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May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3 名付けて幸運 | TOP |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4 名付けて容疑者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2.12.27 Thurs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生日快樂(時間操作)【紅衣衣生日快樂!】

紅衣衣生日快樂――――――――――好共犯嘻嘻^q^

警告:時間線=日向脱离游戏兩年後
         狛枝最後醒來的設定,期间大概一年
         日向等人加入未來機關的設定
         我也不知道狛枝大大到底是怎麼個心思的設定(揍




被橱窗里展示的精致草饼吸引了目光,继而透过透明的包装看到了他。
普通的开朗青年一样趴在柜台上看着成排的小蛋糕,总算挑好了一个,付款之后端着外形朴素的蛋糕在吧台样式的就餐区坐了下来。
“欢迎光临!”
日向创不小心推开了门,立刻受到店员充满元气的招呼。
在这么个顾客稀少的时刻,这声招呼让狛枝凪斗也好奇的抬起头来。


点了六个一盒的精美草饼,日向创隔着一个位子坐了下来。
“好吃吗?”
“嗯?”
“那个……我对这家店不熟。”
“哦,蛮好吃的,要试一口吗?”
随口向他搭话,就得到了预期以上的回应,看着已经朝自己送过来的蛋糕,日向创沉默了一刹,还是开口婉拒。
“……不,还是算了,我有草饼就够了。”
“是吗?嗯,反正我这样的垃圾递出的食物,日向君肯定不会吃呢――呐,未来机关的日向君,这样的有名人这样随便乱走不怕出事吗?”
那之后作为转化工作的首批成功者,并不算是很光彩的出道了,接着就成为了转化工作的先锋,一直活跃在与绝望战斗的最前线――这样的日向创,其实并没有出名到能随便被路人认出来的程度。
不过这家伙可是狛枝凪斗。
想到这里,日向创不禁叹一口气。
“饶了我吧,那个说法。”
只这样说不见得能生效,日向创紧接着转换了话题。
“你喜欢这个蛋糕吗?”
“嗯?算是吧。”
“经常来买吗?”
“哎~这是什么,市场调研?”
“……不是,随口问问而已,不想回答就算了。”
听到没好气的话,狛枝凪斗微微一笑。
“因为是生日啊。”
“啊?”
“今天是我的生日啊。”
骗人。
狛枝凪斗的生日是4月28日,绝对不是今天。
……除非他在入学档案的时候就作假了――可惜学园方也不是随便他说什么就信什么的笨蛋。
不过还是顺着他的话先说下去吧。
“……是吗,生日啊……生日快乐。”
“谢谢,日向君,作为新生后的能好好坐下来过的第一个生日,能获得日向君的祝福真是绝妙啊。”
新生的生日……
原来如此。
两年前,狛枝凪斗醒来的日子。
“……你在干嘛?”
突然看到狛枝凪斗双手合十一脸虔诚的样子,日向创忍不住问道。
“咦?许愿而已,日向君不知道吗?”
谁会不知道啊。
但是对着没有蜡烛的小蛋糕许愿……不,狛枝凪斗在许愿这种事儿本身就够诡异的了。
以幸运对他的偏爱,到底什么事才需要他这样许愿。
“许了什么愿望?”
“嗯……是呢,希望尽快战胜绝望……怎么样?啊哈!不知道会有何等的不幸在等着我,一想到就心跳加速呢。”
……还是这样啊这家伙。
算了,他的幸运的特性,恐怕也不是人力所能扭转的事情――能改变的只有态度,而这态度,又并非说改就改的。
好在这愿望也许不用太久就能实现了。
在江之岛盾子已经确定死亡的现在,与绝望的斗争进展迅速,快要进行到收尾的部分了。
也正因此,街道也恢复了不少,两年以前,这里可没有这种能平和的坐下来聊天吃点心的地方。
“呐,日向君?”
过于贴近的声音让他从遥远的思虑中回到现实。
狛枝凪斗好奇的盯着他,侧过身体靠到他身边来,勺子上的蛋糕已经送到了他嘴边。
“你一直盯着这蛋糕,就这么想尝一口吗?”
“……不……”
这么说也没有拿开蛋糕的意思,狛枝凪斗露出鼓励的微笑又将勺子推进了几分。
事到如今只好吃了……
虽然其实也没什么在逼迫他,鬼使神差的,日向创张开嘴,顺从的让狛枝凪斗喂进了蛋糕。
确实很好吃。
香甜柔软的蛋糕,醇香的奶油一咬就从夹层中挤出,在舌头上滑滑的化开,水果的酸甜和薄荷的清新从中浮现出来,好吃得几乎不太真实。
和眼前的狛枝凪斗这个人一样。
他过得好不好呢?
现在在做什么?
跟谁在一起?
然而他张了张嘴,什么都没问出来。
“呐,味道怎么样?好吃吗?”
“……还好。”
“是吗?日向君喜欢吗?我觉得有点太甜了呢,和日向君一样太天真了哦。”
这家伙又在说什么……一年不见还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想这样抱怨,可惜现在的日向创已经不是两前的日向创了。
狛枝凪斗在说什么,他非常清楚。
但是这样的日向创,在狛枝凪斗眼中看来还是太嫩了吗?
一点不甘涌上心头,口中蛋糕的余味是微辛的薄荷,颇有余裕的刺激着他的味蕾。
“最近相当松懈了哦日向君,就算绝望的势力确实快要穷途末路了,一旦反扑还是能造成绝大的伤害――比如说这个地址,你应该不陌生吧?”
递过来的纸条上写着熟悉的地址――如果对这个地址陌生,那也太不称职了――是附近绝望残党聚集的地方,至今还没抓到集会规律而无法击破,当然也抓不到人。
“你都知道什么?”
“偶然被乱飞的塑料袋子蒙住脸险些窒息,就发现袋子里有张招待券,稍微调查过就知道了,明天凌晨4点那里有盛大的party,正在烦恼怎么办的时候就遇到了日向君,真是走运啊我这个人。”
……还是这么乱七八糟的幸运。
这时候突然发现,狛枝凪斗的腰间衣服的褶皱――武器?
形状不是枪……肯定是比枪更危险的东西吧,以这家伙的倾向。
……就以他那个一撞就飞的体格……
“谢谢,这件事就让我接手吧。”
“太好了,有日向君接手的话就能放心了,我可是日向君的fan呢!”
……这句话里有十分之一的真心就要感恩戴了。
虽不见得有十分之一的真心,却有十万分的狂热,狛枝凪斗重新坐正身体,用压抑着什么一样低沉的声音传达出亢奋的情绪。
“如果有什么能用到我的地方,不管是什么事都可以哦,那种没人肯做的事情,不管多肮脏的事情都可以找我,像我这样的蛆虫能为希望的未来机关效力真是像做梦一样!”
……真这么想的话当初就留下来跟大家一起进入未来机关啊。
两年间偶尔能听到一点关于狛枝凪斗的消息,更多的时候就像人间蒸发一样。
而且专挑最危险最可怕的场合出没,再生死未卜的消失。
从来不考虑大家会担心。
他已经看过一次他的死状了,不想看第二次。
两年前狛枝凪斗醒来的那天,日向创不在岛上。
作为希望更生计划的第一代完成体,他被未来机关召回,做各种检测和报告。
日向创想看到所有同伴醒来,但狛枝凪斗迟迟没有反应――只是侥幸的想着只是去几天不会这么巧,就真的这么巧,狛枝凪斗在他离开的第二天醒来了。
要不是程序和仪器为他作证,简直要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如果这对狛枝凪斗而言是幸运的话――如果对他而言,见不到日向创,忘记日向创,不认识日向创是一种幸运的话――
今天的狛枝凪斗也是,并非想起了昔日同伴的日向创,只是认出了未来机关的日向创。
想到这里日向创又叹一口气。
“好吧,那么你至少要活到我需要你的时候。”
将只动了几口的蛋糕孤零零的留在桌上,似乎要表明事情已经办完,狛枝凪斗至此站起身来。
“既然和日向君这样约定了,一定死也要为了日向君而死,放心吧日向君,我可是很幸运的。”
狛枝凪斗要走了,日向创也并不打算挽留――还不打算说出一切,还无法直面狛枝凪斗,还没有创造出那个未来――只是在狛枝凪斗即将走出门口的时候叫住了他。
“狛枝!”
“?”
他不知道他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叫住狛枝凪斗,声音因为紧张而高昂,连店员都吓了一跳。
“这次,这次一定给你看,我的、真正的希望。”
而狛枝凪斗甚至连丝毫的疑惑犹豫都没有,他轻轻笑着点点头。
“嗯,那就拜托了。”
那个背影过于清爽了,几乎叫人心生恨意。
要是能这么干脆的恨他反而能轻松不少吧。
吃下第一个草饼,抹茶的味道缠上舌尖,微苦的清香侵入胸腔。
绝望和希望都跨越了,也还有跨越不了的东西。
最后看了手中的纸条一眼,日向创把它揉成一团,三下五除二的吃掉剩余的草饼。
“不快点不行。”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0:00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115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