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September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生日快樂(時間操作)【紅衣衣生日快樂!】 | TOP | 【ダンガンロンパ2】【神座出流&江之島盾子】無題生賀小段子【出流大大生日快樂!】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2.12.29 Satur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4 名付けて容疑者

警告:侦探paro,OOC有,超烦,翻译腔浓重,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兔美老师都为之恸哭的推理力,就算哭着求我都不会坑,作者不会分CP方向,其实可能也没有CP感



-------------------------------------------------------------以下正文---------------------------------------------------------------------


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4
 
名付けて容疑者




不管出于有心或是无意,想要证明某个特定人选有罪,那可说是简单得要命。
――《毒巧克力命案》安东尼·伯克莱

 

 

晚饭时间,从系统强制脱出的日向创一边享用着送来的餐点,一边在意起剩余的时间。

吃饭和休息的时间也同样计入测试时间,因为思考不会停止。如果可以的话,日向创甚至希望不用吃饭了,优先解决考试的问题。

如果他知道由于助手的强运,他已经被破格录取了,不知会作何想。

狛枝凪斗当然不会告诉他,此刻也正一边进食,一边玩味地看着自家侦探苦思的表情。

今天日向创几乎可以说是毫无进展,完全依赖助手让他非常不甘,而总计12小时的测试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分之二,仅剩的四个半小时也在无情地流逝着。

要说到底焦躁到了什么地步,一句话来说吧,现在的日向创脑中所想的是如果真如传闻所说饥饿能促进思考的话,现在还是不要吃饭了吧。

但是就算饥饿能促进思考,焦躁也只会扰乱推理,日向创努力放松肩膀,慢慢把胸腔中的闷气吐了出来。

怎么也没想到入学考试是这样的,可谓失算。

难道要在这里一口气丢弃过去的习惯?

还是应该就此放弃这间学园呢?

真是前路艰难。

“如果有拼字或者滑板的话……”

不小心说出了声。

虽然有点奇怪,但是日向创的推理必须借助拼字或者滑板,或者说,他无法单纯地思考一件事,没有相当程度的干扰时他就没法好好推理。

平常惯用的干扰,拼字和滑板都需要相当高的集中力,也许――只是某种可能性――日向创是个天才也说不定。

应该可以理解吧――比如,是相当常见的事情,不感兴趣的事情便无法集中心力去做,这应该是无论何者都经历过的事情吧――对日向创而言,单纯的推理这件事还无法调动起他的兴趣,对他而言这太过单纯而单调了――这样的解释。

可惜难得是听起来很厉害的理由,现在对结果也毫无帮助。

“就算有,日向君要怎么办呢?”

看了一会儿日向创的纠结表情,狛枝凪斗随口插话。

“怎么办……?”

“你是真的不明白吗,日向君?”

不明白?不明白什么?

“名侦探和好侦探的区别,那之后你还想过么?”

“啊?又是这个?”

到底在执着什么呢?

看不懂自己助手的心思,名侦探预备役的日向创不禁皱眉。在这仅剩的时间里,难道不能优先解决推理的事情吗?

也许对这份迟钝感到了厌倦,狛枝凪斗一脸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我说啊,日向君,名侦探区别于其他侦探的地方,顾名思义即是有名不是吗?”

“……要说什么就一口气说出来,狛枝。”

因为介意着剩余时间,现在的日向创没有和助手嬉闹的心情和余暇,而狛枝凪斗虽然好像还不想放过他,却也听话地开始述说。

“这个时代是个非常便利的时代,因为有媒体很容易就能成名,生在这样的时代却不加善用,给媒体一个追捧的理由,日向君,你真的有心成为一个名侦探吗?”

“……当、当然有。”

话虽如此,这种东西……在平凡的自己身上真的存在吗?

一时感到心虚,日向创没底气地回着话,又看了一眼时钟。

“媒体喜欢的是话题,所以日向君需要的是话题性,日向君觉得有着怪癖的好侦探和素行端正毫无特点的好侦探,哪个能成为名侦探呢?”

“……以媒体的素性而言,多半是怪癖的家伙吧。”

“哎――明明是日向君却很明事理嘛,没错,就是有怪癖的一边,所以为了成为名侦探,日向君准备了什么话题性吗?”

要说话题……

之前也稍稍调查了一点,同期参加入学测试的人里有用舞蹈推理的,有用料理推理的,有用剑术推理的……

……这么说,拼字和滑板也能算吧?

似乎看穿了这种想法,狛枝凪斗在他说出口之前就摆了摆手。

“如果想说拼字和滑板的话,还是省省吧,日向君。滑板已经有别家侦探注册了,而且人家和你不一样,上至高檐拱顶下到高速飙车都能使用,日向君的话只能用特殊场地吧?”

……确实,是专用的特殊场地,如果去外国推理,也无法携带。

用余光收入自家侦探挫败的表情,狛枝凪斗毫不客气地继续了无情的发言。

“拼字就更别提了,独创性虽然有,但观赏性就有点差,要推广到其他国家也不容易,你看,外国人很难看懂你的拼字吧?”

……如助手所言,拼字和华丽的舞蹈呀刺激的剑技呀惊异的料理一比,几乎没有什么可说的。

“所以,日向君,你的特色――能让媒体炒作的,能让你区别于其他侦探的,哪怕是怪癖也好,就算是恋尸癖或者接吻魔也好,这样特殊的点,你有么?”

无法言说的苦涩不甘在胸中淡淡散开,日向创看了一眼助手玩味的笑意,测试再开的铃声就立刻将他惊醒。

最后一次进入程序,日向创暗暗握拳,最后的四小时已经进入倒数,无论如何都要找出答案。

“狛枝,你还有什么没说的吧。”

“日向君,你也太看得起这次测试了,只是个入学测试,使用太过困难的案件不是本末倒置吗?”

……没有隐瞒的话就好。

可惜就算不是什么太困难的案件,对于无法集中思考的日向创而言,仍然是个无法解答的难题。

就没有什么能代替的东西吗?

代替滑板和拼字,能集中精神的东西,就一件都没有吗?

想这个也毫无意义,现在还是先想清楚案情吧。

摇摇头甩掉这份焦虑,日向创试着再次转回测试。

首先关于负债的问题,需要去确认一下。

抱持着对自家助手的无法尽信和一点想要自己亲自做点什么的想法,日向创拿起电话,总之先打个电话过去吧。

出乎意料的顺利,对方简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告诉了他,除了因为每次收债的人不同而周转了好几次这点以外,简直是受讯者的典范。

“……狛枝,你调查的时候真的只得到了两人有高利贷这点吗?”

“哈?啊……像我这种蛆虫一样惹人厌的东西果然无法相信啊,不过确实只有那个而已呢,啊哈!不愧是日向君,知道什么新的线索吗?”

……听起来不像说谎。

良心稍稍被刺痛的日向创一时顿住。

也对,也许是那种多次询问才能知道的事情,得知葵公寓事件的时候也是再三再四跟警卫搭话才得到信息的……

现实中也不一定会在首次询问的时候就得到全部信息,还有伪证等各种情况。

“……抱歉,狛枝,我有点太心急了。”

“嗯?什么?”

“……没什么。刚才高利贷组织的人告诉了我一些事情,两家的借金数额相同,而上次A先生来过请求延长借金期限之后有几张借据不见了,而且今天好像有不明人士一直出没在那附近。”

“哦?然后?”

虽然相信他刚才的不知情发言,但现在的反应似乎毫不意外啊。

真的……不是故意瞒着的吗?

不禁稍微怀疑起来,日向创看了一眼自家助手,但他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这种状况,A先生就变得可疑了。”

“嗯~?”

上扬的鼻音,不知道是同意还是否定。

见惯了自家助手这副态度,日向创接着说了下去。

“不过,可疑的A先生已经死了。”

“是呢,后脑撞击死亡,也许还活了一段时间才死掉的吧。”

…………

“现在有嫌疑的A先生死掉了,唯一活着的B先生又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等等日向君,能稍微问个问题吗?”

“嗯?”

“死掉也不见得就没有嫌疑吧?”

“……就算有也没法追罪了吧,这次测试既然要求指认犯人让警方逮捕,总不至于要逮捕死人吧?”

“哦――这么说你不是根据案情,而是根据测试来判断的?”

……一开始他就反对把测试当成单纯的测试了,从现在这冰冷的口气来看,大概是很不愉快。

“……虽然对你有点过意不去,不过这次测试我想通过,不,是非通过不可,利用测试本身也好,利用什么都好,我想通过这次测试,我想进入这所学园。抱歉,入学测试之后会听你抱怨的。”

像是要把自己的话毫不分散地传递过去,笔直地盯着狛枝凪斗的眼睛,日向创用坚定的声音表达了自己的意志。

似乎对这回答非常满意,狛枝凪斗努力压制笑意一样抱紧双臂。

“不愧是日向君!为达目标不择手段吗,虽然好像不是名侦探的必备条件,不过也算是成功的一条通途。既然是日向君选择的道路,我这样的垃圾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就算到现在也习惯不了他这自虐式的说法,不过说了他也不会改。

日向创只好点点头,把这些抛在脑后。

“啊,对了对了,日向君,既然你决定了走这条路,那么看看最后的回答栏吧,会让你很轻松的。”

“……不让我利用测试,自己却……”

“嗯?我可是日向君的助手哦,在确定日向君会走哪条路之前,当然要把全部路线都走过一遍,才能在任何情况下都做个称职的助手吧?”

…………………………

不,这时候还是别跟他废口舌了,就看看最后的答案吧。

调出系统,狠心跳过各种警告看到了答案选项。

――狛枝凪斗会这么说的理由,现在明白了。

四个选项里有三个都是死人。

如果不被各种要谨慎回答的警告栏吓住,早点看到这个,也许现在已经获准入学了。

不知道自己期待的入学准许早就得到了,日向创单纯地后悔着。

那就快点选中唯一的活人吧!

虽然想这么说,只有一个活人反而让人不太能选下手了。

“真是个善良的人啊,日向君。”

“哎?”

“人类都习惯以自己的视角思考,会认为上面那群人能让你这么容易地通过,日向君的本性一定非常善良,和我这样的渣滓完全不一样呢。”

……………………

不知道他有几分是认真的,不过听在日向创的耳中完全是讽刺。

到底是陷阱呢,还是说……这个简单本身就是一种测试吗?看我能否不受影响的判断……之类?

就算学园本身一直非常严谨,但真的能保证完全不出错么?一句话都不错、一点都不错、能用作论据程度地不错……

至少论据再稍微多一点,支持这个答案的论据,能再多一点的话……

“呐,狛枝,能听听我的推理吗?”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3:24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116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