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September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YGO-ZEXAL】【游馬&Astral】ただひとつのざんぱい【粽太太生贺w】 | TOP | 【渣君生日快乐!】【日狛?】彼の希望になれば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2.10.10 Wednesday

【閃十一】【雷門詛咒十号組】呪詛をまつる 死をかける

一直想好好写一次呢,这两人。说起来按照CP来看的话总觉得很威武哦,叫圣剑或者剑圣都很厉害的感觉wwww不过这篇没什么CP的意思……前辈后辈的感觉好呢还是……有点难说清,明明是自己写的却描述不了自己心中这两人的感觉w
其实有一点算是对动画40集的怨念(喂)
游戏里的豪炎寺带京介练球明明很温馨的————(滚来滚去)
不过感谢动画给了我这个梗(喂
京介懂事的地方超让人心疼的——
在同龄人面前很难表现出他孩子气的一面,不过在憧憬的豪炎寺前辈面前的话,就像模式切换一样www也就能表现出他年龄相应的,真正应有的样子了吧……虽然也只有一点点。但是京介已经不是个单纯的孩子了,所以,没法让他单纯的只展示孩子气的可爱地方,这该说是我的病呢还是怎样呢……
啊啊……想写欢乐的京介。

------------------------------------正文分隔线---------------------------------------------

“照这个样子,试一次。”
“是。”
一次。
“起跳的高度再确认一次。”
“是。”
两次。
“注意高度,再一次。”
“是。”
三次。
数字可以轻易上涨,但是让这数字上涨的人却没那么轻松。
“注意旋转的角度,再一次。”
“……是、唔……”
多少次已经数不清了。
想干脆利落的应声,结果不慎触到痛处,险些再次跌倒。
这一声才让他清醒了。
意识到剑城京介的身体状况,石户修二在另一重意义上松了一口气。
可以告一段落了吧。
一不小心就被自己吞没了。
在这可以回到豪炎寺修也的时候。
“剑城……”
“请别说暂停。”
……
“……不是暂停,过来,跟我说说话行吗?”
“……是。”
少年似乎比刚才更加紧张,他用余光瞥了瞥自己擦伤的手肘,不自觉的在背后蹭掉手上沾到的碎草叶和泥土。
“剑城,刚才踢球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
他眼前的孩子一瞬间露出惊慌的表情,随即倔强的低下头去。
是啊,还是个孩子。
“足球,开心吗?”
“………………嗯。”
“为什么选择足球呢?”
“……………………没什么、特别的,开始踢了就踢了。”
“这样啊……喜欢吗,足球?”
“……不怎么讨厌。”
“是吗,谢谢。”
“?”
总算抬起头来了,似乎对自己说出谢谢感到疑惑,剑城京介忍不住朝这边看了一眼,又立刻觉得失礼一般不自然的转开视线。
不想让人知道吗,还是不想与人谈论不幸呢?
明明是已经知道的人。
“我的回答,奇怪吗?”
“不、怎么会、对不起,我才是,太失礼了!”
啊啊,彻底慌掉了。
怎么说好呢,本来怎么看都是个相当沉稳的孩子,没想到还有像孩子的一面。
真的是……太好了。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夕香在去看我的比赛时遇到了事故,那个时候我非常难过,一心觉得这一定是我的错,现在想起来,大概是不找到个发泄口就会无法面对的感觉吧。”
“……这样……”
也许是话题跳跃太大,剑城京介的表情有点不知道怎么回应的困扰,少年努力作出合适回答的样子,让人发笑的同时,微微感到了痛楚。
“不用刻意回应也没关系,剑城。”
“……是。”
被憧憬的人看穿心思,绀色头发的前锋羞赧的转过脸去,抬手理了理鬓角——手肘的擦伤就这样不经意撞入他的眼帘。
“……疼吗?”
“……擦伤而已,舔舔就好了。”
舔舔就好了……
越是看到孩子气的一面,越觉得心疼,他招手让13岁的后辈坐在身侧,执意亲自清理了伤口。
“我来舔可以吗?”
“?!不、不行!我自己涂上药就可以了!”
这样就能弄得满脸通红,是个正直又认真的好孩子。
“别动,我给你涂药。”
“……是、是!”
嗯……好像又紧张起来了,这孩子。
刚才说到哪里来着?
啊,对了对了。
“那个时候,差一点我就要放弃足球了。”
预想以上的反应啊。
剑城京介本来像警戒着的小动物一样注意着被人上药的地方,听到这句的时候,用非常厉害的气势盯了过来。
“是以前的事情了,我没有放弃足球,放心吧。”
意外的是个很容易看透的孩子……
得到这样的保证——虽然是十年那么久之前的事情——之后,剑城京介松了一口气一般把视线再转回到手肘,继而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又被看透了,就改成盯着膝盖了。
“然后和円堂相遇了,然后……被足球拯救了。”
想更清楚的说出来,想更直接的告诉眼前的孩子,但是用语言来表述的话,还是只能想到这种说法。
只是这样说的话,什么都传达不过去的。
想说的话,想传达的心意,想教给他的事情。
“剑城,为了某人做什么这种想法,会让别人不得不承担起这样做的责任,这一点,你是知道的吧?”
上药中的手臂,像被药物刺痛一般微微跳了一下。
为什么这么小的孩子,非要明白这种事情呢?
就是明白,才一直闭口不谈的吧。
然而话还要说下去。
“你只能成为你自己,剑城。人是没办法变成别人的,更没办法负担别人的人生。这些,你知道,但是不怎么明白吧?”
这些话,知道和明白的区别,以13岁的年纪,会不会太苛刻了呢?
明明现实已经够苛刻了。
想到这里,他不意间放软了口气。
“剑城,你还是个孩子——”
立刻就把反驳写在眼睛里,不是孩子是什么呢?
孩子总是觉得大人很强大,所以孩子都想变成大人。
但是大人也做不到啊。
大人也没有强大到能够抹消过去的悔恨,只能让时间层层遮掩上去。
能遮掩孩子气的时候,就能遮掩这悔恨了吧。
可惜同样无法消去。
“孩子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了,所以不想做的话是不能做的——如果对足球只是不讨厌的程度,现在就放弃吧。”
用自己都想不到的冷酷语气说出来了,果然把身边的小家伙吓了一跳。
但是剑城京介很快平复了表情。
“……也不是……不喜欢。”
“你喜欢的是足球吗?还是哥哥?”
“………………………………”
如果不是一只手还被抓着,大概就要逃走了吧。
剑城京介现在就是这样的表情。
这个问题,还有点早吧。
但是现在不说的话……
还是这样,又一次,为了自己的目的……
这孩子是必要的。
为了保护足球……为了自己想要保护足球的心愿,这孩子是必要的。
被愧疚感刺痛,他皱了皱眉,放松了抓着纤细手臂的力度。
“这不是选择题,放心吧,你不用选一个答案出来。”
“……………………”
“剑城,能听我说吗?”
“……是。”
总算又回答了,同时好像也放松了一点戒备。
“我能继续刚才的话吗?”
“………………请。”
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剑城京介用几乎要摇头的姿态,应允了对话的继续。
那个样子,实在让人说不下去。
就算是是必要的,也还有一点时间吧……
今天就……
“是我的不对了。”
“哎?才、才没有那种……”
“对不起,剑城。”
“又没什么……”
“好孩子好孩子。”
用摸摸头强制中断了他的逞强。
这样也好。
“……?!?!?!”
从眼神就能看出他的混乱。
这样简单的赞赏行为,却让他混乱到这个地步。
“今天就到这里,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让我表扬你一下。”
“……没、没什么。”
虽然说着没什么,却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点点喜色。
真的只是一点点,几不可察的喜色。
紧接着就像是逃避什么一样,瞬间就用更多的执着遮盖了上去。
执着。
“剑城,孩子是有任性的义务的,你知道吗?”
“……是说……义务?”
大概因为是少见的说法,剑城京介疑惑的确认了一次。
“嗯,义务,不是权力而是义务。”
“……是吗?”
好像还不是很能接受的样子。
“是为了大人,因为大人不能任性,所以想要让孩子任性,这也算是大人的任性吧。”
“……哦……”
“满足一次我的任性怎么样,剑城?”
“……可以吗?”
还以为要花更多时间说服他,居然这么快就?
感到一丝不可思议,他带着微笑点了点头。
“那……”
“那……我、也想表扬一下豪炎寺桑。”
被过分澄酖少年的眼瞳盯住了。
“豪炎寺桑也是,一直都很努力,已经做得很好了。”
为什么……
明明只是个孩子,为什么……?
一瞬间几乎要诅咒自己,他忍住从心底涌上的恨意,再次摸了摸剑城京介的头。
“谢谢。”
“所以,请让我任性一次。”
“啊,说吧,想要什么吗?”
“……我希望、我希望豪炎寺桑,也能任性一次。”
直直望着自己的眼睛,年轻而纯真,却又带着历练之后的坚忍。
明明是个孩子……
正因为是个孩子……也说不定。
自己心中的那个孩子的自己,也许也正好想要任性吧。
“那……”
啊啊……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呢。
“把我……”
小孩子的自己,就这么无理取闹吗?
“把石户修二……”
不,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就算如此……为什么,为什么要把这种事情说给小孩子听呢?
唇舌似乎违背了他的理智,擅自让声音吐露心愿。
“……杀掉石户修二,拜托了,剑城。”
好像选了最错的一个选项,比起石户修二,眼前的孩子更先被扼杀了。
剑城京介只用了一瞬疑惑,随即变回了他的部下——冷静沉着,执着坚韧——很快抹杀了孩子的部分,简洁迅速的回答了。
“是。”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0:10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110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