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June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1 名付けて捜査 | TOP |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3 名付けて幸運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2.12.05 Wednes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2 名付けて推理

 警告:侦探paro,OOC有,超烦,翻译腔浓重,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兔美老师都为之恸哭的推理力,就算哭着求我都不会坑,作者不会分CP方向,其实可能也没有CP感



-------------------------------------------------------------以下正文---------------------------------------------------------------------


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2

名付けて推理

物证这类东西,人们可以用各种方法随意作出解释,很不可靠。

――《明智小五郎》江户川乱步

 

 

相隔五个街区,繁华的中央区,葵公寓的二楼,一对夫妇被杀。

从挂在墙上的结婚照上用可爱字体标注的日期上看,两人结婚还不到一年,就这样横死家中,真是……

不不,现在最能抚慰死者的,不是同情,而是让凶手伏法吧。

在心中重新确认了目标,日向创将视线转向死者。

确实是很干净的现场,妻子死于毒杀,丈夫死于后头部撞击,可想而知是多么干净的现场。

验尸报告上表明妻子服下的毒物是氰化物,即死的剧毒。从死后僵硬判断死亡时间是昨天下午的四点到五点半之间。丈夫则是根据倒下时脚在妻子身体上擦出的淤青迹断为妻子死后才倒下的,又由证物推断出了准确时间,凶器是有着直角硬棱的什么东西――比如可能是跌倒在后方的茶几沿上折断了颈部。

是因为看到妻子的死状受到了惊吓吗?

……会这么凑巧么?

总之先搜集一下其他线索。

就算想这么说,看来这边是警方NPC搜查过的地方了,在证物台上摆放着几件东西,日向创一件一件拿了起来。

一块男士手表,表盘玻璃已经粉碎,指针停留在四点十二分――想必这就是推定死亡时间用的证物吧。

一支女性香水,上面全是不认识的文字,双击证物之后显示的是“清爽花果香”。

一对纯金戒指,和结婚照上的一模一样,尤其小一点的那个女性戒指,闪闪发亮得简直像是新品,应该就是那对婚戒。

一根头发,不算长,大概就是刚才提到的上一个案件中男主人的头发――一瞬间就从遗属变成了嫌疑人。

三个水杯,分别放在四方茶几的其中三边,曾经的内容物两杯是水,一杯是牛奶,牛奶杯上没有指纹,水杯的指纹属于夫妇两人。

一盘泡芙,盘子的位置在水杯一侧,离牛奶杯则有相当的距离。

两部手机,通话和邮件记录都是同事和亲友,并无异常,指纹也仍然只有夫妻两人和部分关系亲近的人。

一个空胶囊,残留物检测为杀死妻子的氰化物。

一条项链,打开后里面有两人的甜蜜照片,还有一条和项链成对、外表朴素的钥匙链。

一张工作证,属于丈夫,显示他在城东的化工厂工作。

有毛发在这个现场的话,应该是第一个案件的丈夫来过这里……证据的话,两个人却有三个杯子,明显就是他来过的证物吧,而且那个杯子还没有指纹,是被犯人消去了吗?

只凭一根头发能判断吗?

而且动机也……他有什么动机要杀害这对夫妇呢?

还是要回去那边再深入搜查一下。

………………那家伙,该不会还在那边吗?

真是不辜负日向创的退缩,他到达的时候狛枝凪斗正用凝固一般的姿态直直盯着死去的女性。

丈夫NPC不知去向,上午日向创问完他话之后他就坐在沙发上不动了,可是现在却不见了,看来也许是已经完成了使命。

“啊,日向君,怎么样,钓到大鱼了吗?”

“适当地了解了一下情况,觉得还是要回来搜集一些线索和证据。”

“嗯,贤明的判断呢,日向君,能让我帮忙吗?”

“……说什么呢,你是助手吧?”

“啊哈哈,是呢,确实如此。”

总觉得多次确认有点奇怪的味道,不过他本来就是个怪人。

“葵公寓的桌子上有三个杯子,除了附有夫妇两人指纹的一对之外还有一个检测不到指纹的牛奶杯,我想应该是有第三者到过现场,同时有这位丈夫的……”

“日向君,稍微打断一下好吗?”

“嗯?”

哪里推理得不对吗?

“有两家人,这边的夫妇称为B先生和B夫人,葵公寓的称为A先生和A夫人怎么样?”

……是说这种事情啊,算了,确实称呼起来有点麻烦。

“好吧,不过为什么那边反而是A?”

“因为葵是あおい吧?”

……也对。

认为时间上早的或者离自己近的东西在顺序上靠前……惯性思维的错吗……?

……惯性思维。

说到惯性思维……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内啪地一闪,但是没来得及捕捉。

之后他们像真正的侦探和助手一样一起搜索了B夫妇的家,小孩子寻宝似的寻找各种线索――认真得像是在寻找世界的神秘。

然后只找到了一个奇怪的点。

那就是能表明两人是夫妇的东西太少了。

一般而言夫妇两人的共同生活,无论如何都会留下一些爱情的信物,即便两人并不相爱也难免不会收到亲朋好友的礼物。

至少该有的结婚照也只有象征性的一张,其他就只有共同财产证明性质的文件之类了。

到底是要不相爱到什么程度呢?

到这个程度的话为什么还要结婚呢?

在这个缺少证物的家里,想要了解个中原因还真是困难。

正在疑惑这一点的日向创突然意识到狛枝凪斗的视线,那并非向着自己,而是朝向窗外。

窗外有什么吗?

跟着看出去的话就发现什么都没有。

还是空旷的别墅小区,街道整洁亮丽,只是没什么人经过。

这个系统是的环境设置相当仿真,比如中心区的地方就不嫌麻烦地让NPC熙熙攘攘挤满大街,而别墅区则刚好相反,大概几个小时才会有几个NPC路过楼下。

听说每个准入生的测试中背景可能不同,城市本身除了案件相关的必要场所,也是以房间为单位随机拼合的。

也就是说日向创看到的城市,和同时接受测试的其他准入生,大致上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可能会让案件复杂化,也可能提供微妙的提示。

……难道有什么自己没发现的线索?

“……狛枝,你在看什么呢?”

“呐,日向君,你还记得那个名侦探的问题吗?”

“啊,那个名侦探和好侦探区别的问题?”

“嗯,不愧是日向君,不像我一样只有节肢动物的记忆力呢。”

……且不说他自己明明也记得,节肢动物的记忆力真是个微妙至极的比喻。

“……然后?关于那个问题有什么要说的吗?”

“哎?还没想到吗,日向君?”

………………

“要说就快说。”

听到带着不悦的命令,狛枝凪斗露出很难分辨是何意味的笑容。

“呐,既然是日向君,一定已经试过向邻居等人探查信息了吧?”

“上午就试过了,不过邻居并没有人住,大概是系统做得比较简……”

“我说啊,日向君。”

被用十分机械的语调打断了,明显是演技吧。

“你不觉得这里面少了太多关键点吗,日向君?”

确实有不少事情,但是那不是因为还没找到相应的证物吗?

“你想说什么?”

“呐,日向君,身为名侦探的话,在没有邻居可以问的情况下,会采用怎样的情报收集方式呢?”

……啊?

情报收集?

是说……自己的情报来源的问题?

“但是这是系统内部吧,怎么可能带着平常的情报来源进来考试。”

不过就算不是系统内部,才只是个有考试资格的准入生的日向创也不会有所谓常用情报来源就是了。

听到这自以为聪明的回答,狛枝凪斗用略有些失望的表情叹了一口气,推进了问题。

“那,就是这种情况,没有邻居可以问,也没有平常的情报来源,比如说到了国外,名侦探会怎么办呢?”

……要说怎么办……

“……总不会是想说要我依靠你这个助手吧,没有邻居和情报来源这点我们不是条件一样嘛……”

听到这个回答,狛枝凪斗居然有点高兴地微微扬起嘴角。

“真是温柔啊日向君。”

什么?

“能够这么推己及人地为我这种渣滓着想,日向君真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啊,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这份温柔能换个时间用呢。”

“……总而言之就是你想到了办法吧,快说,狛枝。”

“寻找新的情报源。”

…………

绕了一圈就是打算说这个?

“我说啊,狛枝,你是不是把这个测试想得太复杂了?”

“就是这个哦日向君,不要被全息测试方式骗了,这仍然是考试,这点你不会不明白吧?如果这不是测试而是真的发生在某城市的真实事件,你还会觉得这时候不用再寻找新的情报源吗?”

………………

看着助手难得认真到这个程度的脸,日向创已经明白了,这个有能的助手,一定已经找到了,而且得到了充分的情报。

“直接说吧,狛枝。”

对此无奈地耸耸肩,狛枝凪斗拿起电话旁放置的厚电话簿翻到其中一页,指着上面记录的号码。

“这个沾上了油脂的号码,实际查证了一下发现是当地最大的民间高利贷的电话哦,日向君。”

…………是不是一次性推进太多了呢这个进展。

一瞬间不禁在脑中怀疑了宛如开挂一般的突兀发展,日向创立刻反省了一下自己搜查的漏洞。

“然后在那里得到了什么线索吗?”

问话出口日向创就后悔了。

不会被助手再变相羞辱一番吧……

可惜未能让他如愿,狛枝凪斗只是抱起双手,直接地羞辱了他。

“连这都要助手代劳吗大侦探,跪下求我踩就告诉你。”

………………………………

“哈哈,说笑而已……这样的说话口气,一直想试一次呢,抱歉抱歉日向君,不用那么惊讶也没关系哦,我可是个有自知之明的废物呢。那,我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说起呢?”

…………不不,绝对有几分是认真的吧?!

不不,比起这个,还是应该转回到案情上。

把突发的烦恼和胸腔中的闷气一起呼出体外,日向创看了一下无情减少的时间,一边想着绝对要扳回一局,一边努力把精神集中回来。

“挑重点,直接讲。”

“债务。”

太重点了……之后再想办法让他详细讲清楚吧。

看穿了这样的想法,狛枝凪斗装模作样地叹一口气。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9:07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113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