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July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ダンガンロンパ2】【神座出流&日向創&狛枝凪斗】おかえり(日向創生贺) | TOP | 【閃11】【影山零治中心】光【雨路路生日快樂!】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3.02.13 Wednesday

【閃11】【聖獸&白龍】如夕陽般久長(阿梓生賀!)

阿梓生日快樂!!!愚蠢如我居然产生了自己已经给了你这篇的幻觉……呜嘤幸好还没过时……
看小说的时候白龙化身的本体真是让我倒抽一口气,有种京介厨的意味上输给了白龙的错觉,现在想想还觉得真不甘心(咦)于是有了这篇……圣兽是私设,大概是绅士型大型犬的印象(喂

警告:虽然是圣兽和白龙但白龙对京介的单箭头非常严重





  那个时候他刚发现可以跟化身交流,简直想大声嘲笑这个世界的设定。
而且还知道了自己的化身有被其他化身嘲笑。
对别人的执着,这种程度的原因而已,这种程度的心意的凝结体,连愿望都算不上的东西。
这样的化身,就算有着壮丽的身姿,在表现出实力之前,也只有被嘲笑的份。
所以白龙什么也没说。
反正化身的主人们仍然只能仰望他的脚底。
就算被戏称为……
“白、白龙前辈?”
被后辈的声音唤回,白龙从过去的记忆里脱出,继续回答起问题。
被问到自己的化身为什么那么厉害,白龙跳过最初那段经历,在夕阳下眯细了暗红的眼睛。
“化身是使用者意志的体现,怎样才能变强,你应该清楚了吧。”
也许是回答过于简练,也许是还在体会话中的意味,新晋的后辈还呆呆站在那里。
“还有什么事。”
“不、并没有、那个……”
“说。”
“能、能让我看一次吗,以前就很想近距离的看一次了,前辈的化身圣兽shining dragon!”
无表情的默默应允了请求,白龙让熟悉的热度充满胸腔,某种满溢感炸裂的同时,身后的广阔空间里有个巨大的身影逐渐显现出来。
与名号相称,散发出若干圣洁感的白色巨体,腹面是碧玉一般的浅翠色,前肢和肩部的位置生有红色的附羽,背后伸出的金色翼展,在夕阳的照耀下璀璨生辉――结合了鸟、蛇、巨人等多种形象的幻想种姿态,近距离看是会让人失神一般的辉煌壮丽。
宛如宣誓忠诚一般,巨大的化身向主人深深弯下颈子,将金色双翼间镶嵌的巨大宝石显露出来,映着金红色的夕照,夺去了观者的语言。
同时低沉威严的男性声音带着几分恭敬在脑中响起。
“契约之主。”
从出现之日起,他的化身就如此称呼他。
所谓的契约是什么,契约内容有什么,白龙不知道。
和自己的执念订立契约又有何意义。
――从根本上说,这无谓的执念又有何意义呢?
这就是他的化身,他的执念的结晶――对剑城京介的,执念的结晶。
剑城京介已经离开了这里,这个从来没有人离开过的岛屿,他却一去不返,被圣帝的命令,调离了神之伊甸。
如果他没有来过,如果没有对他执着过,如果当时他没有走,现在自己的化身会是什么呢?
奇妙的想法造访,白龙低下头,看着地面的影子――只有自己一人,圣兽嘉稽地的巨体连影子都不会留下。
不会觉得寂寞吗?
圣兽曾经这么问他。
当然寂寞,究极的道路必然是寂寞的,不成为最强就算不上究极,而最强只能有一个人,最多能算上化身。
请尽情使用我的力量。
沉默了一瞬,那时候圣兽低下巨大的喙,温顺的闭上眼睛。
圣兽的强度,就是他执念的强度。
他对剑城京介有多执着,他的圣兽就有多强大。
但剑城京介背叛了他的期待。
不但在自己追上之前就离开了,还去了那种柔弱的队伍,变成了那么柔弱的人――不可原谅。
昏暗的热情漫卷胸腔,白龙被深重的愤怒淹没,而随之涌起微波的苦涩,立刻沉默的轻轻覆上,让全部火焰都冻结成冰。
是啊,剑城京介不曾背叛白龙,这份愤怒,这份悲怨,这份疼痛,这份寂寞……全都是一厢情愿罢了。
剑城京介其实不是看起来那么冷淡的人,缠得久了,他也会好好理人,好好记住对方的事情,好好把对方看在眼里。
但是他的心里装满了别人的事情,他的心意全都给了某个不知道的别人――白龙不知道是谁,也不想知道。
没有承诺,何来背叛。
“契约之主。”
圣兽的声音从心底响起,让白龙回过神来。
“没什么。”
稍稍安定心神,白龙回应了自己的化身。
“前辈?”
不知道神之伊甸训练生顶点的白龙在跟谁说话,后辈的少年有点不知所措。
对他而言,这个传说中的究极,也许就这样留下了莫名其妙的印象了。
“……没什么,你可以回去了。”
少年精神的应声,向憧憬的前辈道别之后跑得不见踪影了。
不知如何看待这个事态,以契约之主来称呼主人的巨大化身,仿佛要抚慰他一般用头部磨蹭着白龙的肩膀,说出了似乎没什么前文的话,那声音带着奇妙的回响,让心底的空旷都鲜明起来。
“我不会背弃契约,永远不会。”
“啊,我知道。”
圣兽说过,究极的道路,无论何等寂寞,都将陪伴到底。
但是……
但是啊……
但是圣兽是他无望的执念,圣兽就是他的寂寞。
璀璨雄伟,辉煌壮丽――这是――这就是,执念的姿态。
经过今夜,经过明天,下一次晚照仍会如期到来。
他的执念,如果上了那个人,就会停止吗?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0:00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124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