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May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閃十一】【雷門詛咒十号組】呪詛をまつる 死をかける | TOP |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1 名付けて捜査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2.10.18 Thursday

【渣君生日快乐!】【日狛?】彼の希望になれば

啊咧?明明是生贺却写虐到底是什么鬼(捂脸
不过总之渣君生日快乐————————(那就写个甜的好吗
总之就是……贺文(喂)嗯……刚看完流程的人理解和脑补还不太深刻可能有bug和奇怪的地方就、就请打我(喂)试着从日向大大的角度搞了一下,大概是得到了狛枝大大内裤的日向大大……做的一个梦而已!(揍!!!)如果有后续的话我希望他最终做到了(喂

---------------------------正文分隔线-----------------------------

从梦中惊醒,日向创大口呼吸着凌晨微冷的空气,试图平息渗透邂電恐惧。
那恐惧由他的梦中,沿着来自大脑的纤长神经,潜入身体各个地方。
像软滑辛辣的软体动物从毛孔缓慢侵入,让湿冷粘腻的汗液都堵塞在心里。
他用了数十次呼吸镇定心神,把震颤不已的僵硬指尖从胸口移开。
梦。
是梦。
只是梦。
只是,关于……那家伙的梦。
他知道梦境不是真的。
他相信他。
即使是恶意的方向上。
“希望甦生计划”成功的现在,日向创已经成为了希望的一员。
……部分成功。
他们还未苏醒。
他们——无名的超高校级欺诈师、超高校级料理人花村辉辉、超高校级摄影师小泉真昼、超高校级剑道家边古山佩子、超高校级轻音澪田唯吹、超高校级日本舞蹈家西园寺、超高校级保健委员罪木蜜柑、超高校级经理人二大猫丸、超高校级饲育员田中眼蛇梦……以及超高校级幸运,狛枝凪斗——还未苏醒。
狛枝凪斗。
那堪称奇迹的幸运似乎还未生效。
亲切温和又痴狂激烈。
希望的狂信者。
没错,希望。
就是这点让他无法释怀。
超高校级绝望江之岛盾子将绝望作为自我的定义,没有具体的表现形式,同时可以表现为一切形式。
与此相对,希望——被如此通称的惯用语,在某种意义上像魔鬼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义,每个人都不尽相同,然而大家统称为魔鬼,不带一丝怀疑。
而狛枝凪斗的希望,又是怎样呢?
绝对的“好的东西”?
这种东西真的能存在吗?
积极的意志和才能?
又由谁来检测和鉴定呢?
从这意志和才能中孕育而出的不容置疑的“好的东西”?
从根本的哪里就开始不对了吧。
不管哪个说法都是些暧昧的修饰语,稍微改变立场就能全部颠覆的描述,居然当作立身之本信奉了这么多年……
就算如此,只凭希望活着的那家伙,想让他活下去,想给他希望。
就是这么单纯的愿望。
可是已经成为希望的自己,能否也成为他的希望呢?
能成为么,他的希望?
已经成为希望的自己,曾经是超高校级希望的自己,哪个才能成为狛枝凪斗的希望?
两者中真的有一个能做到吗?
自己创造的未来,能给他真正的希望吗?
深呼吸一次,试图压下涌上的酸涩感,海浪声不经意灌入耳中。
“呐。”
梦境猛然复苏,和肋骨的疼痛一起。
“呐,日向君。”
声音舔舐着耳鼓,像情人的爱语一般,沿着骨髓反复撩拨。
“又见面了,日向君。”
狛枝凪斗。
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和煦如初夏阳光,仿佛那之后这之前的一切才是南国海岛上的疯狂噩梦。
“对不起,日向君,明明是个垃圾废物的我,像蛆虫一样爬着就对了,却自作主张的对你们做了那样的事。”
明明叫着他的名字,说着道歉的话,那双温柔的眼睛却银月一般冷冽而高高在上,透过了他俯视着深处——温柔,温柔,却又执着坚定。
“已经……都过去……”
忍不住回应了,狛枝凪斗就露出微笑,看起来很开心的用右手手指按住他的嘴唇,轻轻的对他摇摇头。
“请不要原谅我,日向君。”
仿佛这样就耗尽了最后的平和,狛枝凪斗银铅色的瞳孔染上了熟悉的狂热,用几乎要把梦境撕碎的气势贴近了他。
“日向君,为了希望,为了世界的希望……”
声音略微停顿,狛枝凪斗把左手放在他的胸前——左手,冰冷柔软,像渴望阳光的变温动物,指甲鲜红,如艳女妖冶的唇——右手也沿着颈部下行,比左手高不了多少的奇异温度,在心脏上方踯躅不前。
这样异样的爱抚持续了不短的一点时间,狛枝凪斗似乎觉得心跳声很吵一般稍稍皱起略淡的眉。
“呐,能去死吗,日向君?”
他一点都不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梦里的他只是淡淡的摇摇头。
“希望……把希望……”
从皱起的眉开始,狛枝凪斗的眼中泛起悲痛的爱意,和胸口的手指一起渐渐刺入皮肉。
他感到痛苦,他试着对接视线,他努力感受着这一切,他的耳朵毫不犹豫的将声音吞入脑海,他已经快要醒了,他知道,他最后听到那个声音,在胸腔深处震响,吐血一般疼痛。
“把希望……还给我……”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0:00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111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