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May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閃十一】【白龍&五條(咦)】看啊,如今的我 | TOP | 【閃十一】【千宮路&聖帝】三題故事練筆「等待」、「瀏海」、「華麗」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2.07.09 Monday

【閃十一】【磯京】燃盡虛假輝光

 
投喂心之友!
對不起我家磯崎好無聊他真是個無聊的男人!



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他。
 夏夜祭典,摊位的灯光连成一片,把夜色也暖成融融的一团。烤玉米,烤丸子,铁板烧,苹果糖,巧克力香蕉,冰淇淋……各种食物诱拐舌头离家出走一般毫不保留的散发香气。气枪击中玩偶的欢呼声,捞金鱼纸网破碎的遗憾叹息,食物沾上衣物的可爱惊叫,全都雄摊位的叫卖声里。来往人群熙熙攘攘,衣衫相接,各色和服争奇斗艳的簇成一个个小小花盘。
 在这欢享祭典的人群中,他看到了剑城京介。
 远远的看到了。
 ……为什么这时候眼神偏偏这么好用呢?
 矶崎研磨脚下顿了顿,两侧的吃货立刻反应。
 “嗯?看到想吃的东西了?”
 “……不,一点都不想吃。”
 似乎有点过度的否认招来狐疑的目光,平素爱戴队长的万能坂队员们喃喃着“想吃就吃嘛”开始搜索附近食物,想要找出队长的爱物。
 矶崎研磨再一次看向剑城京介,虽然只能看个远远的背影。
 一个人来的吗?周围看不到其他人,但是以他的个性,不是被拉着,会来祭典吗?
 矶崎研磨也是被拉来的,头发还不曾干就被拖下了山。
 这么说剑城京介也散着头发……也是被谁拉来的?
 但他偏偏又独自一人蹲在那里,背对人群,和周围欢闹的气氛格格不入。
 时间还早,也许在等人。
 这么想着,矶崎研磨扯扯嘴角。
 “走了。”
 ……
 意外的没人响应。
 左右一看,吃货们中途遗忘了“寻找队长爱物”的初衷,各自被自己的爱物勾引,四散跑开了。
 自觉无趣,矶崎研磨来回看看,目光又飘到那边。
 一步一步走过去,没有刻意隐藏声音,对方却恍然不觉。
 这小等怡情,大等伤心,矶崎研磨几乎要忍不住出声招呼的时候,剑城京介回过头来。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啊,矶崎。”
 “呿,是我不行啊。”
 确认了来人,剑城京介语气平淡的站起身,而这份平淡似乎让矶崎研磨不满,可惜在这不满发泄出来之前,某样东西抓住了他的视线。
 剑城京介手中之物。
 怎么看都是正在燃烧的线香花火吧……
 …………
 “剑城,你拿的是什么?”
 噼哩噼哩的冒出火花,小小的,像光色的火之蒲公英一般。
 “线香花火。”
 不但平淡,还带了点看白痴的味道。
 …………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
 “不,没什么。”
 虽然自己觉得这东西和他不合适,但是也没有在人家玩着的时候说出口的必要,而且,也不是能对一支线香花火追究到底的关系。
 不知名的百无聊赖缠上矶崎研磨,他从没在想到剑城京介的时候体会过这种感觉。
 “啧。”
 甩甩头想要摆脱这讨厌的感觉,对方的声音也在此刻适时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被说了。”
 “啊?”
  “‘别人给了一大堆线香花火,带去和朋友一起放掉吧’这样,被说了。”
 …………?父母吗?
 但是一般来说父母会从别人那里收到烟火吗?
 ……算了,总之知道了原因。
 不过说原因,也并不是多急于知道的东西,知不知道对自己也毫无影响。
 矶崎研磨换个姿势,试图把自己从奇妙的窘境解放。
 “来一支吗?”
 “…………哦。”
 确认了一下剑城京介递过来的不是香烟,矶崎研磨无言的接了下来。
 刚才……好像是说和朋友一起放?
 “可以吗,这个?”
 “什么?”
 “……没什么。”
 剑城京介似乎觉得这样就好。
 朋友吗?
 也许只是客套?
 但是他可是那个剑城京介。
 …………朋友……吗?
 染上雷门那边见面就算朋友的怪病了吗?
 一边想着有的没的,矶崎研磨从剑城京介手中燃烧的那支取得火种,原本冷硬的细烟花,稍微靠近燃烧的那支中心,溅上无数火花,很快火焰就烧了过来。
 啊啊,但是……果然还是不一样吧。
 他本不是有诸般愁绪的人,此刻却心中涌上的想法逼着笑叹一口气。
 确实不一样了吧。
 不顾残余的热度,矶崎研磨珍惜的收起燃烧过后焦酖细长金属。
 “剑城。”
 “怎么?”
 “仙女棒,烧过之后变得不一样了。”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是吗?嗯,是啊,大概的确是呢。”
 疑惑的看了一眼矶崎研磨,剑城京介再次递出手上的烟花。
 “再来一支?”
 “不,不用了,这不适合我。”
 “……好吧。”
 对话再次中断,矶崎研磨看着剑城京介,剑城京介看着线香花火。
 曾经他们不像现在这样,那时候矶崎研磨饱含嘲讽的叫他精英,每每被他无视。
 对,那时候是单方面热情与单方面淡漠。
 现在又是怎样呢?
 朋友?
 他只是没好好定义和定位吧。
 矶崎研磨觉得自己没什么变化,在这个被雷门翻天覆地了的世界里,甚至因此而略感茫然。
 那么是剑城京介变了吧。
 “剑城。”
 “又怎么了?”
 “下次能遇到的时候,给你其他花色的线香花火。”
 “…………啊?”
 “当我没说。”
 银色的,会放出剑雨一般的小小十字星碎屑,冷冽的炽光。
 已经燃尽了吗?
 已经消失了吧。
 做出了这样暧昧的约定,矶崎研磨摆摆手。
 “我得去抓那群家伙了,再见,我们的大精英。”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3:21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102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