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July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閃11】【磯京】thousand arrows | TOP | 【閃十一】【雷門詛咒十号組】呪詛をまつる 死をかける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2.09.26 Wednesday

【YGO-ZEXAL】【游馬&Astral】ただひとつのざんぱい【粽太太生贺w】

粽太太生日快乐!!!!
嗯就是上次说的那个梗w放心的看吧❤
生日快乐的意思是生日到生日之间,每一年每一年,都要快乐哦w

警告:别被开头骗了。







昆虫振翅一般轻巧而有节律的电器运作震音,白天完全听不到吧,此刻却在耳边逐渐清晰起来——没错,现在是深夜,凌晨一点。
“醒醒,游马!醒醒!”
九十九游马一脸要死不活的表情清醒了过来,眼前那张清爽的脸让他更加不爽起来——更何况是那种海蓝宝石一般清爽的配色和颇具透明感的通透躯体。
“……又怎么了Astral……大半夜别弄醒我啊……我啊,可是必须在晚上睡觉的人类哦……和Astral不一样必须要睡觉哦……”
含混的抱怨着,九十九游马还是抬手揉揉眼睛,打算听听看这位非人类的好友有什么要事。
“游马,你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ただひとつのざんぱい


深夜在沉眠中被无法碰触的友人叫醒,问到了在这个年龄还很难回答的问题,九十九游马大大的打了个呵欠,翻了个身,放在附近的卡组映入迷糊的双眼。
“哈……?嘛……嗯……卡组……吧?”
声音越来越小,九十九游马很快便重新睡着了。
Astral盯着那张愚蠢的睡脸,叹了一口气。
又得到了新的答案。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个答案了。
每天每天重复同样的问题,却得到许多不同的答案。
从重要得一想就发抖的东西,到稀松琐碎的东西,半夜的游马会给出各种答案,次夜再一气推翻。
问别人也只会得到不同的答案。
有人说是金钱,有人说是妹妹,有人说是弟弟,有人说是哥哥,有人说是胜利,有人说是正义……
也有人说,是生命。
突然被不知名的寒冷袭击,Astral抱紧半透明的身体。
如果游马最重要的东西是生命……
游马一次都没有说过是生命。
但是对人类而言生命确实可以算是最重要的吧……
游马的生命……
游马是怎么想的呢?
获得zexal的力量之前游马许诺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
真的可以吗?
付出最重要的东西……
不……
想象了一下失去生命的游马,冻结一般的神经线不禁爬上了昏暗的热情,Astral苦涩的露出微笑。
不行。
就算要为此付出代价,也不应该由游马来牺牲。
对了。
明明还有这样的办法的。
只要自己成为那个东西就好了。
成为游马最重要的东西。
最重要的东西。
“游马……”
流星一般短暂的夜晚里,只有低涩的声音宛如月光的花朵,化作清丽的香气四散在寂静的空气。
少年的时间是产卵期拼命上溯的玳鱼,来不及考虑自己和归路,就一头扎进越来越陌生湍急的水里,和无数同样的自己拥挤着奋力前行,似乎一回头就能看到,无数的平行世界里自己忙碌着相同的不同的事情。
每一个夜晚,每一个白昼,每一刻都是世界末日之前仅剩的厮守。
一旦意识到这一点,连平淡的日常也变得甜蜜浓稠。
在那一刻来临之前,必须成为对方最重要的东西。
“游马,我和金钱,哪个更重要?”
“哈?说什么蠢话呢Astral,当然是你吧?”
赢过了金钱。
“游马,我和妹妹,哪个更重要?”
“……我什么时候有过妹妹了?和没有的东西比当然是你比较重要吧?”
赢过了妹妹。
“游马,我和弟弟,哪个更重要?”
“……话说在前面,我也没有弟弟吧。”
赢过了弟弟。
“游马,我和哥哥,哪个更重要?”
“你该不会是发烧了吧?哥哥就更没有了吧。”
赢过了哥哥。
“游马,我和胜利,哪个更重要?”
“胜利?如果我输了,Astral就糟了吧,为了你也必须胜利不是吗?”
赢过了胜利。
“游马,我和正义,哪个更重要?”
“……………………我说啊,Astral,你最近怎么了?”
“?”
“呐,最近不是总在问我这种问题吗?”
“不行吗?”
“不……不是行不行的问题,Astral,怎么说呢,最近有种你一直都很焦虑的感觉,我们是好朋友吧,稍微跟……”
“游马。”
呼唤他的名字,强迫他正视过来。
真是漂亮的眼睛。
邏厄魄貳姪瞳孔,似乎能将所有光辉都吸入其中,以此为中心发散的石榴石一般的虹膜,却又偏偏灼灼生光。
不知道自己在这双眼中,映射出了怎样的姿态呢?
镶嵌着宝石的月下湖光一样的Astral,为这个突然的疑问停了一瞬,继续强硬的要求回答。
“游马,回答我。”
“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相信Astral是正义的一边,这样不行吗?”
“正义和正义也是可能冲突的。”
“深夜连续剧告诉你的?”
“啊。”
“……”
“游马……”
“啊啊我知道我知道,嗯……怎么说好呢,就算正义和正义冲突,我和Astral也还是朋友,这和正义没什么关系吧?”
“这是说,我比正义重要的意思吗?”
“………………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啦……”
“朋友,是你最重要的东西吗?”
“嘛……的确不能说不是呢, Astral和我是一心同体吧?”
“那么,我就是游马最重要的东西了吗?”
“……是倒是是……呐,Astral,果然你有点奇怪吧?”
“回答我,游马。”
“你绝对有点奇……什?!”
变故突然发生,世界末日从来不会按照预言行动。
门。
被锁链层层束缚,有着狰狞鬼脸的门。
尖利的长牙勾出狞笑的形状,黄色的双目满溢浑浊的光,向内弯曲的畸形的角。
“在此履行汝之契约。”
苍老低沉的声音响起。
“契约之人可得到莫大的力量,然作为代价,将失去最重要之物,觉悟已经做好了吗?”
啊啊,这个时刻。
锁链沿着不知名的轨迹,如蜿蜒的蛇一般,如曲折的命运本身一般,渐渐缠了上来,几乎可以感觉到铁锈摩擦肌肤的不快。
“哇?!啊咧?这是什么?!a、Astral?!”
“别担心,游马,很快就没事了。”
被锁链缠住的九十九游马还在挣扎,似乎并没有强制拘束,锁链也随着他的动作变成各种奇怪可笑的形状。
至少诀别的时候想看到聪明点的样子呢。
不过这样就好。
狠狠的把你的愚蠢样子都记在心里吧,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让记忆变成NO.分散四处了,一直一直,深深的记在心里吧。
锈蚀的铁腥味到达鼻端,想跟他说声再见也错过了时机。
“呜哇?干什么!别在怀里摸来摸去!!哇!?”
?!
为什么……
应该是我吧?
为什么?
难道……目标是游马的心脏……?!
该不会……
“游马……游马……!!!游马——————”
努力解放被锁链压制的唇舌,金属的味道在口中扩散出异常疼痛的咸腥。
“放开他!!放开游马!!!!代价我来支付!放开他!!!!”
绝代的duelist,Astral第一次被灭顶的悔恨刺痛全身,几乎以咆哮的姿态模糊了异色的双眼。
“哇?等、我的duel饭团!等等、还给我!”
……
……………………
……………………………………
奇怪的语句此刻传入耳中。
待蒙蔽双眼的湿润感稍微褪去,Astral立刻盯住他一心同体的好友。
同时意识到,自己身上的锁链也在逐渐退去。
…………………………
………………………………………………………
……………………………………………………………………………………………………
……………………………………………………………………………………………………
……………………………………………………………………………………………………
………………………
“游马,绝交吧。”
“哎?!为什么、Astral?”
“绝。交。”
“等等、Astral、为什么啊!?”
“哼。”
气愤,屈辱,羞耻,和凌驾于诸多情绪之上,让人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的安心感。
赢过了诸多宝物,却输给了区区饭团的绝代duelist,将身形隐入皇之键,忍不住双手压住胸口。
太好了。
不过还是要绝交。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4:45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109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