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November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閃11】【雨天】愿欽慕賜福於我 | TOP | 【YGO-ZEXAL】【游馬&Astral】ただひとつのざんぱい【粽太太生贺w】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2.09.15 Saturday

【閃11】【磯京】thousand arrows

警告:和之前的不一樣這次CP意外得很明確。
        作者有點低落求撫慰。
        私設滿載
        




他一直以为自己只是不喜欢他。
能怪谁呢?难道这样一个不爱搭理人的家伙,有那个必要去喜欢吗?
反正就算要公开投票,他也有自信,绝对是跟自己一样投不喜欢的人居多。
为了确认事情的发展,开学第一天,他一大早跑来雷门,站在场地外面的阴影里,打着呵欠看着场内。
咦……?
他的呵欠打到一半,手还停在空中。
为什么,那家伙是这种印象色吗?
漆酖光与闪亮的暗色,汹涌翻搅着一样缠绕绞杀——
这是……?
疑问让他皱起眉头,同时仅有的确信如钢针般刺上心头。
啊啊……果然……是这样啊。


矶崎研磨讨厌剑城京介。
非常讨厌。




Thousand Arrows





记忆这种东西,原本就是暧昧而不可靠的,矶崎研磨早就不记得第一次看到剑城京介是什么样子了。
从后来的状况推测,大概第一次见到剑城京介的时候,并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吧。
那样对谁都爱答不理的性格,也许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根本都没察觉到有这么个人。
不过总而言之,后来不知怎么的就知道了,记住了。
要说讨厌,似乎也没讨厌得那么彻底。真的讨厌到那种地步的话,根本就不会想要故意找他的茬吧。
一定的意义上,就算要说这是对他有兴趣的表现,矶崎研磨也没什么想否定的。
也不是非要找他的茬不可,只是看着他就从心底感到不爽。那家伙,对谁都不在意,优等生一样完成训练要求,私下还二倍三倍的加练,除了足球以外什么都不在意一般,却又似乎连足球也不在意。
到底他的未来是什么呢?
被第五部门带来的孩子都许诺了相应的未来,矶崎研磨自己也有,向其他人确认过了,确实大家都有这样的承诺。
那么,剑城京介的未来是什么呢?
他得到了怎样的承诺呢?
偶尔有点兴趣,偶尔又觉得事不关己没什么可想的。
结果就是,直到现在矶崎研磨也未能知道,不论是当年还是现在都拼命得让他感到乏味的剑城京介,到底是为了什么在拼命。
不过他稍微多了解了一点剑城京介了。
剑城京介被调去那个活地狱的神之伊甸的时候,矶崎研磨曾经稍微觉得有点可惜,虽然连故意挑衅他都没什么收获,不过训练场上少了这个拼命三郎就总像是少了什么标志性建筑物的公园一样空旷。
也许潜意识里还是有点对比意识的,人本来就会这样吧。
但是意外的,剑城京介回来了。
各种议论顿时席卷训练所,让这群平素缺少娱乐的家伙们像过节一样热闹。大概也被这样的气氛影响了——为什么不呢——矶崎研磨在得知他回到训练所的时刻就立刻捡起了久违的游戏。
长久不练的技能一定会退化,连找茬也不例外。看到剑城京介的脸的一瞬,他后悔起没提前想好足以挑衅对方的台词——不过大概结果也都一样吧。
开始感到无趣的时候他听到对方的声音。
“你……是叫矶崎、没错吧。”
“啊?该不会我们的大精英不会读汉字吗?”
居然被记住了名字。
他一边用惯用的口气欺身近前,一边在心底暗暗惊讶了一下,接着便意识到……以前就让人生气的身高差,好像拉得更大了——忍不住发出不满的气音。
“啧。”
“?”
“真看不惯你。”
“啊,正合我意。所以,有事拜托你。”
“哈?!”
这家伙,在岛上打坏头才被扔回来的吧。
一瞬间甚至这样想了。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那个岛是会连死人的骨头都吞吃殆尽的海中地狱,不可能只因为打坏头就送人出来。
“恶役的做法,请教我一下。”
对剑城京介这披着敬语皮的命令语气感到异常的不爽,但是没有反驳的时间了,圣帝麾下那个酣骑士团的黒木监督从拐角的地方出现了。
跟来的家伙们都超没义气的一哄而散,宛如被老师发现抱团抄作业的学生——然而第五部门可不是这么天真的组织。
来不及偷跑的矶崎研磨叹了一口气,原地站好。
之后由于黒木的临时介入,对剑城京介的恶役指导就变成了矶崎研磨的任务之一,愿意不愿意都得做了。
愿意不愿意……其实也没那么不愿意——原本他也没那么讨厌剑城京介。
这家伙开口的话完全是乖宝宝口气啊,难怪需要恶役指导。
规规矩矩的穿着校服算哪门子恶役啊至少也要改造一下吧。
敬语快给我住手啊只要不是讽刺就给我忘了敬语啊你不是挺会用命令语气的嘛。
连流氓惯用的滑舌音都不会?你的舌头是装饰用的吗?便携的搅拌棒吗?
住口啊那个没干劲的声音谁会怕你啊喉咙用力一点亏不了你!
短期的高密度特训很快结束,矶崎研磨用看学生的眼神看了看高出自己不少的剑城京介,还是有点担心明天的出道秀。
这几天没来得及想的事情也终于浮上来了。
为什么他非要恶役出场呢?
“剑城。”
“?”
算了,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也不是必须搞清的事情。
这么想着,他顿了顿调转话头。
“……明天要去哪个学校?”
“雷门。”
就算是矶崎研磨也吃了一惊。
“哎~不愧是我们的大精英啊,搞了半天是去雷门嘛。”
“……”
那天的对话以剑城京介的沉默结束,剑城京介没问,矶崎研磨也就没说,他要去的学校是哪里,他以后打算怎么办之类,剑城京介好像一点都没有兴趣。
啊啊,和当年一样。
剑城京介只为了某个既定的目标拼命行动,而他永远无法知晓。
剑城京介从来不在意这以外的事情,就算他以为至少自己被记住了名字。
剑城京介仍然冷淡漠然,就算他亲自指导的恶役演技似乎感情暴躁激烈。
突如其来的厌恶冲上矶崎研磨的胸腔,他连再见都不想说就摔门回寝。
一夜安眠安抚了他的情绪,第二天一早矶崎研磨还是决定去验收一下自己的教学成果。
于是他看到了成果。
他亲手打造的箭,带着他都不知道的毒性。
他突然明白了。
一直以来看到剑城京介就觉得不爽觉得烦躁觉得坐立不安,这莫名情绪的正体,他终于知道了。
矶崎研磨讨厌剑城京介,发自心底的讨厌。
为什么这家伙要这样。
为什么要为了不知名的许诺就这样折磨自己。
为什么,凭什么明明有人担心,还一点都不爱惜自己。
没错,矶崎研磨,大概是喜欢剑城京介的。
所以无比讨厌。
那张什么都不在意的脸。
那踢出强力射门的脚。
那比身高的印象窄一些的肩背。
那什么都没看在却笔直望向虚空的眼。
但是矶崎研磨移不开目光。
看到鄂骑士团的队长,那一瞬他突然明白了。
那是真的讨厌,也是真的喜欢。
那就喜欢这一个剑城京介吧。
因为这是唯一属于他的剑城京介。
因为这家伙其实根本不是剑城京介。
因为这样他就能清楚,他所爱与所有的,只不过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这样就好。
这样就最好了。
矶崎研磨背靠着墙壁,不再去看那场单方面压倒的比赛,咧嘴想嘲笑什么,最终还是放弃了。
“啧,真没意思。”
初恋游戏,似乎到了可以试试的年龄了吧,最近的小鬼个个都早恋,什么都尝试一下才是完整的人生。
虽然是单恋这一点不太满意。
算了,也不是什么重大的事情。
且不论到底是想干什么,就随便帮你一把吧,“剑城京介”。
那就決定了,說謊的要吞千根針,呵。
头也懒得回一下,毫无留恋一般,矶崎研磨抬脚就离开了。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2:11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108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