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September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5 名付けて名付けて裏切 | TOP | 【閃11】【円堂&基山広】第184年的再見【網配無料】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3.01.15 Tues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6 名付けて決着

警告:侦探paro,OOC有,超烦,翻译腔浓重,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兔美老师都为之恸哭的推理力,就算哭着求我都不会坑,作者不会分CP方向,其实可能也没有CP感



-------------------------------------------------------------以下正文---------------------------------------------------------------------


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6
 

名付けて決着 




对付一个真正精明狡猾、富有经验的敲诈者,只有唯一的有效办法。那就是封住他的嘴。
――《过量死亡》阿加莎·克里斯蒂

 

 

多年之后想起这一段,已经得到称号广为人知的名侦探日向创还是只想叹气。

他的助手狛枝凪斗从来都改不掉这个坏习惯,从那时候开始就总是这样,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帮助嫌犯,当初还是个新手的自己可真是被吓了一跳。

助手明确说了还有事瞒着他,完全初学者的日向创几乎要惊慌失措了。

这是关系着他的未来的重要入学测试,仅剩三小时的最后关头。

没有惯用道具,无法集中精神,时间所剩无几,助手宣布背叛。

所谓绝望,就是这种感觉吧。

真是哭的心都有了。

但日向创没能哭出来,哭泣被判断为多余的行为,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了疑问上。

他想知道,他现在只有这么一个想法,他想知道,狛枝凪斗到底想干什么。

不,是到底干了什么。

“到现在为止的判断,都是基于有两个案件而做出的吧?”

他要……说什么?

两个案件……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不就是从门外警卫那里听到……

从……门外警卫……

突然炸裂在脑中的可能性让日向创浑身发冷,他咬紧牙关忍耐着从心底涌上的寒意。

去问警卫的是狛枝凪斗,告诉日向创两个案件有关的人也是狛枝凪斗,说那根头发是相关物品的还是狛枝凪斗……

“呐,日向君,如果我告诉你,这两个案件根本无关呢?

这是侦探日向创和助手狛枝凪斗的故事――本来是。

从这个时间节点开始,从此刻、当下、这一瞬间开始,主角变成了狛枝凪斗――也许真的会这么发展也说不定。

感觉很奇怪――好像有另一个自己在心底冷静的思索,自己却在替他做戏一般拼命惊慌失措。

而冲击造成的些许慌乱反而让大脑迅速地动作起来,许多念头飞快地在脑中闪过,似乎每个都能抓住,又每个都抓不到,狛枝凪斗的声音又在这时灌入耳中。

“呐,日向君,怎么办好呢?”

这声音让两个日向创合二为一,让惊慌的冷静下来,让冷静的惊慌起来,让他从追寻流星一般的无序思考中,获得片刻喘息。

“日向君也知道吧,这个虚拟城市除了案发地以外都是随机拼插的,出现什么样的背景房间都不奇怪,其中某个房间里刚好有尸体也一点都不奇怪,没错吧?”

“啊――啊,真失望啊日向君,这种小把戏骗骗像我这样的垃圾也就罢了,为什么日向君也发现不了呢?”

“呐,日向君,放弃吧?与其追寻得不到的东西,不如回去守着你的滑板和拼字,也许还能在小范围内成为普通的有名人呢,现在弃权的话,至少看起来不是那么屈辱哦?”

“我说啊,日向君……”

“闭嘴,狛枝!”

将积累的怒气化为声音,他对狛枝凪斗大吼一声。

不对,有哪里不对。

相当不对。

这一定不是单纯地无关。

到这种时间才说无关……

不……

不对。

确实是有什么来着……

是什么……能证明两件事相关的……确实的证据……

应该是见过的,我见过这样的东西……

日向创眉头紧皱,嘴唇也紧紧抿了起来,一副简直要成为努力一词的象形文字般的表情。

反观狛枝凪斗,听话地沉默着,笑看着他努力的样子,眼神中不知道有什么在深处流转。

看到狛枝凪斗的表情日向创反而确定了。

……是的,虽然有点难以启齿,但是日向创有时是用助手狛枝凪斗的态度来判断情况的。

他非常相信他的助手,但是这份信任有着相当大的局限,除了推理能力以外,就是相信他一定会找机会戏弄自己这点了。

但是也不能就此断定助手在戏弄他,不,应该说是不能断定到底哪部分是在戏弄他。

……对了。

想起了狛枝凪斗曾经让他看的东西,日向创立刻调出操作菜单,不去看那些说得人不敢下手的警告再次直面最终选项。

果然。

和当时看到的一样,A夫妇都在选项中,怎么可能是随机安插的背景呢。

而这一点,当时正是狛枝凪斗引导自己去看的。

安心下来的同时,强烈的不甘再度涌上心头。

想成为更厉害的人。

想在任何人面前都能挺胸抬头。

想让这个世界承认自己。

然而却连自己的助手都……

沉甸甸的失落和不甘压在日向创心头,他尝试着让这沉重的心情随呼吸排解,余光注意到剩余时间。

2小时30分钟。

在混乱和低落的时候宝贵的半小时已经悄悄溜走了。

接下来的时间无论如何也要振作起来,最好是一边推理出正确的答案,一边反制自家助手。

如狛枝凪斗所说,他的推理确实有着不小的漏洞,但是应该从头开始重新推理吗?

时间不知道够不够,也不知道需不需要重新寻找其他线索。

有没有什么突破点……

回顾一下的话……

首先是B夫妇家,B夫人被杀,全身布满伤痕,有服毒后吐出的迹象,致命伤是胸前一刀,死亡推定时间是前日下午4点左右;现场是密室,第一发现人是B先生,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夫妇关系待查;现场留有凶器刀具,只有被害者的指纹。然后是A夫妇家,A夫人死于毒杀,根据死后僵硬程度推定死亡时间是前日下午四点到五点半,A先生死于后脑部撞击;根据证物的手表停止时间推定死亡时间为前日下午四点十二分;警方已经进行过搜查,得到的证物有手表、香水、戒指、头发、水杯和指纹、泡芙、手机、胶囊、项链、工作证。

有没有什么能联系起来的东西……

这样一想,狛枝凪斗的问题就重现在脑海中。

那根头发,到底是A先生主动接触了B先生呢,还是B先生主动接触了A先生呢,或者只是两者擦身而过呢?

杯子的指纹,到底是凶手刻意抹去的呢?还是根本无意义的偶然呢?

B夫人伪装他杀的自杀,是为了骗取保险金吗?还是有其他原因吗?

还有更早一点提到的葵公寓不在场证明的时间差手法,到底是什――

又一次,突然发生的事件打断了日向创的思考,而且几乎让他惊讶得无法呼吸了。

时间――刚才还好好记录着测试时间的时钟上显示的时间,此刻急速地减少起来。

怎、怎么回事!?

用险些贴住时钟的姿态紧急确认着剩余时间,而所见也只有无情的时间流逝。

脑内一瞬间闪现了各种慌张的推测,而能做的事情却一件都想不出来。

慌乱中余光看到助手狛枝凪斗,他一副心中有数的样子,反而让日向创更加焦虑。

――此刻,时钟又突然停止了。

剩余时间18分钟。

18分钟。

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来不及了。

不管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18分钟什么都做不了。

就算做了又能怎么样呢?连助手都不认可的能力,什么都做不到。

反正没有滑板和拼字。

反正连滑板和拼字都被否定了。

阴暗的热意涌上眼眶,和心底的酸痛一起压迫着泪腺,让他想要叹气都无法顺畅,只能将喉头沉重的滞塞吞入胸腔。

但是……

但是就算这样,日向创也不想放弃。

不想半途而废,就算最后只能证实自己没有推理的才能,也不想就这样放弃。

不想让别人看到这么没用的自己,不想成为那种人。

18分钟能做什么……与其想这种事情不如努力做点什么,不管什么都好,必须做点什么。

就算难看也好,如果有滑板和拼字就好了。

到这种时候还想要依靠道具,对这样的自己半是悲哀半是不甘。

如果更有能力的话,就能不依靠这些东西了,会依靠这种东西本身就是自己无能的明证。

不,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间。

说到底滑板和拼字也都只是道具,道具就一定有能代替的东西。

就算没有代替的东西,也一定还有能做的事情。

滑板和拼字还不如恋尸癖和接吻魔的话,到底该从什么地方入手呢……

日向创不禁皱起眉头,四下寻找着眼前绝望处境的突破点。

意识到身边的家伙正听从自己的气话乖乖地沉默着,他猛地抓住狛枝的肩膀。

“狛枝,帮我一下,思考没法接续了。”

就算这样也谨守着【别吵】的吩咐,只用眼神表达疑惑,只是那神情从开始的戏谑立刻转成了惊疑。

作为滑板和拼字的替代,用吻来接续思考吧。

――也许单纯是这样想着也说不定,也许只是对自己的手段还不如恋尸癖和接吻魔的评判表示气愤,日向创执拗地索取着更深的亲吻。

上齿和下齿的对应,能拼成字吗? 还是说从柔软的舌跳到光滑的齿列,就能获得提示吗? 答案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0:32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119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