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July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渣君生日快乐!】【日狛?】彼の希望になれば | TOP |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2 名付けて推理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2.12.01 Satur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1 名付けて捜査

弹丸真棒!简直要跑三圈高高跳起直奔月球程度的棒!效率低下的人从来追不上出梗的速度,幸好我也没有很多梗。
自从进了小足球我就失去了长文力,虽然现在也还没出小足球,不过这次好像捡回来了一点,可喜可贺^q^
狛枝厨想要治愈一次的心情谁来懂(和好心友一起掉眼泪),于是搞了一次欢乐的^q^玩弄日向大大玩弄得很开心的样子(等
基本上我对狛枝是厨爱,对日向是敬爱,对出流是怜爱(这什么分类)
不过写成这样大概没人信我(喂
总之希望看的人也觉得开心☆


警告:侦探paro,OOC有,超烦,翻译腔浓重,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兔美老师都为之恸哭的推理力,就算哭着求我都不会坑,作者不会分CP方向,其实可能也没有CP感



-------------------------------------------------------------以下正文---------------------------------------------------------------------


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1

名付けて捜査



这个世上没有无用的齿轮,也只有齿轮本身能决定自己的用途。

――《嫌疑犯X的献身》东野圭吾

 

 

“哈!真厉害啊日向君!”

听到助手高声的赞叹,不妙的预感立刻爬上心头,日向创不禁反思起自己的推理。

“明明声音还挺像个名侦探的,居然可以错得这么离谱,已经超过感叹的程度了哦!太精彩了日向君!”

……果然。

他的助手大人认真惊喜地笑着,眼睛里几乎放出光彩,日向创一边在脑海中双手抱头,一边只能叹一口气,尽量放平心态低声回问。

“……狛枝,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吧。”

是的,日向创是侦探,而狛枝凪斗是他的助手……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身为侦探学园准入学生,是允许携带一名助手参加入学测试的――为什么不能呢?几乎所有的名侦探都有自己的助手,吸引到一个助手也是算在名侦探的资质里的。

只是他日向创的助手有些特别罢了。

也许立场颠倒比较合适……

虽然偶尔也会忍不住这样想,不过日向创可不是个这么容易就屈服的少年,在负隅顽抗、不,努力奋斗的路上,他一天都没停止过无谓挣扎、不,对苛刻命运的不屈抗争。

这次期末测试是采取全息式的考核方式,两人进入案件发生的现场之后,就像在现实中一样进行搜查,从预设NPC口中得到各种情报,然后抽丝剥茧的推理,最终提交答案。

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独立住宅,从地图上看地段也应该不错,过两个街口就是附近最大的超市,刚好处于繁华商业街的边缘地带,又不像郊区那么荒僻。

而这样的住宅中,发生了一起非常简洁而有冲击力的谋杀案。

第一发现人是这里的男主人,被害者是他的妻子,现年35岁,有着傲人的三围――在死后已经连美丽的装饰品都无法胜任,反而强烈地映衬出死亡的冰冷可怖。

从学园出具的文件上看这名可爱的女性是被刀子刺中心脏而死,死亡推定时间是昨天下午4点左右。

死前曾服食毒物,但呕出了部分,左手腕、颈部、大腿内侧有割伤,头部有撞击瘀伤,圆润饱满的左乳上方有两三处浅浅的伤口和还插着刀子的一处刺伤――想必这就是致命伤了。

代替让人望而却步的解剖步骤,学园体贴地设置了疑点解答,如果对某处抱有怀疑就双击――当然不是鼠标。

日向创双击了刀子,刀子上的指纹只属于被害人,但有轻微被擦蹭过的痕迹;他转而双击了插着刀子的伤口――伤口位于心脏略上方,这处内宽外窄的伤口是从上方斜线向下刺中心脏。

现场看来是密室。紧闭的窗户,紧锁的门,唯一的钥匙在丈夫手中――死者自己的钥匙因意外掉入下水道遗失,而这位丈夫此刻就在两人身后哭成了泪人――虽然是NPC。

密室杀人……吗?那么首先……

“呐,日向君?”

“什么?”

“分头调查怎么样?就算是废物一样的我,也想要尽助手的职责,那些日向君这样厉害的侦探不用在意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

“……随便你。”

于是说好分头调查。

助手狛枝凪斗,有着软绵绵的雪白棉花糖一样让人产生视觉愉悦的头发,超过普通水准、大概180cm的身高,配上略嫌纤细的肢体,再搭上一张正常审美都会下意识接受的脸。

这张脸现在又出现了。

“对了,日向君?”

“……又怎么了?”

“日向君一定知道的吧,侦探学园要培养的是什么样的人?”

“……名侦探……吧?”

“不愧是日向君,没错哦,是名侦探,一点都没错。”

“……那又怎么了?”

搞不清他的重点在哪里,突然折回来就为了说这么一句?

“嗯……之前我就在想,所谓名侦探,和好侦探之类有什么区别呢?不过日向君好像一点都不疑惑,啊,不过这也没什么,日向君和我不一样,一定早就知道答案了吧?”

……知道答案什么的……这个问题根本从来都没登上过问题列表,更不可能有答案吧,不如说这种微小的区别,难道不只是换了一种表达吗?

“啊、抱歉抱歉,这种简单的问题,对日向君来说一定是太过无聊了,不用为了我而尴尬哦,那我先走一步。”

……走掉了。

擅自提出问题,擅自假设别人知道答案,擅自带着别人根本不知道的答案走掉了。

………………刚才我是想干什么来着?

被打乱步调的日向创环视四顾,只有仍然在痛哭流涕的丈夫NPC陪他傻站在当场。

再次见面的时候是午饭时间的强制断线,平常大家都会在餐厅,但考试时间却只能和自己的助手在同一个房间禁闭――也许比起案情中的密室,这里才更像密室。

“午安,日向君,这么快就能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午安,狛枝。”

“怎么样,日向君,发现什么了?”

“嗯……女主人有大额保险金,不过投下保险也是很早之前。而男主人虽然下午六点才报案,但是他自称心情不好一个人走路散心晚了一点到家,看到妻子横死又惊慌失措才晚了报案――总之案发时间他没法作案应该就没问题了。男主人是一名高级糕点师,最近因为跟老板吵架被辞退了,案发当日男主人一早出门找工作,在三点左右还接到了妻子的电话,在他的手机上保留了3分多的通话记录。他说妻子要他购买烘焙材料的杏仁粉、糖、黄油、低筋粉、塔塔粉、淡奶油和一个杯子,于是他去了附近的超市购物,结果因为误将物品装入口袋被店员责问,还被当时的监视录影拍了下来,直到5点之后才回家。在死亡推定时间他都无法作案。而拥有钥匙的只有他一个,门锁也没有撬过的痕迹。”

“原来如此,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原来如此……?

……对了。

狛枝凪斗走掉之后还没回来过,所以现场的事情反而不知道,不过放弃最有价值的现场,他得到了什么结果呢?

“狛枝,你那边呢?”

“啊啊,没什么大不了的,无聊地向在门外把守的警察再三再四再五再六的搭话之后,得到了一点所谓最新情报,啊,不过除了我这么无聊的人,谁会一直去烦两个NPC呢,确实被人说过无聊之……”

“情报是什么?”

被打断了说话,他反而露出一副喜悦的表情。

“那位丈夫的生理信息遗留在了另一个杀人现场哦,日向君。”

“哎?!”

“在隔着五个街区的公寓2楼,有夫妇两人被杀,在男性死者的外套上发现了属于这位丈夫的毛发哦,日向君。”

“……怎么回事?”

“嗯……我姑且去了一下那边的现场,妻子死于毒杀,丈夫死于后头部撞击,双方都没有任何其他伤痕,比起这边来真是干净的现场呢。”

总觉得他感想的方向不太对,不过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

“然后?”

“嗯?然后?”

“你总不会就得到了这么点信息吧。”

“……嗯,真的非常对不起呢日向君,像我这么没用的助手一定拖了日向君的后腿吧,刚到现场稍微看了一眼获得了警方的资料就立刻被断线送出来了,啊,还是这样吧,日向君亲自去看看如何?”

……觉得以他的本事不可能就得到这么少的信息,结果是因为没有时间吗。

嗯?不过时间应该足够他仔细看过现场才对……也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说不定迷路了吧。

对助手的自虐式发言置若罔闻,日向创简洁地提取了主要的意思。

“明白了,下午的搜查时间一开始就带我过去吧。”

对此狛枝凪斗却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哎?我也?该不会日向君在名侦探的入学测试里,还是这样不依靠我这个废物助手不行吧?”

“…………………我自己去就行。”

“不愧是日向君!名侦探都会做的瞒着助手调查,今天我也能见识到了吧?地址是在中央区的葵公寓,不过,因为那边是公寓的关系不怎么宽敞,而乱七八糟的没用东西却意外地多,被抽中参加入学考试这么幸运的事情也许会让你遇到摔倒在家具上或者被坠落的顶灯砸中之类的事情,一定要小心哦,日向君。”

不知道这个人的本性和一些特异经历的话,一定会以为他是在故意挑拨吧。

……不过,他的本性到底是什么呢。

日向创,其实也不知道。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1:13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112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