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September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2 名付けて推理 | TOP |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生日快樂(時間操作)【紅衣衣生日快樂!】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2.12.09 Sun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3 名付けて幸運

警告:侦探paro,OOC有,超烦,翻译腔浓重,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兔美老师都为之恸哭的推理力,就算哭着求我都不会坑,作者不会分CP方向,其实可能也没有CP感



-------------------------------------------------------------以下正文---------------------------------------------------------------------


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3
 
名付けて幸运




概率这东西不过是种诡辩,是种让说不准的未来预知看起来仿佛说中了一般的数字诡计。
――《魍魉之匣》京极夏彦


又重点又详细地讲,有些事情就不能说出口了。
比如这件事。
上午和日向创分开之后,从警卫那里得知了新线索的狛枝凪斗并没有急着去葵公寓,而是跟踪了送来消息的人。
真是不亲切的系统啊,如果没看到这一幕的话要怎么办好呢?
想这种问题就太不专业了。
看不到才是正常的,只是狛枝凪斗不正常而已。
虽然本意只是想确认NPC的种类区别,不过总之狛枝凪斗此刻正走在通往结束的捷径上。
至于结束不一定是好事这种说辞,对狛枝凪斗而言大概是无效用法。
跟着完全没意识到被跟踪了的家伙,左弯右绕的就到了赌场。
想着如果赌场是真的赌场,也许能得到一些警察方面也得不到的消息,狛枝凪斗打算进去看看。
进门的时候似乎是门卫交接时间,NPC们忙着互相敬礼,谁都没有注意到狛枝凪斗走了进去。
与外界纯NPC的世界不同,赌场内部明显热闹了很多――而且每个形象都太过眼熟了。
学园的行政人员和教师们,以万圣节扮装的姿态占据了整个赌场。
最糟的是,赌场的巨大液晶屏分割成许多小画面,显示出了同期入学的所有学生的行动――当然包括日向创。
遭到围观的狛枝凪斗毫不畏惧,想着“总之打个招呼吧”的时候,坐在国际轮盘庄家位的白色西装站了起来,示意大家不要慌张。
“狛枝……狛枝凪斗君,对吧?”
“哈……连我这样的废物都被记住名字了,真是荣幸啊――虽然想这么说,不过大概是系统自带的身份识别在运作吧?”
“你过谦了,不过这里原本是不允许学生进入的,这点你能明白吗?”
“嗯,多少还是能明白的,然后?要奖励发现了这里的我呢,还是要处罚我呢?”
说着狛枝凪斗已经坐在了国际轮盘桌前,双手交抱双脚相叠,平视了白西装的男人。
“按照一般规定,看到了这个屏幕的话就不能让你回去了,这是为了防止作弊,希望你能理解。”
“那可真是大错特错!”
狛枝凪斗突然站起身来,用抱住自己的姿势低声咏叹一般发出声音。
“需要让我这样的人来理解的话,这个高尚的准则不就太可怜了,怎么样,您想怎么做呢?”
……有一瞬间,曾经自以为饱经世事的男人怀疑了自己的听力,不过只露出了几不可察的一点惊讶,立刻就用大人的圆滑遮掩过去了,同时映入眼帘的是两人之间的轮盘桌。
“要赌一把吗,决定你能不能回到你的侦探身边?”
“……轮盘?”
微妙地沉默了一瞬,狛枝凪斗好像不太能相信一般确认着。
“放心吧,不会因为这次赌博将你退学的。”
将对方的沉默解释为对处罚的担忧,白衣的男人露出和善的微笑。
“这可真让人安心啊,不过轮盘到底是怎么赌呢?”
“这是国际轮盘,如你所见有37个小方格,分别标注有0-36的数字标记。”
“原来如此,要赌的就是这个数字吧。”
“是的,轮盘顺时针转动,投注之后这个小球就会逆时针方向滚动,最后会停在其中一个小方格内。”
“所以预测这个小球最终停止的方格,预测到了就赢了吗?”
“不,不止这一种,你说的是孤丁押注,还有很多方式,比如两门骑线――就是押注两个号码,这样……”
“够了,已经足够了,就用孤丁押注好了,我不需要第二个号码。”
惊异于这份自信,白色西装下的双臂十指交叉在胸前,就此停止了说明。
“那顺便定下输家的惩罚怎么样,看起来无法帮助你的侦探并不能让你动摇,那么输掉的话就离开这所学园如何?”
满意的点点头,狛枝凪斗放开了交抱的双臂,似乎感到无聊一般叹了一口气,随即又高兴起来。
“不过这似乎只有我个人的惩罚,不会太不公平了一点吗?如果我没有输呢?”
“从概率上来说你只有1/35的赢面,不足3%的胜率。”
“是吗?在我看来已经足够把1%和2%加在一起吃下去了哦。”
这份坚持让白西装的男人露出有些居高临下的微笑,带着几分怜惜地俯视了后一辈的年轻气盛。
“那你想要怎么惩罚学园呢?”
“是呢……真是个困难的问题,像我这样的垃圾居然有决定权吗?不过学园方面真的没关系吗――如果我赢了也只是回到本来的事态,如果我输了也只是学园方面损失了一个助手,怎么看也是学园单方面受损吧?”
咦?担心的是这方面吗?
开始以为这是逞强的话,但是少年的眼中真挚的担忧让他改变了思考方向。
到底是想怎样呢?
算了,不知道的话就慢慢去知道吧。
既然是上位者就拿出上位者应有的器量吧,在这个出产名侦探的学园里,因为小小的奇怪之处就惊慌失措怎么行。
这么想着,白西装的男子再次沉稳地微笑着提出建议。
“那,如果学园输了,就让你们提前录取如何?”
虽然提出了破格的条件,却看不出这位年轻的助手有什么喜悦的表情,连暗喜也没有。
“嗯……就勉强接受吧,这种条件,啊对了,如果连赢三次,能追加一个条件吗?”
“请讲无妨。”
“别告诉日向君哦,已经提前录取的事情。”
“……悉听尊便。”
一次都还没赢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三次了?该说是贪心呢还是无忧无虑呢?
不禁摇了摇头,中年的管理者看着少年看都不看地将一枚代币随手扔高,随便它顺从重力落进写有许多数字的押注格子里。
往后的事情不难推测,既然狛枝凪斗回到了日向创身边,即是说他肯定赢了,而日向创一无所知,也就表明他一定连赢了三次。
虽然事后不知道会遇到怎样的不幸,不过从这一刻开始,测试已经不是学园的测试了,而成为了他狛枝凪斗,作为助手,对自己要辅助的侦探的测试。
这就是不能告诉他的事情,狛枝凪斗自然守口如瓶,至于能告诉他的事情,就算又重点又详细地说,债务也不会变成其他东西,仍然是债务。
不过中间曲折还是说得更明白一点吧。
B夫妇家中的电话簿上那个奇怪的号码,实际调查之后发现是民间高利贷。对民间高利贷做了各种各样的调查,就得到了高利贷名单。对枯燥的名单再进行各种各样的调查,就能在无数姓名中发现A先生和B夫人。
“就是这样,日向君。”
虽然说得相当轻巧,不过用想象也能知道做起来一定没有这么轻巧。
且不说到底是怎么从那么厚的电话簿里挑出这个号码,高利贷的方面一定不好对付吧……
不禁产生了一丝敬佩,日向创带着些微不情愿道了声谢。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0:53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114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