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June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3.03.17 Sunday

【閃十一】【zero組】さよならよりも彼が勝てる【喜喜生賀!】

喜喜生日快乐wwwwww


警告:别问我CP方向这对我来说是一生的谜题(喂
          从地图和剧情推演出的狗血私设定,大概是小说修,当然大概是继承了小说结局





“白龙,听我说,这次之后,你就不要来岛上了。”
“哼,究极的我的行程,怎么能任由你来安排,等把足球的事情安定下来,你也得一起祝贺。”
“白龙……所以叫你听我说,以后,我也不会在岛上了。”



さよならよりも彼が勝てる






続きを読む >>
2013.03.11 Monday

【閃11】【影山零治中心】光【雨路路生日快樂!】

不知道爲什麽,寫起了影山和小淡黃的初遇……
看著雨路路就想寫這個(咦
梗是去年的梗結果今年才(捂臉
影山和孩子們……啊最近還想來一篇小輝和鬼道和不動談起影山的……
總之,雨路路生日快樂!





続きを読む >>
2013.02.13 Wednesday

【閃11】【聖獸&白龍】如夕陽般久長(阿梓生賀!)

阿梓生日快樂!!!愚蠢如我居然产生了自己已经给了你这篇的幻觉……呜嘤幸好还没过时……
看小说的时候白龙化身的本体真是让我倒抽一口气,有种京介厨的意味上输给了白龙的错觉,现在想想还觉得真不甘心(咦)于是有了这篇……圣兽是私设,大概是绅士型大型犬的印象(喂

警告:虽然是圣兽和白龙但白龙对京介的单箭头非常严重





続きを読む >>
2013.01.18 Friday

【閃11】【円堂&基山広】第184年的再見【網配無料】

 网配无料
【私设注意】
【CP方向不明注意】
【円堂守&基山广】
【118贺】

既然是在自己家我就……說了吧,其實算錯數了應該是186年(揍

2012.10.10 Wednesday

【閃十一】【雷門詛咒十号組】呪詛をまつる 死をかける

一直想好好写一次呢,这两人。说起来按照CP来看的话总觉得很威武哦,叫圣剑或者剑圣都很厉害的感觉wwww不过这篇没什么CP的意思……前辈后辈的感觉好呢还是……有点难说清,明明是自己写的却描述不了自己心中这两人的感觉w
其实有一点算是对动画40集的怨念(喂)
游戏里的豪炎寺带京介练球明明很温馨的————(滚来滚去)
不过感谢动画给了我这个梗(喂
京介懂事的地方超让人心疼的——
在同龄人面前很难表现出他孩子气的一面,不过在憧憬的豪炎寺前辈面前的话,就像模式切换一样www也就能表现出他年龄相应的,真正应有的样子了吧……虽然也只有一点点。但是京介已经不是个单纯的孩子了,所以,没法让他单纯的只展示孩子气的可爱地方,这该说是我的病呢还是怎样呢……
啊啊……想写欢乐的京介。

------------------------------------正文分隔线---------------------------------------------

“照这个样子,试一次。”
“是。”
一次。
“起跳的高度再确认一次。”
“是。”
两次。
“注意高度,再一次。”
“是。”
三次。
数字可以轻易上涨,但是让这数字上涨的人却没那么轻松。
“注意旋转的角度,再一次。”
“……是、唔……”
多少次已经数不清了。
想干脆利落的应声,结果不慎触到痛处,险些再次跌倒。
这一声才让他清醒了。
意识到剑城京介的身体状况,石户修二在另一重意义上松了一口气。
可以告一段落了吧。
一不小心就被自己吞没了。
在这可以回到豪炎寺修也的时候。
“剑城……”
“请别说暂停。”
……
“……不是暂停,过来,跟我说说话行吗?”
“……是。”
少年似乎比刚才更加紧张,他用余光瞥了瞥自己擦伤的手肘,不自觉的在背后蹭掉手上沾到的碎草叶和泥土。
“剑城,刚才踢球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
他眼前的孩子一瞬间露出惊慌的表情,随即倔强的低下头去。
是啊,还是个孩子。
“足球,开心吗?”
“………………嗯。”
“为什么选择足球呢?”
“……………………没什么、特别的,开始踢了就踢了。”
“这样啊……喜欢吗,足球?”
“……不怎么讨厌。”
“是吗,谢谢。”
“?”
总算抬起头来了,似乎对自己说出谢谢感到疑惑,剑城京介忍不住朝这边看了一眼,又立刻觉得失礼一般不自然的转开视线。
不想让人知道吗,还是不想与人谈论不幸呢?
明明是已经知道的人。
“我的回答,奇怪吗?”
“不、怎么会、对不起,我才是,太失礼了!”
啊啊,彻底慌掉了。
怎么说好呢,本来怎么看都是个相当沉稳的孩子,没想到还有像孩子的一面。
真的是……太好了。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夕香在去看我的比赛时遇到了事故,那个时候我非常难过,一心觉得这一定是我的错,现在想起来,大概是不找到个发泄口就会无法面对的感觉吧。”
“……这样……”
也许是话题跳跃太大,剑城京介的表情有点不知道怎么回应的困扰,少年努力作出合适回答的样子,让人发笑的同时,微微感到了痛楚。
“不用刻意回应也没关系,剑城。”
“……是。”
被憧憬的人看穿心思,绀色头发的前锋羞赧的转过脸去,抬手理了理鬓角——手肘的擦伤就这样不经意撞入他的眼帘。
“……疼吗?”
“……擦伤而已,舔舔就好了。”
舔舔就好了……
越是看到孩子气的一面,越觉得心疼,他招手让13岁的后辈坐在身侧,执意亲自清理了伤口。
“我来舔可以吗?”
“?!不、不行!我自己涂上药就可以了!”
这样就能弄得满脸通红,是个正直又认真的好孩子。
“别动,我给你涂药。”
“……是、是!”
嗯……好像又紧张起来了,这孩子。
刚才说到哪里来着?
啊,对了对了。
“那个时候,差一点我就要放弃足球了。”
预想以上的反应啊。
剑城京介本来像警戒着的小动物一样注意着被人上药的地方,听到这句的时候,用非常厉害的气势盯了过来。
“是以前的事情了,我没有放弃足球,放心吧。”
意外的是个很容易看透的孩子……
得到这样的保证——虽然是十年那么久之前的事情——之后,剑城京介松了一口气一般把视线再转回到手肘,继而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又被看透了,就改成盯着膝盖了。
“然后和円堂相遇了,然后……被足球拯救了。”
想更清楚的说出来,想更直接的告诉眼前的孩子,但是用语言来表述的话,还是只能想到这种说法。
只是这样说的话,什么都传达不过去的。
想说的话,想传达的心意,想教给他的事情。
“剑城,为了某人做什么这种想法,会让别人不得不承担起这样做的责任,这一点,你是知道的吧?”
上药中的手臂,像被药物刺痛一般微微跳了一下。
为什么这么小的孩子,非要明白这种事情呢?
就是明白,才一直闭口不谈的吧。
然而话还要说下去。
“你只能成为你自己,剑城。人是没办法变成别人的,更没办法负担别人的人生。这些,你知道,但是不怎么明白吧?”
这些话,知道和明白的区别,以13岁的年纪,会不会太苛刻了呢?
明明现实已经够苛刻了。
想到这里,他不意间放软了口气。
“剑城,你还是个孩子——”
立刻就把反驳写在眼睛里,不是孩子是什么呢?
孩子总是觉得大人很强大,所以孩子都想变成大人。
但是大人也做不到啊。
大人也没有强大到能够抹消过去的悔恨,只能让时间层层遮掩上去。
能遮掩孩子气的时候,就能遮掩这悔恨了吧。
可惜同样无法消去。
“孩子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了,所以不想做的话是不能做的——如果对足球只是不讨厌的程度,现在就放弃吧。”
用自己都想不到的冷酷语气说出来了,果然把身边的小家伙吓了一跳。
但是剑城京介很快平复了表情。
“……也不是……不喜欢。”
“你喜欢的是足球吗?还是哥哥?”
“………………………………”
如果不是一只手还被抓着,大概就要逃走了吧。
剑城京介现在就是这样的表情。
这个问题,还有点早吧。
但是现在不说的话……
还是这样,又一次,为了自己的目的……
这孩子是必要的。
为了保护足球……为了自己想要保护足球的心愿,这孩子是必要的。
被愧疚感刺痛,他皱了皱眉,放松了抓着纤细手臂的力度。
“这不是选择题,放心吧,你不用选一个答案出来。”
“……………………”
“剑城,能听我说吗?”
“……是。”
总算又回答了,同时好像也放松了一点戒备。
“我能继续刚才的话吗?”
“………………请。”
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剑城京介用几乎要摇头的姿态,应允了对话的继续。
那个样子,实在让人说不下去。
就算是是必要的,也还有一点时间吧……
今天就……
“是我的不对了。”
“哎?才、才没有那种……”
“对不起,剑城。”
“又没什么……”
“好孩子好孩子。”
用摸摸头强制中断了他的逞强。
这样也好。
“……?!?!?!”
从眼神就能看出他的混乱。
这样简单的赞赏行为,却让他混乱到这个地步。
“今天就到这里,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让我表扬你一下。”
“……没、没什么。”
虽然说着没什么,却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点点喜色。
真的只是一点点,几不可察的喜色。
紧接着就像是逃避什么一样,瞬间就用更多的执着遮盖了上去。
执着。
“剑城,孩子是有任性的义务的,你知道吗?”
“……是说……义务?”
大概因为是少见的说法,剑城京介疑惑的确认了一次。
“嗯,义务,不是权力而是义务。”
“……是吗?”
好像还不是很能接受的样子。
“是为了大人,因为大人不能任性,所以想要让孩子任性,这也算是大人的任性吧。”
“……哦……”
“满足一次我的任性怎么样,剑城?”
“……可以吗?”
还以为要花更多时间说服他,居然这么快就?
感到一丝不可思议,他带着微笑点了点头。
“那……”
“那……我、也想表扬一下豪炎寺桑。”
被过分澄酖少年的眼瞳盯住了。
“豪炎寺桑也是,一直都很努力,已经做得很好了。”
为什么……
明明只是个孩子,为什么……?
一瞬间几乎要诅咒自己,他忍住从心底涌上的恨意,再次摸了摸剑城京介的头。
“谢谢。”
“所以,请让我任性一次。”
“啊,说吧,想要什么吗?”
“……我希望、我希望豪炎寺桑,也能任性一次。”
直直望着自己的眼睛,年轻而纯真,却又带着历练之后的坚忍。
明明是个孩子……
正因为是个孩子……也说不定。
自己心中的那个孩子的自己,也许也正好想要任性吧。
“那……”
啊啊……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呢。
“把我……”
小孩子的自己,就这么无理取闹吗?
“把石户修二……”
不,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就算如此……为什么,为什么要把这种事情说给小孩子听呢?
唇舌似乎违背了他的理智,擅自让声音吐露心愿。
“……杀掉石户修二,拜托了,剑城。”
好像选了最错的一个选项,比起石户修二,眼前的孩子更先被扼杀了。
剑城京介只用了一瞬疑惑,随即变回了他的部下——冷静沉着,执着坚韧——很快抹杀了孩子的部分,简洁迅速的回答了。
“是。”


2012.09.15 Saturday

【閃11】【磯京】thousand arrows

警告:和之前的不一樣這次CP意外得很明確。
        作者有點低落求撫慰。
        私設滿載
        




他一直以为自己只是不喜欢他。
能怪谁呢?难道这样一个不爱搭理人的家伙,有那个必要去喜欢吗?
反正就算要公开投票,他也有自信,绝对是跟自己一样投不喜欢的人居多。
为了确认事情的发展,开学第一天,他一大早跑来雷门,站在场地外面的阴影里,打着呵欠看着场内。
咦……?
他的呵欠打到一半,手还停在空中。
为什么,那家伙是这种印象色吗?
漆酖光与闪亮的暗色,汹涌翻搅着一样缠绕绞杀——
这是……?
疑问让他皱起眉头,同时仅有的确信如钢针般刺上心头。
啊啊……果然……是这样啊。


矶崎研磨讨厌剑城京介。
非常讨厌。




Thousand Arrows





记忆这种东西,原本就是暧昧而不可靠的,矶崎研磨早就不记得第一次看到剑城京介是什么样子了。
从后来的状况推测,大概第一次见到剑城京介的时候,并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吧。
那样对谁都爱答不理的性格,也许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根本都没察觉到有这么个人。
不过总而言之,后来不知怎么的就知道了,记住了。
要说讨厌,似乎也没讨厌得那么彻底。真的讨厌到那种地步的话,根本就不会想要故意找他的茬吧。
一定的意义上,就算要说这是对他有兴趣的表现,矶崎研磨也没什么想否定的。
也不是非要找他的茬不可,只是看着他就从心底感到不爽。那家伙,对谁都不在意,优等生一样完成训练要求,私下还二倍三倍的加练,除了足球以外什么都不在意一般,却又似乎连足球也不在意。
到底他的未来是什么呢?
被第五部门带来的孩子都许诺了相应的未来,矶崎研磨自己也有,向其他人确认过了,确实大家都有这样的承诺。
那么,剑城京介的未来是什么呢?
他得到了怎样的承诺呢?
偶尔有点兴趣,偶尔又觉得事不关己没什么可想的。
结果就是,直到现在矶崎研磨也未能知道,不论是当年还是现在都拼命得让他感到乏味的剑城京介,到底是为了什么在拼命。
不过他稍微多了解了一点剑城京介了。
剑城京介被调去那个活地狱的神之伊甸的时候,矶崎研磨曾经稍微觉得有点可惜,虽然连故意挑衅他都没什么收获,不过训练场上少了这个拼命三郎就总像是少了什么标志性建筑物的公园一样空旷。
也许潜意识里还是有点对比意识的,人本来就会这样吧。
但是意外的,剑城京介回来了。
各种议论顿时席卷训练所,让这群平素缺少娱乐的家伙们像过节一样热闹。大概也被这样的气氛影响了——为什么不呢——矶崎研磨在得知他回到训练所的时刻就立刻捡起了久违的游戏。
长久不练的技能一定会退化,连找茬也不例外。看到剑城京介的脸的一瞬,他后悔起没提前想好足以挑衅对方的台词——不过大概结果也都一样吧。
开始感到无趣的时候他听到对方的声音。
“你……是叫矶崎、没错吧。”
“啊?该不会我们的大精英不会读汉字吗?”
居然被记住了名字。
他一边用惯用的口气欺身近前,一边在心底暗暗惊讶了一下,接着便意识到……以前就让人生气的身高差,好像拉得更大了——忍不住发出不满的气音。
“啧。”
“?”
“真看不惯你。”
“啊,正合我意。所以,有事拜托你。”
“哈?!”
这家伙,在岛上打坏头才被扔回来的吧。
一瞬间甚至这样想了。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那个岛是会连死人的骨头都吞吃殆尽的海中地狱,不可能只因为打坏头就送人出来。
“恶役的做法,请教我一下。”
对剑城京介这披着敬语皮的命令语气感到异常的不爽,但是没有反驳的时间了,圣帝麾下那个酣骑士团的黒木监督从拐角的地方出现了。
跟来的家伙们都超没义气的一哄而散,宛如被老师发现抱团抄作业的学生——然而第五部门可不是这么天真的组织。
来不及偷跑的矶崎研磨叹了一口气,原地站好。
之后由于黒木的临时介入,对剑城京介的恶役指导就变成了矶崎研磨的任务之一,愿意不愿意都得做了。
愿意不愿意……其实也没那么不愿意——原本他也没那么讨厌剑城京介。
这家伙开口的话完全是乖宝宝口气啊,难怪需要恶役指导。
规规矩矩的穿着校服算哪门子恶役啊至少也要改造一下吧。
敬语快给我住手啊只要不是讽刺就给我忘了敬语啊你不是挺会用命令语气的嘛。
连流氓惯用的滑舌音都不会?你的舌头是装饰用的吗?便携的搅拌棒吗?
住口啊那个没干劲的声音谁会怕你啊喉咙用力一点亏不了你!
短期的高密度特训很快结束,矶崎研磨用看学生的眼神看了看高出自己不少的剑城京介,还是有点担心明天的出道秀。
这几天没来得及想的事情也终于浮上来了。
为什么他非要恶役出场呢?
“剑城。”
“?”
算了,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也不是必须搞清的事情。
这么想着,他顿了顿调转话头。
“……明天要去哪个学校?”
“雷门。”
就算是矶崎研磨也吃了一惊。
“哎~不愧是我们的大精英啊,搞了半天是去雷门嘛。”
“……”
那天的对话以剑城京介的沉默结束,剑城京介没问,矶崎研磨也就没说,他要去的学校是哪里,他以后打算怎么办之类,剑城京介好像一点都没有兴趣。
啊啊,和当年一样。
剑城京介只为了某个既定的目标拼命行动,而他永远无法知晓。
剑城京介从来不在意这以外的事情,就算他以为至少自己被记住了名字。
剑城京介仍然冷淡漠然,就算他亲自指导的恶役演技似乎感情暴躁激烈。
突如其来的厌恶冲上矶崎研磨的胸腔,他连再见都不想说就摔门回寝。
一夜安眠安抚了他的情绪,第二天一早矶崎研磨还是决定去验收一下自己的教学成果。
于是他看到了成果。
他亲手打造的箭,带着他都不知道的毒性。
他突然明白了。
一直以来看到剑城京介就觉得不爽觉得烦躁觉得坐立不安,这莫名情绪的正体,他终于知道了。
矶崎研磨讨厌剑城京介,发自心底的讨厌。
为什么这家伙要这样。
为什么要为了不知名的许诺就这样折磨自己。
为什么,凭什么明明有人担心,还一点都不爱惜自己。
没错,矶崎研磨,大概是喜欢剑城京介的。
所以无比讨厌。
那张什么都不在意的脸。
那踢出强力射门的脚。
那比身高的印象窄一些的肩背。
那什么都没看在却笔直望向虚空的眼。
但是矶崎研磨移不开目光。
看到鄂骑士团的队长,那一瞬他突然明白了。
那是真的讨厌,也是真的喜欢。
那就喜欢这一个剑城京介吧。
因为这是唯一属于他的剑城京介。
因为这家伙其实根本不是剑城京介。
因为这样他就能清楚,他所爱与所有的,只不过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这样就好。
这样就最好了。
矶崎研磨背靠着墙壁,不再去看那场单方面压倒的比赛,咧嘴想嘲笑什么,最终还是放弃了。
“啧,真没意思。”
初恋游戏,似乎到了可以试试的年龄了吧,最近的小鬼个个都早恋,什么都尝试一下才是完整的人生。
虽然是单恋这一点不太满意。
算了,也不是什么重大的事情。
且不论到底是想干什么,就随便帮你一把吧,“剑城京介”。
那就決定了,說謊的要吞千根針,呵。
头也懒得回一下,毫无留恋一般,矶崎研磨抬脚就离开了。


2012.09.09 Sunday

【閃11】【雨天】愿欽慕賜福於我

給馬上要背井離鄉的C醬……你上次說想看的雨天,我終於幹啦!
祝一路平安,等你回來喲w
寫的過程有點曲折……寫完后我感到戰勝了自己(喂(我心中已經沒有了仇恨——by曼拉(不對



也许是阴天的缘故吧……
不,或许应该这么说:
希望是阴天的缘故吧。
雨宫太阳长长吐出一口气,试图把压在胸口的闷痛一起放逐出去。
啊啊……雨,什么时候才会停呢……

 

愿钦慕赐福于我

 

“太阳,没事吧?”
担心的声音从身侧传来,他立刻展露笑容。
“我没事哦,天马,别用这样的表情看着我啊。”
“唔、但是……明天的手术……”
“天马,我的每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你知道的吧?”
突然发展出这样的话题,松风天马难过地缩了缩手脚,眼睛也湿润了起来。
善良是他的优点,但是一直这样的情绪可就糟糕了……别跟天气一样让人胸闷啊。
这样想着,雨宫太阳皱着眉摸了摸他的头。
“这样的时间,用来害怕畏缩就太可惜了。所以啊,天马,别在我宝贵的时光里哭泣啊。”
你明明有我希求的全部,为什么还要彷徨哭泣呢?
仿佛想要碰触答案一般伸出手来,雨宫太阳捏了一下那张苦瓜脸。
“唔、我才没哭,因为明天的手术肯定会成功的嘛!”
“嗯嗯,我知道的,所以别担心,天马。”
“啊咧……?怎么记得好像是因为怕太阳会不安所以来安抚太阳的……?到底是谁安抚谁嘛……?”
松风天马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视线触及窗外,骤起的大风正把雨点砸上窗户。
雨宫太阳随着他望去,又即刻收回视线。
“快趁雨还没变大,早点回去吧,秋姐会担心的,天马。”
一边担心这句话里有没有逞强的成分,一边担心自己有没有打扰他手术前的休息,松风天马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那我先回去啦,太阳,你好好休息哦!”
“嗯,我会的,明天见,天马!”
“明天见!太阳!我会来的!”
努力在最后精神的道别,松风天马啪嗒啪嗒的跑走了,只几步,脚步声就再次轻了下来,雨宫太阳想起楼梯附近的警示牌,不禁莞尔。
……不过……
某个念头闪过脑际,雨宫太阳迅速跳下床来到窗边,雨水割碎的视野里出现松风天马用外套挡雨跳着避开水洼的身影。
呜哇……果然没带伞!
早知道就让天马待到雨停……
雨中的松风天马却毫不在意,而且似乎和地上的泥水玩起了躲避游戏,好像抓到了什么奇妙的规律,用马上就要摔倒的摇晃步伐连续躲开路上的泥泞。
好像……
好像有点……
雨宫太阳眼睛发亮,笑着微微叹气。
嬖蕁
嬖蕁
嬖蕁
能在雨里嬉戏,能随意奔跑跳跃,能自由自在的踢球。
好嬖蕁
连你的烦恼都嬖蕁て畉核徑自由的身体便无法拥有的烦恼,像蒲公英毛团一样绵绵软软,真的好嬖啊。
但是我没有时间浪费在那种东西上面,人生还有更多快乐等着我去尝试,我没有能够浪费在烦恼上的时间,思考都是多余的,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我无时无刻不在全力冲刺,就算这样也可能来不及了,怎么会有时间注意看台上的人群或者跑道线剥落起皮呢。
所以,真嬖你啊,天马。
呐,你懂么,天马,连这嬖蕁げ翕垈椎祝徑时间能做了。
所以……别动摇哦,放弃更不可以,要继续做个让我嬖蘚人,让我嬖蘰切柬’β吧,让我一直看着活生生的梦想,让我也无法动摇,无法放弃吧,让我看着你就无法不拼命活下去吧。
活下去,然后更加努力。
所以,放心吧,天马,不管是多困难的手术,都一定没问题。
再一次……
再一次,和我一起踢球吧。
等我,再多等一下下,天马。


2012.08.14 Tuesday

【閃11】【w司令塔】大肆嘲笑真心和你

814司令塔紀念w!
今年的我也搞了!雖然是摸魚不太正大光明(捂臉

警告:1.背景設定=GO2円堂事故死播報后豪炎寺聯繫鬼道之前
        2.true end在搞笑別理它(喂


他看着他那个样子就生气。
非常生气。
简直不像现在的他的作风。
……察觉到自己也险些失态,他勉强扯扯嘴角。
没办法,毕竟是这种时候。
是啊,円堂那家伙,死掉了呢。


大肆嘲笑真心和你



就算有充分的理由,这样的他还是让人生气。
看了就烦。
不动明王把自己丢进鬼道有人家的沙发,卓越的弹力让他的上半身弹起,他随之冷笑出声。
“哈!”
这成功吸引了鬼道有人的注意。
那目光似乎在责怪他打扰了自己的默哀。
可惜不动明王从来不是个会顾忌气氛的人,他将右脚叠上左脚,然后重重搭上桌子。
“不动,你适可而止。”
鬼道有人忍无可忍的出声制止,这正中不动明王下怀。
“原来你还活着啊鬼道君,你一直不声不响的我还以为你也死翘翘了呢。”
“……不动,希望你在这种场合能收敛一点。”
以能够直接感受到怒意的语气,一个字一个字发出的摩擦音。
初中时代开始的队友,同伴,好友,仿佛凝聚着大家的灵魂一样,对当年的每一个人而言都是特别而重要的人。
円堂守是个奇异的家伙,有着能够吸引周围所有人的特质。
鬼道有人也不能幸免。
当然,虽然本人不肯承认,不动明王也应该逃不掉的。
更何况他已经过了可以不懂事的年纪。
为什么今天要这么做。
源于悲恸的怒气冲上鬼道有人的大脑,将他自豪的周全谨慎都冲得七零八落。
偏偏这种时候不动明王再次发难。
“你还是吃奶的小鬼吗?没了妈妈就活不了吗?哈!果真如此那就可惜了,円堂可没有奶给……呜。”
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跳起来把不动明王紧紧按在沙发上,双手虎口相合差一点就要压住对方正在发声的咽喉。
……真差劲。
就这样稀薄的自制力,还有什么脸责怪不动。
为此恍惚了一瞬,鬼道有人压制怒气一般压低声音。
“给我住嘴,不动。”
听到这句不动明王不怒反笑,他被按在沙发上,几乎被掐住脖子,而他毫无防御,反而伸手抓住鬼道有人整齐的衣领,猛地朝自己一扯。
“这样才对嘛鬼道君,我可不记得鬼道是这么犹犹豫豫的胆小鬼,要哭就堂堂正正的哭,哭完了就该干什么干什么,磨磨蹭蹭的烦死了!你不是觉得円堂死得不平常吗?怀疑就去调查啊,顾虑来顾虑去円堂都冷透了也死得不明不白。就你这种干法早晚……”
“……不动。”
“……啊?”
说到兴头上被鬼道有人叫了名字,他盯着眼前幽绿的两个圆形镜片,不情不愿的接过话头。
“谢谢。”
“哈?!”
总算捡回了理智,鬼道有人略略忆起过往,似乎他总是在他面前失去理智,又被他三倍捡回。
“总之,谢谢你。”
“……呿,谢谢就免了,给我好好道歉。”
“啊,抱歉。”
鬼道有人说着松开双手,不动明王同时放开衣领。
“哼,懂了就快滚去干你的。”
穿着随性的男人动作帅气的一挥手,顺便一脚踹上长西装后摆。


true end:
鬼道:……这是我的家,不动,要滚出去的是你吧。
不动:……呿。
鬼道:还有,洗衣费拿来。
不动:……(【早知道不讓你振作起來】的心情


2012.08.03 Friday

【閃十一】【磯京(大概只在我的認定里可以CP的清淡程度)】逆行

警告:是【假設磯崎突然掉進比賽】的情況下進行的東西
         若干性格私設
         磯崎這次好像又太過威武了我到底在幹什麼(捂臉


心之友你吃吃心意好了別吃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捂臉逃竄





刺眼的白光降临,让赛场中白热化的比赛也不得不暂停了下来。
白光渐渐消散,而人眼还无法适应,连白光中心的那个人也还在靠摇头甩去眼前讨厌的残影。
矶崎研磨,堂堂登场。
就算说堂堂登场,他看起来却比在场的人还要困惑。
“什么乱七八糟的,又跳到哪里了……啧怎么还是这里,掉进什么奇怪的循环去了吗?”
首先该问的是,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出现吧……
不过没给在场的人这个机会,矶崎研磨环视一圈,从胸腔深处发出哼笑。
“喂喂剑城,还没搞定这个女人吗?你们到底要输几场才甘心啊?……啊,抱歉抱歉,那几场你都不知道呢,这个女人是怎么玩弄你们的你也都不知道呢吧?喂剑城,要……”
“矶z……?”
“我在跟叫剑城京介的蠢货说话,闲杂人等先给我噤声。”
不知为何挟着怒意,矶崎研磨对想要打断他说话的人报以威吓的低吼。
“说起来你们雷门还真是不长记性啊,第五部门的时代还不够你们熟悉暴力足球吗?到现在还看到个暴力足球就惊慌失措,别丢光我们的脸行吗HR的冠军哟!”
“啊啊,你们也是,看都看不下去了。”
突然话头一转,矶崎研磨带着厌倦看向场中的敌人,名为β的少女那张看戏的脸。
“这种表演给人看的半吊子暴力,该不会是留着借口输了好说没尽全力吧?还是说是那样吗,重孙子辈的小家伙们还真是相当尊敬先祖们啊,那就乖乖跪下行礼怎么样啊?少给我小看人!要是会因为这种东西就灭亡,足球已经被我们灭亡了几千几万次了,还留着等你费力劳神?历史未免学得太差了吧,未来人要是都这么天真就难怪被区区足球吓成这样了吧。”
“喂,矶崎!”
剑城京介实在看不过去,出声阻止,也遭到他剧烈的反冲。
“哦?终于开口了?刚才干什么去了?不好回答?这都是你玩旧了的花样吧,暴力足球之类。不如说这可是咱们的老本行,是吧,剑城?然后呢?结果你也给这女人所谓的暴力足球吓住了?怎么,入乡随俗洗心革面要做个好雷门人了?你这也算是原rank1的seed?哈!还真是变成相当伟大的人了嘛,我们的大精英哟!”
矶崎研磨每说一句话,就朝雷门的方向迈出一步。动作有点懒散,却又说不出哪里透出杀气。
然而只剩一步的时候,他突然又停下来,以手加额,叹了一口气。
“啊啊我的错,对不起,剑城。”
“啊?”
“都不知道被抛到这里多少次了,这场比赛也看了好多遍,你知道的,我没那么好脾气。”
“……”
“刚才说的话,别太在意。”
“……晚了。”
“啊……这样啊。那只好干掉他们了,虽然这样之后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和你有任何交集了……就算当做赔罪好了,怎么样?”
“那是剛才就在做的事了。”
和身高相配的小脸上带着倨傲的笑意,如同第一次去雷门的时候一样目标明确,他转转脖子,稍稍活动四肢,怒气和无聊渐渐从他身上退去,HR中以凶猛攻击著称的万能坂队长复活。
“不過這群好孩子当然干不掉吧,剑城,换个方法试试怎么样——比如说seed式的,我可不记得有被教过这么忍气吞声的踢法啊……”
矶崎研磨让十指依次发出威胁性的脆响,随即野兽一般咧开嘴角。

“喂,剑城,不上吗?”



2012.07.21 Saturday

【閃十一】【千宮路&聖帝】三題故事練筆「等待」、「瀏海」、「華麗」

初期千圣/圣千妄想?很難表達我對這個CP的感覺呢總之覺得不是那麼黏糊糊又小媳婦臭的關係吧,比起千宮路拘禁修二的感覺我更喜歡互相知根知底又互相需要所以只好互相利用煩人感覺呢,嘛……不過總之只是自己的妄想哎嘿☆
然後這篇大概是初期的時候吧,千宮路對修二抱有上位者對投靠的人固有的懷疑,然後查證之後決定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而修二也逐漸開始接手聖帝相關事宜的時候。



千宫路大悟在等人。
酒店一层大厅人来人往,他透过等待区的百叶窗分辨着出入的权贵。
他可不是平白得到现在的高位,眼前走过的家伙们,有些曾目睹他无数屈辱,而今却要仰仗他的势力,于是一反当年的颐指气使,对他毕恭毕敬。
一不小心漏出哼笑,千宫路大悟看了一眼手表。
指针的位置让他略略皱眉。
……该不会醉倒在里面了吧。

本来以为吐掉就会好些。
一边用深呼吸压下此刻仍然涌动在胸口的难受感觉,石户修二将手放在出水口附近,感应式的水龙头立刻喷出水流。
干脆也洗了脸。
微甜的凉水让他捡回一些清醒。
从来没有这样喝过酒,怎么说他也曾经是个以职业球员为目标的男人,伤身的东西都会克制。
结果就是,今天奉陪下来已经是烂醉。
幸好他的理智一直很坚强,让他至少在贵客们面前没有露出半分不合适的举动。
虽然利用千宫路也不错,不过有些事情还是必须亲自出马。以后得到圣帝的实权,还要跟这群人打交道吧。
酒量,稍微练一下好了。
失去了感应对象,水流很快就停止了,石户修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嘲笑一般抬了抬嘴角。
笑容也还没有熟练。
适合石户修二,第五部门圣帝的笑容。
“这样的笑法,恐怕不是圣帝,是废帝吧,石户先生。”
随着这个评论,洗手台前的镜子边缘有粉红色出现。
“……千宫路大人。”
千宫路大悟走过来,让自己的身影和他一起映照在镜子里。
“你是圣帝,这个身体是第五部门的东西。如你自荐时所说,我需要一个代行者,来抽身去做更重要的事情。”
确实是石户修二说过的话,因为自己成为圣帝之后需要更大的自主权,因此做出了让千宫路远离决策的诱导。
但是这时候提起是想说什么呢?
就算理性如利刃一般,也禁不住酒精柔软的侵蚀,石户修二感到头脑有点钝,一时之间竟然无法把握这话中的重点。
“所以石户先生。”
他试着甩头,只换来更浓重的晕眩。
千宫路大悟适时扶住他摇晃的肩膀,刚要说什么却又皱起眉来。
水湿的刘海结成一绺一绺,将平素挡起的眉尾稍稍露出。
那是一个时代的烙印和信仰,像真正的火焰一样照亮整个时代的热情。
千宫路大悟也逃不开。
所以才愿意相信。
相信那个人和他一样深爱着足球,一定能理解他,助他一臂之力。
“所以……”
几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千宫路大悟舍弃了什么一样继续着说话。
“你曾经是全民的偶像,更即将成为第五部门的神轿,自己的身体要自己注意。”
“嗯,身体管理是球员的义务呢。”
有点寂寞似的微微苦笑,石户修二不动声色的推开白西装的上司,倔强的扶墙重整站姿。
绿茵场上最热烈的火焰,大概再也看不到了。
排查过他所有的人际关系,推论过所有他接近自己的原因,千宫路大悟选择姑且相信他。
然后自己亲手打造了华丽的火炬,将他以供奉之名,禁锢在神坛上。
一瞬间感到了可惜,但他立刻展露笑意。
啊啊,这份光明,就由我的神坛,来照耀世间,平等的赐予更多人吧。
“今天你不能开车,车子已经派人来取了,我送你回去。”
“是,千宫路大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