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September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閃十一】【天馬而已】背中に翼を突き刺す | TOP | 【閃十一】【磯京】燃盡虛假輝光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2.07.02 Monday

【閃十一】【白龍&五條(咦)】看啊,如今的我

警告:1.這不是CP你們知道的。
         2.別問我爲什麽(只是隨口)



阿梓你試試味道不行就丟掉別吃……這種怪東西吃下去會肚子疼的(。




那天教官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白龙想,大概是因为究极就要达成的缘故吧。
雷门众人被抓到岛上,教官们多年的梦想就要实现了吧。
不过梦想这个词还真是讽刺啊。
傍晚海风盛起来,南国小岛一扫白天的闷热,反而有点凉起来。
白龙站在海岬上俯视汪洋,一回头就看到了教官。
确实看起来心情不错,额前那一撮样式奇怪的卷曲刘海,好像都要坦率的拉直一样的气氛。
但是这是要去哪里呢,教官。
一时兴起就看着他的去路,结果跟到了意外的地方。
其实地方本身并不意外,意外的是教官的动作。
那是关押今天抓到的一部分雷门成员的地方,听说是雷门的监督和几个女生。
教官屏退了看守,对着门发呆。
似乎并不是要私放人质,但是也不像是要审讯。
要说的话他也想问问看里面的人呢,对他的剑城做了什么,让他轻易背叛了第五部门,背叛了自己。
一直盯着教官发呆的背影对成长期的少年而言,未免枯燥过头了,白龙很快失去兴趣,转身要走。
在剑城京介身上锻炼出来的尾行技术却似乎对大人并不通用,转头的刹那,他看到了教官盯着自己的目光。
透过平素让他觉得可笑的圆形镜片,带着从来都看着不像好人的奇怪笑容。
“你在干什么,白龙。”
明知故问,白龙也不回答。
会有惩罚吗?
不过在即将与雷门对决的时候,说不定为了保持实力就会免掉惩罚了吧。
他确认了一下教官的脸色,天气与他作对,云层遮住了月光,让他的视线迷失在微凉的暗夜里。
“剑城京介已经在岛上了。”
这是根本谁都知道的消息,白龙摸不准教官的用意,烦躁的皱皱眉。
“是啊,你也见过自己执着的人了吧。”
对这个说法没什么可反驳的,白龙注意到一个【也】字。
雷门这群货色里,也有教官注意的人?
听说里面关押的人里,有个女人来着,该不会是她吧。区区初恋情怀和我的执着怎么能同日而语。
白龙厌倦的随便乱想着,面上却不得不表现出几分恭敬。
但他本不是藏藏掖掖的人,厌倦也露在脸上了,不知道隔着迷茫的邂堵鐃祐芭撒鄲疹。
月亮重新洒落辉光,逼得白龙也重整了一下面上表情。
同时他看清了,对面教官的表情。
带着奇妙的肃穆和坚定,五条露出了难以捉摸的苦笑。
“白龙,你很好。”
“……是,教官。”
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说的是哪里,不过总之是夸奖应该没错吧。
两人都不再说话,简直不知道是僵持还是对峙一样的站着,白龙的忍耐力已经快要禁不起激烈的消耗。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五条看了看腕表,抛下还站在一边的白龙,再次抚上关押人质的房间大门。
此刻他还不知道,过不了多久,这扇门,他所抚摸的地方,也将被对方所碰触——尽管方式相当粗暴。
警卫的回归打破了这份怪异的静默,五条和他们打过招呼,便打算回去了。
看到还站在一边的白龙,他也没有停下。
 “走了,白龙。想让他看着你,就展示出值得他看的实力。现在好好休息,明天好好表现。如果万一输了,你知道后果。”
白龙确实知道。
但是他不禁好奇起来,教官的话里隐隐透露出的过去。
毕竟是少年心性。
也许不是刚才自己乱想的那样。
也许和自己一样是有所执着的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
“放心吧教官,我可没有输的意思!”
不知是安慰还是什么,少年大声表态,意气风发的样子让五条心中一热。
那个人,少年时代也是这样的。
帝国的旗帜一样的少年。

但是……但是
                 看啊,如今的我
                                                                   已经不一样了。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2:36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101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