而废,就算最后只能证实自己没有推理的才能,也不想就这样放弃。

不想让别人看到这么没用的自己,不想成为那种人。

18分钟能做什么……与其想这种事情不如努力做点什么,不管什么都好,必须做点什么。

就算难看也好,如果有滑板和拼字就好了。

到这种时候还想要依靠道具,对这样的自己半是悲哀半是不甘。

如果更有能力的话,就能不依靠这些东西了,会依靠这种东西本身就是自己无能的明证。

不,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间。

说到底滑板和拼字也都只是道具,道具就一定有能代替的东西。

就算没有代替的东西,也一定还有能做的事情。

滑板和拼字还不如恋尸癖和接吻魔的话,到底该从什么地方入手呢……

日向创不禁皱起眉头,四下寻找着眼前绝望处境的突破点。

意识到身边的家伙正听从自己的气话乖乖地沉默着,他猛地抓住狛枝的肩膀。

“狛枝,帮我一下,思考没法接续了。”

就算这样也谨守着【别吵】的吩咐,只用眼神表达疑惑,只是那神情从开始的戏谑立刻转成了惊疑。

作为滑板和拼字的替代,用吻来接续思考吧。

――也许单纯是这样想着也说不定,也许只是对自己的手段还不如恋尸癖和接吻魔的评判表示气愤,日向创执拗地索取着更深的亲吻。

上齿和下齿的对应,能拼成字吗? 还是说从柔软的舌跳到光滑的齿列,就能获得提示吗? 答案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2013.01.11 Fri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5 名付けて名付けて裏切

警告:侦探paro,OOC有,超烦,翻译腔浓重,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兔美老师都为之恸哭的推理力,就算哭着求我都不会坑,作者不会分CP方向,其实可能也没有CP感



-------------------------------------------------------------以下正文---------------------------------------------------------------------


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5
 

名付けて裏切 




嘿嘿!我的孩子,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故弄玄虚更有趣――前提条件是你有绝对的把握。
――《盲理发师》约翰·狄克森·卡尔

 

 

“哈!真厉害啊日向君!”

听到助手高声的赞叹,不妙的预感立刻爬上心头,日向创不禁反思起自己的推理。

“明明声音还挺像个名侦探的,居然可以错得这么离谱,已经超过感叹的程度了哦!太精彩了日向君!”

……果然。

日向创的推理是交换杀人,A夫人和B夫人都有高额的保险金且两家的负债金额相等,就像买凶杀人一样互相约定了,但是之后B先生为了灭口又杀掉了A先生。事实上在葵公寓有A先生留下的痕迹,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B先生家中虽然没有A先生的出入痕迹但B先生的借据却在A先生出现在高利贷组织那边之后丢失了。本来这样就可以完结的,但B先生和B夫人并不相爱,因此借机杀掉B夫人还能得到大额保险金,交换杀人也很容易逃过搜查。可怜的B夫人虽然没因为毒杀致死也变得虚弱不堪无法反抗,而初次杀人的A先生无法像专业杀手一样一击致命,做了各种尝试才最终杀掉了B夫人。之后B先生使用能造成时间差的手法杀掉了A夫人和A先生,具体手法要再去一次葵公寓才能明白。

听过这个推理,他的助手大人认真惊喜地调笑着他,眼睛里几乎放出光彩,日向创一边在脑海中双手抱头,一边只能叹一口气,尽量放平心态低声回问。

“……狛枝,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吧。”

“确实,确信两个案件有关却找不到动机的话,交换杀人是可以考虑的,不如说能这样考虑,不愧是日向君,真是辛苦你了。”

狛枝凪斗的声音带着几分抚慰,而表情却相当倨傲,他拍着日向创的肩膀,再次慰劳了他。

“辛苦你了,读侦探小说和看侦探剧之类,一定做了不少吧。”

……就知道。

“在现实中要实施交换杀人是多难的事情,日向君这样善良的人是不会懂的吧?原本相信别人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了,要相信别人真的能杀掉约定的人,而且还要相信别人真的不会泄露这个秘密,你知道是多困难的事情吗?”

“所以!因为B先生无法信任A先生,他就连A先生也一并杀掉灭口了。”

“原来如此,所以B先生在B夫人谋杀事件里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这么说你弄清楚他在葵公寓事件的不在场证明伪造手段了?”

“比如利用空调之类干扰时间判断之类……”

“原来如此,真是个土气的手法啊。”

……………………

土气算什么啦土气。

“土气可真抱歉,不过这样的话就能达成犯罪了吧。”

歪头倾听着日向创的抱怨,狛枝凪斗似乎思索着什么一样沉吟了一下。

“嗯……那日向君,我还有几个问题,能解释一下吗?”

“啊,说吧。”

得到应允的狛枝凪斗立刻开始提问环节。

“问题一,葵公寓的那根头发,日向君为什么认为是B先生留在葵公寓的呢?”

“啊?如果不是B先生留下的, 那头发是怎么……”

说到一半就意识到了,确实,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A先生到过B先生家中。

“如果是B先生去葵公寓时留下的,应该不是在外套而是在衬衫或家居服之类的地方吧?原本这头发只能说明两人可能接触过而已呢,比如说在公交和地铁上擦身而过,都有可能留下这根头发吧?当然,反过来由A先生到B先生家中粘到这根头发也未尝不可,不是吗?”

…………照这个说法简直就等于说两件事有完全无关的可能性嘛。

“这个嘛…………不过确实,也可以是B先生留在葵公寓的,实际上葵公寓那边也有三个杯子吧?”

“嗯,好吧,那么问题二,这三个杯子,为什么三个杯子你就能认定有三个人呢?该不会是被烂大街的推理剧轻易地洗脑了吧?”

………………这绝对是知道才这么问的吧。

“但是那是三个杯子啊,而且问题的第三个还没有指纹,又和另外两个内容物都不同。”

“那这种情况怎么样呢?比如说第三个杯子的牛奶实际是烘焙用原料,B夫人是戴着手套使用的,这样当然会没有指纹吧?”

听到狛枝凪斗的反论,日向创首次露出了抓到破绽的微笑。

“这次可就要听我的了,狛枝,虽然广告和杂志上常见的都是戴着隔热手套端出点心的主妇造型,不过实际操作中并不是每一步都戴着那么厚重的手套,会戴着隔热手套……”

打断日向创的不是狛枝凪斗,准确来说也可以说是狛枝凪斗――不知从何而来的NPC突然冒出在狛枝凪斗站立的坐标,将他们撞倒在地而后一脸没事人的清爽表情走掉了。

………………

“没、没事吧、狛枝?”

只好俯身把助手拉起来――不是日向创啰嗦,他这个助手空有身高,一点也不壮,体力也很差,这一下撞得应该不轻,因为自认比助手强壮不少的自己也结结实实地摔了一下,后背和左侧肩臂都开始疼痛。

“嗯……谢谢,日向君。”

“……这个……系统错误?”

“嗯?啊……也许不是呢。”

“也对,这个系统也算是久经考验,应该没这么容易就突然故障,不过不是的话……”

看着日向创眯细眼睛开始思考更多可能性,狛枝凪斗忙阻止了他。

“大概和案情无关,只是我的幸运引发了这种突然的系统错误而已,别在意就好了,时间也不多了吧?”

已经和狛枝凪斗相处了一个月的日向创是知道的,狛枝凪斗这个人运气非常微妙,和通常意义上的幸运不太一样,他的运气好到可以用奇迹来形容,不过就像等价交换一样,这份奇迹般的幸运总有相应的不幸来讨债。

这次的幸运……对了,大概就是被抽到参加测试吧。

幸运也是名侦探的一个条件,经常身处风口浪尖的名侦探如果不具备一定的幸运值会死得很快。作为应对,学园方面会从通过先期测试的准入生中抽取几人参加入学测试,日向创就是这样被抽中的。

这么说,连入选都是靠的助手的幸运吗……

一瞬间感到悲哀,不过如狛枝凪斗所言,时间越来越少了,日向创强制自己转回刚才的解释上。

“刚才说到哪里来着……”

“关于这个问题,日向君应该看到那两个戒指了吧?”

“啊,看到了,戒指怎么了吗?”

“婚戒的话一般是同时买的吧?因为是我这样的人渣,实在没有购买这种神圣物品的机会……”

“就算是我也不可能买过啦!”

这家伙说这些话真的不是为了玩弄我吗?

日向创忍不住这样想了起来。

“是吗?真可惜呢,日向君……同时购买的婚戒中,女性的那只显得格外亮丽,而男性那只就相对黯淡不少,你觉得是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男性不怎么注意?”

“反过来说,是因为女性――A夫人非常小心爱惜她的婚戒吧。这样的A夫人会全程戴着手套、当然不一定是隔热手套,可能只是普通的一次性手套,在做很多面点时都能用到的那种,这样完成整个烘焙过程也不奇怪吧?”

“……这也巧合过头了吧。”

“对日向君而言也许是,不过对一个家庭主妇而言,也只是日常的一部分,没有什么巧合的。”

这么说也没错……自己的思考还是被自己限制了。

累积的不甘心激起心底的焦躁,日向创自责地皱起眉。

如果更有侦探的才能……

至少有拼字和滑板都行……

用余光观察了一瞬这样的日向创,狛枝凪斗毫不留情地继续提出问题。

“问题三,日向君,你自杀过么?”

“什、什么?”

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看了一眼助手意外严肃的侧脸,日向创更不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了。

“果然呢,日向君。”

“果然……这是当然的吧?为什么我要自杀啊?”

“嗯……因为太平凡而绝望之类?”

……

“谁会因为这种事绝望啊!”

“啊咧?不会吗?”

“不可能会吧,平凡不就只是正常而已吗?”

虽然这么说着,日向创却感到心底像被这句话挑拨了一样,卷起了无力的暗色波浪。

平凡。

正常确实是正常的,但不甘于平凡也许才是自己的真心话。

进入侦探学园,挺胸抬头地成为一个不平凡的人。

不想就这样完结,不想就这样回到平凡的世界,不想就这样退却。

但是……

“大数法则一定是你的救赎吧,日向君。嗯,撇开这些杂谈,你觉得B夫人是怎么死的呢?”

“……B夫人?刚才说的自杀……难道是B夫人?!怎么可能,你没看到那些凌乱的伤痕吗?”

“当然看到了,就是因为看到了才知道呢。这次的嫌疑人全部都不是左撇子,所以不可能造成这样的伤痕哦。”

“这样的……伤痕?”

“那么为了还没学到这个地方的日向君做个亲切的说明吧,横向的伤口全部左深右浅,而且每处伤口附近还有几次试探的伤痕,现代的推理小说为了博取新意好像还蛮经常用到这种伪造他杀的自杀手法呢。”

“伪、伪造他杀?”

“哎?难道没读到过吗?”

不……确实读过的。

不只在小说读过,电视剧、电影、动画等等也都看过。

因为看得太多反而觉得不可能在现实出现的……

“……所以……最后一击才是这样从上向下的一刀……吗?”

听到这句,狛枝凪斗露出了有点惊喜的表情。

“哦,居然注意到了这点吗?”

……………………等等,这个说法就好像,如果没注意到的话……

“狛枝……你真的,没什么还瞒着我吧……”

这次是狛枝凪斗看了看表,然后他变脸一样隐去了原本的和颜悦色,转而露出带着惊异狂气的狰狞笑容。

“嗯,太好了,不愧是日向君,总算注意到了呢――就算是我这样的废物而不是某人,到现在也差不多开始腻了,已经九个小时了呢。”

2013.01.01 Tues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神座出流&江之島盾子】無題生賀小段子【出流大大生日快樂!】

夢到的東西隨便寫寫玩,本來打算等滿月祭了,既然突然夢到了就搞出來吧於是搞出來了(喂)第一次嘗試盾子大大呀玩不轉(蹲
出流大大生日快樂!!!日向大大請等一個月(喂
其實我一直搞不懂出流大大和盾子大大之間的亂七八糟的糾葛啊(嘆)



警告:作者不知道有沒有CP意味



 “喂~喂喂~我说啊~麦克风测试音响测试~哎,难道是放置play?真下流啊男人这种生物www”
配合带笑的娇嗔,一勺奶油不偏不倚的飞了过来,神座出流看也不看的抬手用面巾接下来扔进了垃圾桶。
“啊啊――总算动了,呐呐,难道你是身体派?拷问你的身体比较快吗?”
“……不劳费心。”
缓缓把手放回桌上,神座出流恢复了自从江之岛盾子进来就一直保持的纹丝不动。
眼前的女性拥有绝品的美貌和妖娆的身姿,从短得好像脑子有病一样的超短裙底伸出白皙纤长的腿脚,此刻猛地踢翻桌子,踏着地面的残骸前进一步,踩上了神座出流两腿之间露出的椅面――就在这电光火石间,神座出流的手穿过江之岛盾子的腋下,端起了桌上的咖啡。
“恭喜实验成功,神座出流君,在此我谨代表个人向你致以诚挚祝贺,请问对于成为超高校级希望一事,你有何感想呢?”
刚才还撒娇一样活泼开朗的女性此刻表情一变,左手抱胸,右手推着并不存在的眼镜,成了哪里的机要秘书一样干练冷艳的神态――只要不看腰部以下那个过分豪迈的动作。
对那个写作请问读作命令的语气,神座出流毫无感想的做出回应。
“没有。”
“哈!喂喂你这混蛋少给我装模作样,对了,超高校级的大家都在做自己的事情,你这超高校级希望就没什么打算做的事情吗?整天游手好闲也太看不起人了吧!”
接替刚才那位成熟女性的是不良少女的大姐头,一手揪住神座出流的领带,一拳举起只等挥下。
神座出流却泰然自若的将咖啡一口气喝尽。
“不,我不打算做。”
似乎对这回答非常满意,少女用鲜红的指尖遮住嘴角的偷笑出来。
“唔噗噗w好浪费呀真是的,明天把神座君摆进奢侈品柜台吧,准许和我的等身大手办一同贩售,高价而无意义!世界的希望就是这种东西呢,还不如我的布偶至少可以陪你度过漫漫寒夜做这样那样的事情呢w”
神座出流终于抬头看了看江之岛盾子,而回答仍然像兑水的咖啡一样淡。
“我不打算做世界的希望。”
正中下怀一般,江之岛盾子缓缓直起上身,随即白天鹅弯下颈子似的,带着无限爱怜的优雅温柔,俯身的动作让圆润而形状美好的胸部霸道的跳入视野――就这样贴近了神座出流。
“呐,不打算做世界的希望的神座先生,愿意做我一个人的希望吗?”
神座出流用解析一般的眼光扫过江之岛盾子,让所有浪漫都死在出生前的无聊表情一刻也没离开过他五官端整的面部。
“松田夜助是你的男友吧。”
这个名字让江之岛盾子一瞬间露出了甜蜜的眼神――恋人的身影浮现在眼前,让少女心不受控制的乱跳起来,这份爱情就是深厚到这样绝望的程度。
为这份绝望陶醉了片刻,江之岛盾子的注意力回到眼前的男人身上。
“原来出流前辈是这么浅薄的东西啊,希望和爱的区别都不懂的蠢物却成为了希望,真是绝望级别!”
对,绝望――不小心又被这个甜美的词语捕获,江之岛盾子的动作迟钝了一刹。
就在这极其短暂的时间里,神座出流向后倚上靠背,拉开两人间的距离,第一次允许少女的目光直视了自己的瞳孔。
“无聊――你唯一的希望,不正是绝望吗。”

2012.12.29 Satur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4 名付けて容疑者

警告:侦探paro,OOC有,超烦,翻译腔浓重,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兔美老师都为之恸哭的推理力,就算哭着求我都不会坑,作者不会分CP方向,其实可能也没有CP感



-------------------------------------------------------------以下正文---------------------------------------------------------------------


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4
 
名付けて容疑者




不管出于有心或是无意,想要证明某个特定人选有罪,那可说是简单得要命。
――《毒巧克力命案》安东尼·伯克莱

 

 

晚饭时间,从系统强制脱出的日向创一边享用着送来的餐点,一边在意起剩余的时间。

吃饭和休息的时间也同样计入测试时间,因为思考不会停止。如果可以的话,日向创甚至希望不用吃饭了,优先解决考试的问题。

如果他知道由于助手的强运,他已经被破格录取了,不知会作何想。

狛枝凪斗当然不会告诉他,此刻也正一边进食,一边玩味地看着自家侦探苦思的表情。

今天日向创几乎可以说是毫无进展,完全依赖助手让他非常不甘,而总计12小时的测试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分之二,仅剩的四个半小时也在无情地流逝着。

要说到底焦躁到了什么地步,一句话来说吧,现在的日向创脑中所想的是如果真如传闻所说饥饿能促进思考的话,现在还是不要吃饭了吧。

但是就算饥饿能促进思考,焦躁也只会扰乱推理,日向创努力放松肩膀,慢慢把胸腔中的闷气吐了出来。

怎么也没想到入学考试是这样的,可谓失算。

难道要在这里一口气丢弃过去的习惯?

还是应该就此放弃这间学园呢?

真是前路艰难。

“如果有拼字或者滑板的话……”

不小心说出了声。

虽然有点奇怪,但是日向创的推理必须借助拼字或者滑板,或者说,他无法单纯地思考一件事,没有相当程度的干扰时他就没法好好推理。

平常惯用的干扰,拼字和滑板都需要相当高的集中力,也许――只是某种可能性――日向创是个天才也说不定。

应该可以理解吧――比如,是相当常见的事情,不感兴趣的事情便无法集中心力去做,这应该是无论何者都经历过的事情吧――对日向创而言,单纯的推理这件事还无法调动起他的兴趣,对他而言这太过单纯而单调了――这样的解释。

可惜难得是听起来很厉害的理由,现在对结果也毫无帮助。

“就算有,日向君要怎么办呢?”

看了一会儿日向创的纠结表情,狛枝凪斗随口插话。

“怎么办……?”

“你是真的不明白吗,日向君?”

不明白?不明白什么?

“名侦探和好侦探的区别,那之后你还想过么?”

“啊?又是这个?”

到底在执着什么呢?

看不懂自己助手的心思,名侦探预备役的日向创不禁皱眉。在这仅剩的时间里,难道不能优先解决推理的事情吗?

也许对这份迟钝感到了厌倦,狛枝凪斗一脸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我说啊,日向君,名侦探区别于其他侦探的地方,顾名思义即是有名不是吗?”

“……要说什么就一口气说出来,狛枝。”

因为介意着剩余时间,现在的日向创没有和助手嬉闹的心情和余暇,而狛枝凪斗虽然好像还不想放过他,却也听话地开始述说。

“这个时代是个非常便利的时代,因为有媒体很容易就能成名,生在这样的时代却不加善用,给媒体一个追捧的理由,日向君,你真的有心成为一个名侦探吗?”

“……当、当然有。”

话虽如此,这种东西……在平凡的自己身上真的存在吗?

一时感到心虚,日向创没底气地回着话,又看了一眼时钟。

“媒体喜欢的是话题,所以日向君需要的是话题性,日向君觉得有着怪癖的好侦探和素行端正毫无特点的好侦探,哪个能成为名侦探呢?”

“……以媒体的素性而言,多半是怪癖的家伙吧。”

“哎――明明是日向君却很明事理嘛,没错,就是有怪癖的一边,所以为了成为名侦探,日向君准备了什么话题性吗?”

要说话题……

之前也稍稍调查了一点,同期参加入学测试的人里有用舞蹈推理的,有用料理推理的,有用剑术推理的……

……这么说,拼字和滑板也能算吧?

似乎看穿了这种想法,狛枝凪斗在他说出口之前就摆了摆手。

“如果想说拼字和滑板的话,还是省省吧,日向君。滑板已经有别家侦探注册了,而且人家和你不一样,上至高檐拱顶下到高速飙车都能使用,日向君的话只能用特殊场地吧?”

……确实,是专用的特殊场地,如果去外国推理,也无法携带。

用余光收入自家侦探挫败的表情,狛枝凪斗毫不客气地继续了无情的发言。

“拼字就更别提了,独创性虽然有,但观赏性就有点差,要推广到其他国家也不容易,你看,外国人很难看懂你的拼字吧?”

……如助手所言,拼字和华丽的舞蹈呀刺激的剑技呀惊异的料理一比,几乎没有什么可说的。

“所以,日向君,你的特色――能让媒体炒作的,能让你区别于其他侦探的,哪怕是怪癖也好,就算是恋尸癖或者接吻魔也好,这样特殊的点,你有么?”

无法言说的苦涩不甘在胸中淡淡散开,日向创看了一眼助手玩味的笑意,测试再开的铃声就立刻将他惊醒。

最后一次进入程序,日向创暗暗握拳,最后的四小时已经进入倒数,无论如何都要找出答案。

“狛枝,你还有什么没说的吧。”

“日向君,你也太看得起这次测试了,只是个入学测试,使用太过困难的案件不是本末倒置吗?”

……没有隐瞒的话就好。

可惜就算不是什么太困难的案件,对于无法集中思考的日向创而言,仍然是个无法解答的难题。

就没有什么能代替的东西吗?

代替滑板和拼字,能集中精神的东西,就一件都没有吗?

想这个也毫无意义,现在还是先想清楚案情吧。

摇摇头甩掉这份焦虑,日向创试着再次转回测试。

首先关于负债的问题,需要去确认一下。

抱持着对自家助手的无法尽信和一点想要自己亲自做点什么的想法,日向创拿起电话,总之先打个电话过去吧。

出乎意料的顺利,对方简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告诉了他,除了因为每次收债的人不同而周转了好几次这点以外,简直是受讯者的典范。

“……狛枝,你调查的时候真的只得到了两人有高利贷这点吗?”

“哈?啊……像我这种蛆虫一样惹人厌的东西果然无法相信啊,不过确实只有那个而已呢,啊哈!不愧是日向君,知道什么新的线索吗?”

……听起来不像说谎。

良心稍稍被刺痛的日向创一时顿住。

也对,也许是那种多次询问才能知道的事情,得知葵公寓事件的时候也是再三再四跟警卫搭话才得到信息的……

现实中也不一定会在首次询问的时候就得到全部信息,还有伪证等各种情况。

“……抱歉,狛枝,我有点太心急了。”

“嗯?什么?”

“……没什么。刚才高利贷组织的人告诉了我一些事情,两家的借金数额相同,而上次A先生来过请求延长借金期限之后有几张借据不见了,而且今天好像有不明人士一直出没在那附近。”

“哦?然后?”

虽然相信他刚才的不知情发言,但现在的反应似乎毫不意外啊。

真的……不是故意瞒着的吗?

不禁稍微怀疑起来,日向创看了一眼自家助手,但他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这种状况,A先生就变得可疑了。”

“嗯~?”

上扬的鼻音,不知道是同意还是否定。

见惯了自家助手这副态度,日向创接着说了下去。

“不过,可疑的A先生已经死了。”

“是呢,后脑撞击死亡,也许还活了一段时间才死掉的吧。”

…………

“现在有嫌疑的A先生死掉了,唯一活着的B先生又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等等日向君,能稍微问个问题吗?”

“嗯?”

“死掉也不见得就没有嫌疑吧?”

“……就算有也没法追罪了吧,这次测试既然要求指认犯人让警方逮捕,总不至于要逮捕死人吧?”

“哦――这么说你不是根据案情,而是根据测试来判断的?”

……一开始他就反对把测试当成单纯的测试了,从现在这冰冷的口气来看,大概是很不愉快。

“……虽然对你有点过意不去,不过这次测试我想通过,不,是非通过不可,利用测试本身也好,利用什么都好,我想通过这次测试,我想进入这所学园。抱歉,入学测试之后会听你抱怨的。”

像是要把自己的话毫不分散地传递过去,笔直地盯着狛枝凪斗的眼睛,日向创用坚定的声音表达了自己的意志。

似乎对这回答非常满意,狛枝凪斗努力压制笑意一样抱紧双臂。

“不愧是日向君!为达目标不择手段吗,虽然好像不是名侦探的必备条件,不过也算是成功的一条通途。既然是日向君选择的道路,我这样的垃圾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就算到现在也习惯不了他这自虐式的说法,不过说了他也不会改。

日向创只好点点头,把这些抛在脑后。

“啊,对了对了,日向君,既然你决定了走这条路,那么看看最后的回答栏吧,会让你很轻松的。”

“……不让我利用测试,自己却……”

“嗯?我可是日向君的助手哦,在确定日向君会走哪条路之前,当然要把全部路线都走过一遍,才能在任何情况下都做个称职的助手吧?”

…………………………

不,这时候还是别跟他废口舌了,就看看最后的答案吧。

调出系统,狠心跳过各种警告看到了答案选项。

――狛枝凪斗会这么说的理由,现在明白了。

四个选项里有三个都是死人。

如果不被各种要谨慎回答的警告栏吓住,早点看到这个,也许现在已经获准入学了。

不知道自己期待的入学准许早就得到了,日向创单纯地后悔着。

那就快点选中唯一的活人吧!

虽然想这么说,只有一个活人反而让人不太能选下手了。

“真是个善良的人啊,日向君。”

“哎?”

“人类都习惯以自己的视角思考,会认为上面那群人能让你这么容易地通过,日向君的本性一定非常善良,和我这样的渣滓完全不一样呢。”

……………………

不知道他有几分是认真的,不过听在日向创的耳中完全是讽刺。

到底是陷阱呢,还是说……这个简单本身就是一种测试吗?看我能否不受影响的判断……之类?

就算学园本身一直非常严谨,但真的能保证完全不出错么?一句话都不错、一点都不错、能用作论据程度地不错……

至少论据再稍微多一点,支持这个答案的论据,能再多一点的话……

“呐,狛枝,能听听我的推理吗?”



2012.12.27 Thurs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生日快樂(時間操作)【紅衣衣生日快樂!】

紅衣衣生日快樂――――――――――好共犯嘻嘻^q^

警告:時間線=日向脱离游戏兩年後
         狛枝最後醒來的設定,期间大概一年
         日向等人加入未來機關的設定
         我也不知道狛枝大大到底是怎麼個心思的設定(揍




被橱窗里展示的精致草饼吸引了目光,继而透过透明的包装看到了他。
普通的开朗青年一样趴在柜台上看着成排的小蛋糕,总算挑好了一个,付款之后端着外形朴素的蛋糕在吧台样式的就餐区坐了下来。
“欢迎光临!”
日向创不小心推开了门,立刻受到店员充满元气的招呼。
在这么个顾客稀少的时刻,这声招呼让狛枝凪斗也好奇的抬起头来。


点了六个一盒的精美草饼,日向创隔着一个位子坐了下来。
“好吃吗?”
“嗯?”
“那个……我对这家店不熟。”
“哦,蛮好吃的,要试一口吗?”
随口向他搭话,就得到了预期以上的回应,看着已经朝自己送过来的蛋糕,日向创沉默了一刹,还是开口婉拒。
“……不,还是算了,我有草饼就够了。”
“是吗?嗯,反正我这样的垃圾递出的食物,日向君肯定不会吃呢――呐,未来机关的日向君,这样的有名人这样随便乱走不怕出事吗?”
那之后作为转化工作的首批成功者,并不算是很光彩的出道了,接着就成为了转化工作的先锋,一直活跃在与绝望战斗的最前线――这样的日向创,其实并没有出名到能随便被路人认出来的程度。
不过这家伙可是狛枝凪斗。
想到这里,日向创不禁叹一口气。
“饶了我吧,那个说法。”
只这样说不见得能生效,日向创紧接着转换了话题。
“你喜欢这个蛋糕吗?”
“嗯?算是吧。”
“经常来买吗?”
“哎~这是什么,市场调研?”
“……不是,随口问问而已,不想回答就算了。”
听到没好气的话,狛枝凪斗微微一笑。
“因为是生日啊。”
“啊?”
“今天是我的生日啊。”
骗人。
狛枝凪斗的生日是4月28日,绝对不是今天。
……除非他在入学档案的时候就作假了――可惜学园方也不是随便他说什么就信什么的笨蛋。
不过还是顺着他的话先说下去吧。
“……是吗,生日啊……生日快乐。”
“谢谢,日向君,作为新生后的能好好坐下来过的第一个生日,能获得日向君的祝福真是绝妙啊。”
新生的生日……
原来如此。
两年前,狛枝凪斗醒来的日子。
“……你在干嘛?”
突然看到狛枝凪斗双手合十一脸虔诚的样子,日向创忍不住问道。
“咦?许愿而已,日向君不知道吗?”
谁会不知道啊。
但是对着没有蜡烛的小蛋糕许愿……不,狛枝凪斗在许愿这种事儿本身就够诡异的了。
以幸运对他的偏爱,到底什么事才需要他这样许愿。
“许了什么愿望?”
“嗯……是呢,希望尽快战胜绝望……怎么样?啊哈!不知道会有何等的不幸在等着我,一想到就心跳加速呢。”
……还是这样啊这家伙。
算了,他的幸运的特性,恐怕也不是人力所能扭转的事情――能改变的只有态度,而这态度,又并非说改就改的。
好在这愿望也许不用太久就能实现了。
在江之岛盾子已经确定死亡的现在,与绝望的斗争进展迅速,快要进行到收尾的部分了。
也正因此,街道也恢复了不少,两年以前,这里可没有这种能平和的坐下来聊天吃点心的地方。
“呐,日向君?”
过于贴近的声音让他从遥远的思虑中回到现实。
狛枝凪斗好奇的盯着他,侧过身体靠到他身边来,勺子上的蛋糕已经送到了他嘴边。
“你一直盯着这蛋糕,就这么想尝一口吗?”
“……不……”
这么说也没有拿开蛋糕的意思,狛枝凪斗露出鼓励的微笑又将勺子推进了几分。
事到如今只好吃了……
虽然其实也没什么在逼迫他,鬼使神差的,日向创张开嘴,顺从的让狛枝凪斗喂进了蛋糕。
确实很好吃。
香甜柔软的蛋糕,醇香的奶油一咬就从夹层中挤出,在舌头上滑滑的化开,水果的酸甜和薄荷的清新从中浮现出来,好吃得几乎不太真实。
和眼前的狛枝凪斗这个人一样。
他过得好不好呢?
现在在做什么?
跟谁在一起?
然而他张了张嘴,什么都没问出来。
“呐,味道怎么样?好吃吗?”
“……还好。”
“是吗?日向君喜欢吗?我觉得有点太甜了呢,和日向君一样太天真了哦。”
这家伙又在说什么……一年不见还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想这样抱怨,可惜现在的日向创已经不是两前的日向创了。
狛枝凪斗在说什么,他非常清楚。
但是这样的日向创,在狛枝凪斗眼中看来还是太嫩了吗?
一点不甘涌上心头,口中蛋糕的余味是微辛的薄荷,颇有余裕的刺激着他的味蕾。
“最近相当松懈了哦日向君,就算绝望的势力确实快要穷途末路了,一旦反扑还是能造成绝大的伤害――比如说这个地址,你应该不陌生吧?”
递过来的纸条上写着熟悉的地址――如果对这个地址陌生,那也太不称职了――是附近绝望残党聚集的地方,至今还没抓到集会规律而无法击破,当然也抓不到人。
“你都知道什么?”
“偶然被乱飞的塑料袋子蒙住脸险些窒息,就发现袋子里有张招待券,稍微调查过就知道了,明天凌晨4点那里有盛大的party,正在烦恼怎么办的时候就遇到了日向君,真是走运啊我这个人。”
……还是这么乱七八糟的幸运。
这时候突然发现,狛枝凪斗的腰间衣服的褶皱――武器?
形状不是枪……肯定是比枪更危险的东西吧,以这家伙的倾向。
……就以他那个一撞就飞的体格……
“谢谢,这件事就让我接手吧。”
“太好了,有日向君接手的话就能放心了,我可是日向君的fan呢!”
……这句话里有十分之一的真心就要感恩戴了。
虽不见得有十分之一的真心,却有十万分的狂热,狛枝凪斗重新坐正身体,用压抑着什么一样低沉的声音传达出亢奋的情绪。
“如果有什么能用到我的地方,不管是什么事都可以哦,那种没人肯做的事情,不管多肮脏的事情都可以找我,像我这样的蛆虫能为希望的未来机关效力真是像做梦一样!”
……真这么想的话当初就留下来跟大家一起进入未来机关啊。
两年间偶尔能听到一点关于狛枝凪斗的消息,更多的时候就像人间蒸发一样。
而且专挑最危险最可怕的场合出没,再生死未卜的消失。
从来不考虑大家会担心。
他已经看过一次他的死状了,不想看第二次。
两年前狛枝凪斗醒来的那天,日向创不在岛上。
作为希望更生计划的第一代完成体,他被未来机关召回,做各种检测和报告。
日向创想看到所有同伴醒来,但狛枝凪斗迟迟没有反应――只是侥幸的想着只是去几天不会这么巧,就真的这么巧,狛枝凪斗在他离开的第二天醒来了。
要不是程序和仪器为他作证,简直要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如果这对狛枝凪斗而言是幸运的话――如果对他而言,见不到日向创,忘记日向创,不认识日向创是一种幸运的话――
今天的狛枝凪斗也是,并非想起了昔日同伴的日向创,只是认出了未来机关的日向创。
想到这里日向创又叹一口气。
“好吧,那么你至少要活到我需要你的时候。”
将只动了几口的蛋糕孤零零的留在桌上,似乎要表明事情已经办完,狛枝凪斗至此站起身来。
“既然和日向君这样约定了,一定死也要为了日向君而死,放心吧日向君,我可是很幸运的。”
狛枝凪斗要走了,日向创也并不打算挽留――还不打算说出一切,还无法直面狛枝凪斗,还没有创造出那个未来――只是在狛枝凪斗即将走出门口的时候叫住了他。
“狛枝!”
“?”
他不知道他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叫住狛枝凪斗,声音因为紧张而高昂,连店员都吓了一跳。
“这次,这次一定给你看,我的、真正的希望。”
而狛枝凪斗甚至连丝毫的疑惑犹豫都没有,他轻轻笑着点点头。
“嗯,那就拜托了。”
那个背影过于清爽了,几乎叫人心生恨意。
要是能这么干脆的恨他反而能轻松不少吧。
吃下第一个草饼,抹茶的味道缠上舌尖,微苦的清香侵入胸腔。
绝望和希望都跨越了,也还有跨越不了的东西。
最后看了手中的纸条一眼,日向创把它揉成一团,三下五除二的吃掉剩余的草饼。
“不快点不行。”


2012.12.09 Sun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3 名付けて幸運

警告:侦探paro,OOC有,超烦,翻译腔浓重,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兔美老师都为之恸哭的推理力,就算哭着求我都不会坑,作者不会分CP方向,其实可能也没有CP感



-------------------------------------------------------------以下正文---------------------------------------------------------------------


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3
 
名付けて幸运




概率这东西不过是种诡辩,是种让说不准的未来预知看起来仿佛说中了一般的数字诡计。
――《魍魉之匣》京极夏彦


又重点又详细地讲,有些事情就不能说出口了。
比如这件事。
上午和日向创分开之后,从警卫那里得知了新线索的狛枝凪斗并没有急着去葵公寓,而是跟踪了送来消息的人。
真是不亲切的系统啊,如果没看到这一幕的话要怎么办好呢?
想这种问题就太不专业了。
看不到才是正常的,只是狛枝凪斗不正常而已。
虽然本意只是想确认NPC的种类区别,不过总之狛枝凪斗此刻正走在通往结束的捷径上。
至于结束不一定是好事这种说辞,对狛枝凪斗而言大概是无效用法。
跟着完全没意识到被跟踪了的家伙,左弯右绕的就到了赌场。
想着如果赌场是真的赌场,也许能得到一些警察方面也得不到的消息,狛枝凪斗打算进去看看。
进门的时候似乎是门卫交接时间,NPC们忙着互相敬礼,谁都没有注意到狛枝凪斗走了进去。
与外界纯NPC的世界不同,赌场内部明显热闹了很多――而且每个形象都太过眼熟了。
学园的行政人员和教师们,以万圣节扮装的姿态占据了整个赌场。
最糟的是,赌场的巨大液晶屏分割成许多小画面,显示出了同期入学的所有学生的行动――当然包括日向创。
遭到围观的狛枝凪斗毫不畏惧,想着“总之打个招呼吧”的时候,坐在国际轮盘庄家位的白色西装站了起来,示意大家不要慌张。
“狛枝……狛枝凪斗君,对吧?”
“哈……连我这样的废物都被记住名字了,真是荣幸啊――虽然想这么说,不过大概是系统自带的身份识别在运作吧?”
“你过谦了,不过这里原本是不允许学生进入的,这点你能明白吗?”
“嗯,多少还是能明白的,然后?要奖励发现了这里的我呢,还是要处罚我呢?”
说着狛枝凪斗已经坐在了国际轮盘桌前,双手交抱双脚相叠,平视了白西装的男人。
“按照一般规定,看到了这个屏幕的话就不能让你回去了,这是为了防止作弊,希望你能理解。”
“那可真是大错特错!”
狛枝凪斗突然站起身来,用抱住自己的姿势低声咏叹一般发出声音。
“需要让我这样的人来理解的话,这个高尚的准则不就太可怜了,怎么样,您想怎么做呢?”
……有一瞬间,曾经自以为饱经世事的男人怀疑了自己的听力,不过只露出了几不可察的一点惊讶,立刻就用大人的圆滑遮掩过去了,同时映入眼帘的是两人之间的轮盘桌。
“要赌一把吗,决定你能不能回到你的侦探身边?”
“……轮盘?”
微妙地沉默了一瞬,狛枝凪斗好像不太能相信一般确认着。
“放心吧,不会因为这次赌博将你退学的。”
将对方的沉默解释为对处罚的担忧,白衣的男人露出和善的微笑。
“这可真让人安心啊,不过轮盘到底是怎么赌呢?”
“这是国际轮盘,如你所见有37个小方格,分别标注有0-36的数字标记。”
“原来如此,要赌的就是这个数字吧。”
“是的,轮盘顺时针转动,投注之后这个小球就会逆时针方向滚动,最后会停在其中一个小方格内。”
“所以预测这个小球最终停止的方格,预测到了就赢了吗?”
“不,不止这一种,你说的是孤丁押注,还有很多方式,比如两门骑线――就是押注两个号码,这样……”
“够了,已经足够了,就用孤丁押注好了,我不需要第二个号码。”
惊异于这份自信,白色西装下的双臂十指交叉在胸前,就此停止了说明。
“那顺便定下输家的惩罚怎么样,看起来无法帮助你的侦探并不能让你动摇,那么输掉的话就离开这所学园如何?”
满意的点点头,狛枝凪斗放开了交抱的双臂,似乎感到无聊一般叹了一口气,随即又高兴起来。
“不过这似乎只有我个人的惩罚,不会太不公平了一点吗?如果我没有输呢?”
“从概率上来说你只有1/35的赢面,不足3%的胜率。”
“是吗?在我看来已经足够把1%和2%加在一起吃下去了哦。”
这份坚持让白西装的男人露出有些居高临下的微笑,带着几分怜惜地俯视了后一辈的年轻气盛。
“那你想要怎么惩罚学园呢?”
“是呢……真是个困难的问题,像我这样的垃圾居然有决定权吗?不过学园方面真的没关系吗――如果我赢了也只是回到本来的事态,如果我输了也只是学园方面损失了一个助手,怎么看也是学园单方面受损吧?”
咦?担心的是这方面吗?
开始以为这是逞强的话,但是少年的眼中真挚的担忧让他改变了思考方向。
到底是想怎样呢?
算了,不知道的话就慢慢去知道吧。
既然是上位者就拿出上位者应有的器量吧,在这个出产名侦探的学园里,因为小小的奇怪之处就惊慌失措怎么行。
这么想着,白西装的男子再次沉稳地微笑着提出建议。
“那,如果学园输了,就让你们提前录取如何?”
虽然提出了破格的条件,却看不出这位年轻的助手有什么喜悦的表情,连暗喜也没有。
“嗯……就勉强接受吧,这种条件,啊对了,如果连赢三次,能追加一个条件吗?”
“请讲无妨。”
“别告诉日向君哦,已经提前录取的事情。”
“……悉听尊便。”
一次都还没赢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三次了?该说是贪心呢还是无忧无虑呢?
不禁摇了摇头,中年的管理者看着少年看都不看地将一枚代币随手扔高,随便它顺从重力落进写有许多数字的押注格子里。
往后的事情不难推测,既然狛枝凪斗回到了日向创身边,即是说他肯定赢了,而日向创一无所知,也就表明他一定连赢了三次。
虽然事后不知道会遇到怎样的不幸,不过从这一刻开始,测试已经不是学园的测试了,而成为了他狛枝凪斗,作为助手,对自己要辅助的侦探的测试。
这就是不能告诉他的事情,狛枝凪斗自然守口如瓶,至于能告诉他的事情,就算又重点又详细地说,债务也不会变成其他东西,仍然是债务。
不过中间曲折还是说得更明白一点吧。
B夫妇家中的电话簿上那个奇怪的号码,实际调查之后发现是民间高利贷。对民间高利贷做了各种各样的调查,就得到了高利贷名单。对枯燥的名单再进行各种各样的调查,就能在无数姓名中发现A先生和B夫人。
“就是这样,日向君。”
虽然说得相当轻巧,不过用想象也能知道做起来一定没有这么轻巧。
且不说到底是怎么从那么厚的电话簿里挑出这个号码,高利贷的方面一定不好对付吧……
不禁产生了一丝敬佩,日向创带着些微不情愿道了声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