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May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ダンガンロンパ2】【神座出流&江之島盾子】無題生賀小段子【出流大大生日快樂!】 | TOP |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6 名付けて決着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3.01.11 Fri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5 名付けて名付けて裏切

警告:侦探paro,OOC有,超烦,翻译腔浓重,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兔美老师都为之恸哭的推理力,就算哭着求我都不会坑,作者不会分CP方向,其实可能也没有CP感



-------------------------------------------------------------以下正文---------------------------------------------------------------------


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5
 

名付けて裏切 




嘿嘿!我的孩子,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故弄玄虚更有趣――前提条件是你有绝对的把握。
――《盲理发师》约翰·狄克森·卡尔

 

 

“哈!真厉害啊日向君!”

听到助手高声的赞叹,不妙的预感立刻爬上心头,日向创不禁反思起自己的推理。

“明明声音还挺像个名侦探的,居然可以错得这么离谱,已经超过感叹的程度了哦!太精彩了日向君!”

……果然。

日向创的推理是交换杀人,A夫人和B夫人都有高额的保险金且两家的负债金额相等,就像买凶杀人一样互相约定了,但是之后B先生为了灭口又杀掉了A先生。事实上在葵公寓有A先生留下的痕迹,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B先生家中虽然没有A先生的出入痕迹但B先生的借据却在A先生出现在高利贷组织那边之后丢失了。本来这样就可以完结的,但B先生和B夫人并不相爱,因此借机杀掉B夫人还能得到大额保险金,交换杀人也很容易逃过搜查。可怜的B夫人虽然没因为毒杀致死也变得虚弱不堪无法反抗,而初次杀人的A先生无法像专业杀手一样一击致命,做了各种尝试才最终杀掉了B夫人。之后B先生使用能造成时间差的手法杀掉了A夫人和A先生,具体手法要再去一次葵公寓才能明白。

听过这个推理,他的助手大人认真惊喜地调笑着他,眼睛里几乎放出光彩,日向创一边在脑海中双手抱头,一边只能叹一口气,尽量放平心态低声回问。

“……狛枝,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吧。”

“确实,确信两个案件有关却找不到动机的话,交换杀人是可以考虑的,不如说能这样考虑,不愧是日向君,真是辛苦你了。”

狛枝凪斗的声音带着几分抚慰,而表情却相当倨傲,他拍着日向创的肩膀,再次慰劳了他。

“辛苦你了,读侦探小说和看侦探剧之类,一定做了不少吧。”

……就知道。

“在现实中要实施交换杀人是多难的事情,日向君这样善良的人是不会懂的吧?原本相信别人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了,要相信别人真的能杀掉约定的人,而且还要相信别人真的不会泄露这个秘密,你知道是多困难的事情吗?”

“所以!因为B先生无法信任A先生,他就连A先生也一并杀掉灭口了。”

“原来如此,所以B先生在B夫人谋杀事件里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这么说你弄清楚他在葵公寓事件的不在场证明伪造手段了?”

“比如利用空调之类干扰时间判断之类……”

“原来如此,真是个土气的手法啊。”

……………………

土气算什么啦土气。

“土气可真抱歉,不过这样的话就能达成犯罪了吧。”

歪头倾听着日向创的抱怨,狛枝凪斗似乎思索着什么一样沉吟了一下。

“嗯……那日向君,我还有几个问题,能解释一下吗?”

“啊,说吧。”

得到应允的狛枝凪斗立刻开始提问环节。

“问题一,葵公寓的那根头发,日向君为什么认为是B先生留在葵公寓的呢?”

“啊?如果不是B先生留下的, 那头发是怎么……”

说到一半就意识到了,确实,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A先生到过B先生家中。

“如果是B先生去葵公寓时留下的,应该不是在外套而是在衬衫或家居服之类的地方吧?原本这头发只能说明两人可能接触过而已呢,比如说在公交和地铁上擦身而过,都有可能留下这根头发吧?当然,反过来由A先生到B先生家中粘到这根头发也未尝不可,不是吗?”

…………照这个说法简直就等于说两件事有完全无关的可能性嘛。

“这个嘛…………不过确实,也可以是B先生留在葵公寓的,实际上葵公寓那边也有三个杯子吧?”

“嗯,好吧,那么问题二,这三个杯子,为什么三个杯子你就能认定有三个人呢?该不会是被烂大街的推理剧轻易地洗脑了吧?”

………………这绝对是知道才这么问的吧。

“但是那是三个杯子啊,而且问题的第三个还没有指纹,又和另外两个内容物都不同。”

“那这种情况怎么样呢?比如说第三个杯子的牛奶实际是烘焙用原料,B夫人是戴着手套使用的,这样当然会没有指纹吧?”

听到狛枝凪斗的反论,日向创首次露出了抓到破绽的微笑。

“这次可就要听我的了,狛枝,虽然广告和杂志上常见的都是戴着隔热手套端出点心的主妇造型,不过实际操作中并不是每一步都戴着那么厚重的手套,会戴着隔热手套……”

打断日向创的不是狛枝凪斗,准确来说也可以说是狛枝凪斗――不知从何而来的NPC突然冒出在狛枝凪斗站立的坐标,将他们撞倒在地而后一脸没事人的清爽表情走掉了。

………………

“没、没事吧、狛枝?”

只好俯身把助手拉起来――不是日向创啰嗦,他这个助手空有身高,一点也不壮,体力也很差,这一下撞得应该不轻,因为自认比助手强壮不少的自己也结结实实地摔了一下,后背和左侧肩臂都开始疼痛。

“嗯……谢谢,日向君。”

“……这个……系统错误?”

“嗯?啊……也许不是呢。”

“也对,这个系统也算是久经考验,应该没这么容易就突然故障,不过不是的话……”

看着日向创眯细眼睛开始思考更多可能性,狛枝凪斗忙阻止了他。

“大概和案情无关,只是我的幸运引发了这种突然的系统错误而已,别在意就好了,时间也不多了吧?”

已经和狛枝凪斗相处了一个月的日向创是知道的,狛枝凪斗这个人运气非常微妙,和通常意义上的幸运不太一样,他的运气好到可以用奇迹来形容,不过就像等价交换一样,这份奇迹般的幸运总有相应的不幸来讨债。

这次的幸运……对了,大概就是被抽到参加测试吧。

幸运也是名侦探的一个条件,经常身处风口浪尖的名侦探如果不具备一定的幸运值会死得很快。作为应对,学园方面会从通过先期测试的准入生中抽取几人参加入学测试,日向创就是这样被抽中的。

这么说,连入选都是靠的助手的幸运吗……

一瞬间感到悲哀,不过如狛枝凪斗所言,时间越来越少了,日向创强制自己转回刚才的解释上。

“刚才说到哪里来着……”

“关于这个问题,日向君应该看到那两个戒指了吧?”

“啊,看到了,戒指怎么了吗?”

“婚戒的话一般是同时买的吧?因为是我这样的人渣,实在没有购买这种神圣物品的机会……”

“就算是我也不可能买过啦!”

这家伙说这些话真的不是为了玩弄我吗?

日向创忍不住这样想了起来。

“是吗?真可惜呢,日向君……同时购买的婚戒中,女性的那只显得格外亮丽,而男性那只就相对黯淡不少,你觉得是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男性不怎么注意?”

“反过来说,是因为女性――A夫人非常小心爱惜她的婚戒吧。这样的A夫人会全程戴着手套、当然不一定是隔热手套,可能只是普通的一次性手套,在做很多面点时都能用到的那种,这样完成整个烘焙过程也不奇怪吧?”

“……这也巧合过头了吧。”

“对日向君而言也许是,不过对一个家庭主妇而言,也只是日常的一部分,没有什么巧合的。”

这么说也没错……自己的思考还是被自己限制了。

累积的不甘心激起心底的焦躁,日向创自责地皱起眉。

如果更有侦探的才能……

至少有拼字和滑板都行……

用余光观察了一瞬这样的日向创,狛枝凪斗毫不留情地继续提出问题。

“问题三,日向君,你自杀过么?”

“什、什么?”

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看了一眼助手意外严肃的侧脸,日向创更不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了。

“果然呢,日向君。”

“果然……这是当然的吧?为什么我要自杀啊?”

“嗯……因为太平凡而绝望之类?”

……

“谁会因为这种事绝望啊!”

“啊咧?不会吗?”

“不可能会吧,平凡不就只是正常而已吗?”

虽然这么说着,日向创却感到心底像被这句话挑拨了一样,卷起了无力的暗色波浪。

平凡。

正常确实是正常的,但不甘于平凡也许才是自己的真心话。

进入侦探学园,挺胸抬头地成为一个不平凡的人。

不想就这样完结,不想就这样回到平凡的世界,不想就这样退却。

但是……

“大数法则一定是你的救赎吧,日向君。嗯,撇开这些杂谈,你觉得B夫人是怎么死的呢?”

“……B夫人?刚才说的自杀……难道是B夫人?!怎么可能,你没看到那些凌乱的伤痕吗?”

“当然看到了,就是因为看到了才知道呢。这次的嫌疑人全部都不是左撇子,所以不可能造成这样的伤痕哦。”

“这样的……伤痕?”

“那么为了还没学到这个地方的日向君做个亲切的说明吧,横向的伤口全部左深右浅,而且每处伤口附近还有几次试探的伤痕,现代的推理小说为了博取新意好像还蛮经常用到这种伪造他杀的自杀手法呢。”

“伪、伪造他杀?”

“哎?难道没读到过吗?”

不……确实读过的。

不只在小说读过,电视剧、电影、动画等等也都看过。

因为看得太多反而觉得不可能在现实出现的……

“……所以……最后一击才是这样从上向下的一刀……吗?”

听到这句,狛枝凪斗露出了有点惊喜的表情。

“哦,居然注意到了这点吗?”

……………………等等,这个说法就好像,如果没注意到的话……

“狛枝……你真的,没什么还瞒着我吧……”

这次是狛枝凪斗看了看表,然后他变脸一样隐去了原本的和颜悦色,转而露出带着惊异狂气的狰狞笑容。

“嗯,太好了,不愧是日向君,总算注意到了呢――就算是我这样的废物而不是某人,到现在也差不多开始腻了,已经九个小时了呢。”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0:48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118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