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May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7 名付けて運命 | TOP | 【閃11】【聖獸&白龍】如夕陽般久長(阿梓生賀!)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3.02.01 Fri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神座出流&日向創&狛枝凪斗】おかえり(日向創生贺)

 虽然说是生贺,不过生日那天的生贺写给了出流大大,就在满月之日写给日向大大吧。
这篇的设定是狛枝第一个醒来(幸运),听苗木组(喂)讲了经过之后等大家醒来的前提。
犹豫了很久,最终敲定用船上和四章加起来除以二的态度作为狛枝大大的性格,啊总觉得表现不出来啊,那种虽然充满扭曲感和罪恶感但是却异常美丽的感觉……
写完之后我自己也困惑了,这个醒来的人到底是谁呢……
对不起这个问题连作者也不知道了。
醒来之后的日向创到底是怎样的人简直是宇宙之谜,按理说做过手术的脑不会这么容易恢复,但是脑部在极尽精密的同时又是在某种意义上相当粗枝大叶的地方,视觉消失听觉和感觉就会为了补足视觉而加强这点一直让我很在意,以日向大大的情况而言就是消失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呢,那么为了补足这些,他的脑会做什么呢?
这篇的状况就是我能想象到的最好的状况了,如果出来的是一个日向创的人格附带神座出流能力的可怕家伙,虽然可喜可贺,总觉得还是不太可能啊,毕竟脑部据说还有手术的刀疤呢。但是如果是完整的日向创,没有任何神座出流的痕迹,在另一重的意味上也是很可怕的感觉,而且也很让人伤感……
在自己都不知道写的是谁的情况下居然写完了这篇,简直想夸奖一下自己了。


警告:日向创/神座出流不明,不过大概是偏向了日向创吧……大概



(用了这么久的jugem,却到现在才第一次发现了可以隐藏内容的方法,我到底要迟钝到什么地步去呢?总之就事不宜迟的尝试一下,内文请戳↓)

还没有睁开眼睛,就有信息流淌了进来。

他试着追寻了这信息的开端,然而仍然残留着些微僵硬感的大脑却无法顺利逆向追溯时间的流动。

毫无感触的放弃了这无谓的行为,他转而从接收到的信息中读取有用的内容。

在逐渐复苏的精神内部,这过分庞大的内容让他吃惊,但大脑似乎还无法顺利的产生吃惊的感觉,只落下了奇妙的停顿感。

视觉以外,听觉,触觉,感觉,全身都像在大旱的季节得到雨水的植物一般,贪婪的吸取着周围的信息。

好不容易催动指尖,也只能做出跳动指节程度的动作,让他产生了不满的情绪――同时,奇妙的空虚感立刻涌上心头,让几乎尚未成型的不满退回脑海深处。

轻微的不快浮现而后消失,因此而生的新的不快再次出现,反复震荡之后正体不明的厌倦缓慢而确实的爬上神经,形成了某种只能称为赌气的奇妙心理。

在这过程中,他也逐渐解析了此刻的处境。

自己被安置在附带生命维持装置的胶囊舱中,装置运行良好,自己的生命是受到保障的,而自由尚无法获得。

看守有四人,其中一名慌张的男性在被电话另一边的人物训斥;还有一名男性时不时对他的狼狈反应冷哼;一名女性以固定的频率走来走去的巡视着,因为自己刚才手指的跳动而紧急确认了各项数据;最后一名男性就趴在自己所处的胶囊舱边,带着即使闭上眼也能察觉的惊人执念,包含若干扭曲的强烈意志,隔着舱盖和眼睑也执拗的缠绕上来,虽然是丑陋的固执,却洗练地凝结着夺人心神的魅力。

连情绪和感情的生成都遭遇困难的这个大脑,在理性的思考上却极度敏锐,只用现有的信息就迅速推断出四人的身份了。

隶属于未来机关却半是背叛了未来机关的三人组,与狛枝凪斗。

狛枝凪斗这个名字出现的瞬间,脑部窜过剧痛,这让他的表情也不禁变化。

没有放过这极其短暂而突然的反应,女性向各种机器确认的脚步声有节奏的响起,这个女人,穿着这么高的鞋子也能走得这么快啊。

与之相反的是狛枝凪斗的反应。

狛枝凪斗连动都没有动一下,连呼吸的频率都仍然安定平均。

他突然想睁开眼睛看看,狛枝凪斗是否真的这么安定,也许做了眨眼之类细小的动作,无法被视觉以外的感觉捕获。

他再次开始与眼睑的重量搏斗,而身体始终诉说着不讲情理的怠惰,就像偷穿父亲鞋子的孩子无法顺利动作一样的违和感。

就在这样的搏斗中,外界的信息仍然一刻不停的流入脑内,大脑的各个部分像是接受了不同任务的电脑软件一样动作起来,而后将最终的答案返回给他――忙碌于思考的同时,更多的余裕却纷扰着填充进来,让难以忍耐的无聊感在心底扎根。

“呐,日向君,性格真坏啊,醒了的话就不要装睡了,已经不是能够悠闲的睡回笼觉的时间了,预备科如果连努力都比别人少的话就真的没救了。”

无名火起,怒气无理取闹又毫无预兆,连那奇妙的制御似乎都没来得及发动。

“就那么没脸见人吗,日向君?”

半个他被怒气催动,半个他却从声音里推测出了说话者的表情、身形、身体状况,甚至心理状态。

无聊。

这种强烈的期待与这男人所爱之物不同,更倾向于绝望的方向,处于绝境之人最后的祈祷一般,因为绝望而散发出了必死的凄绝希望。

但是这真的算是绝望么?

不,这还远远算不上绝望。

只是连绝望都不是的无聊激情罢了。

强硬的中断了还想擅自继续下去的思考,他几乎是靠着怒气猛地睁开双眼。

不出意料,隔着透明的玻璃舱盖,狛枝凪斗正盯着这边,露出了乍看很容易判断成亲切笑容的高级微笑。

像从核心开始坏掉的水果一样,应该有不少人被这微笑所骗,就错失了内里的腐臭。

这个男人的内部可是深不见底的污泥沼泽,怎么能跟水果之类可爱的东西相提并论。

被他判定为污泥沼泽的男人加深了笑容,从外侧打开了舱盖,缺乏体力又是单手作业,费了相当的功夫。

苗木诚似乎想要过来帮忙,但被身侧的男女阻止了。

他只是看着,金色的目光随着舱盖逐渐抬高。

外界的空气流入舱内,空调的温柔冷气让他精神一振,机械运作的声音明晰起来,在薄暗里无数闪烁的光辉代表各自的顺畅运行。

他想看清的是眼前的男性,于是看清了,而随着清晰的映像在瞳孔留下印记,擅自流入大脑的信息之海让他皱起眉头。

“哪里不舒服吗,日向君?”

以数值而言,身体是完全正常的状况,只是在经历了这段时间的沉眠之后,肌群有些贫弱,一时还无法适应罢了。

这一点不只自己,俯视下来的狛枝凪斗也还没能好好的操控肢体。

已经完整的得到身体使用权的只有在程序中短短停留了一下的未来机关三人组。

努力策动手臂,用手肘顶住舱壁,长时间静止的骨骼和肌肉发出悲鸣,化作恭维也难以称作舒服的微妙痛楚啃噬着神经。

“要帮忙吗,日向君?预备科无能没什么好羞耻的,只要你开口,就算拼命我也会帮你的哦。”

说着这样甜言蜜语的这张嘴,也同时吐出了同等程度的辛辣讽刺。

不,现在的话能够明白,这是竭尽全力的虚张声势罢了。

狛枝凪斗的眼睛好像带着自主意志的显微镜一样,试图刮着他的皮肤他的心来确认他的身份。

日向创?

神座出流?

狛枝凪斗希望是谁呢?

意外的看不透答案。

他了解狛枝凪斗,了解到不想了解的程度。

第一次见面就看穿了这个男人,随即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共同生活了为期不短的日子,他应该不需要思考都能判断出来才对。

无聊。

他归结于此,又遭到自己心灵的激烈反对。

“日向君?”

顺着声音看过去的瞳孔似乎什么都映照不出,展示着空虚的神采。

“……日向君……对吧?别装了,事情的全部我都已经听说了,玩弄我这种蛆虫一样的人难道让你有什么快感吗?”

被期待的是日向创吗?

摇曳了一下,他的眼神像交错的刀剑一样闪现出火光。

察觉到自己的意识正在尝试一分为二的时候,他几乎要露出苦笑。

幸好面部的肌肉也仍然没法好好运作,这个表情才被扼杀在了萌生之际。

――说到面部表情,声音不知道能否顺利发出来。

像机械的自检一般张开口唇,让气流通过声带。

“……无、聊。”

比起声带,反而是舌头有些僵硬了。

只有头脑的恢复快到异常,还真是微妙的没用啊。

这份没用是属于日向创的东西吗?

他算是日向创吗?

还是神座出流呢?

连他本人都无法断言。

能断言的只有一点,他不是日向创,也并非神座出流――不过非要二选一的话,那还是日向创吧。

不想赞同消极的自己,不愿将未来交给只擅长玩笑的命运,这份不屈的热意现在也还燃烧在胸腔中,和说着无聊的冷酣头相对,灼热到快要冲破什么未知的东西。

感情和情绪之类的东西被强烈的压制着,他能感受到这些东西仍然在脑中彰显着存在感,让他连生气都无法顺利。

他是想对狛枝凪斗生气的。

……想到这里,一直刻意忽视的脑部某个角落传来了让他有点在意的情报,他随即进入处理步骤,将思考从虚空拽出,直视了狛枝凪斗的眼睛。

狛枝凪斗的眼神激烈的动摇着,似乎下一刻就要发出狂笑的表情扯动脸颊,而泪水即刻划过嘴角。

好像并没察觉到自己的哭泣,转瞬就真的笑出声来的狛枝凪斗将壮绝的嘲讽笑容居高临下的投向好不容易爬起来的他。

“想说无聊的可是我啊,日向君,让我忍耐了这么久你的无能,居然就给我看这种伪物吗?真看不下去,把才能浪费到这种不可原谅的程度,你还真是个豪爽的男人啊,日向君?”

“无聊。”

这次终于能好好操纵了自己的舌头,他将舔着脑中制御器的火焰化作短促的言语。

狛枝凪斗的话完全没能进入听者的心灵。

他记得一次,这个男人的声音,吐血一般诉说着寂寞的声音,让他此刻回想起来也感受到深沉悲凉的疼痛。

而不是现在这种毫无趣味的话语。

这个家伙,明明有其他该说的话。

判断出这是任性的思考,他却阻止不了自己重新得到自由的唇舌,它们又一次故意发出了欺负人的声音。

“这个世界毫无趣味,你也平凡无奇――无聊。”

得出的结论由自己说出口,也减弱不了半分不快。

判断此刻应当屈服于现实,人造天才看着对方进一步遮掩动摇,逐渐冰冷下去的表情,对狛枝凪斗的记忆唤醒了某个愿望,让他良心发痛。

――想要看一次,得到希望的狛枝凪斗,那时候,这个男人又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这份心情到现在也没有改变,沉甸甸的,从心脏中不吝惜疼痛的挤出温热的血液。

不但无聊,而且麻烦。

然而麻烦也必须解决才行,他重新振奋唇舌,努力晤热那半个自己。

“所以……”

被突如其来的耻意捕捉,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转开视线。

再次注视着狛枝凪斗的时候,他的瞳孔中已经有了足以称之为温柔的坚定神色。

“所以,狛枝。”

他半是无奈的呼唤着狛枝凪斗,伸出还不太能顺利动作的手臂,捧住那笑得弯下来的头颅,强迫性的对上视线。

“所以,改变这世界和你吧,和我一起――我回来了,狛枝。”

南国小岛的夏夜,群星不可思议的闪闪生辉,比任何宝石,任何灯火,都更能触动心灵。

连他都无法理解的执拗的星光,此刻也俯视着这个无聊的世界。

他深深望进狛枝凪斗的眼睛,好像望着宇宙。

突然也想要看看了,自己创造的未来,到底是怎样的东西。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1:01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123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