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November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閃十一】【zero組】さよならよりも彼が勝てる【喜喜生賀!】 | TOP | 【ダンガンロンパ2】【after game】【日向創&狛枝凪斗】日向創今日はついていない【R15】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3.04.12 Fri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島模式】【日向創&狛枝凪斗】龍宮貝

桐子生日快乐――――――――――
小足球认识桐子之后,后来不是萌的东西错开就是萌上同个东西的时间错开,好不容易在弹丸再聚首了(捂脸珍惜了桐子
这是你点的甜口w


警告:CP方向别问我,自行脑补过程即可,我已经放弃这世界上还有方向这种东西了。






 “呐,日向君,感觉好点了吗?”
怎么可能好,感觉更差了才正常吧。
尤其经历了一场充满羞辱的情事之后,有谁会感觉好的话,日向创可真不想跟这种人会面。
但是如果说出来,这家伙恐怕要变本加厉吧。
“……就算是稍微好点了吧……呜呃……”
日向创忍得冷汗湿透后背,才好不容易压下恶心的感觉。
糟糕。
比梗在胸间的恶心相比,狛枝凪斗这次居然没冷下去的目光更让他寒毛直竖。
好吧,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从醒来的那刻起,日向创就被胃部翻搅的感觉狠狠袭击了。
四肢无力,除了想吐之外,什么都不想做。
连叫人帮忙都不想起来。
像是听到了日向创的心声,明明才这么早,外面却响起了敲门声。
想着也许能寻求帮助的日向创,强撑着给对方开了门。
不幸的是,这人是狛枝凪斗。
他一脸兴奋的样子,而日向创刚好被一阵恶心袭击,险些就要吐他一身。
好不容易忍过这一阵,抬起头来的日向创迎上了对方突然瞬间冷却的目光。
心知不妙,他却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心思。
狛枝凪斗可是个非常难懂的家伙,有时又意外单纯。
其实还有一点,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日向创偶尔能听到别人的心声――不过看来现在是听不到的。
总之就是这样,狛枝凪斗把兴奋的双手放了下来,交抱双臂,冷冷的看着他。
“哦,日向君,早上好。”
这么冷冽的招呼方式还真是让人不好回答――看来是自己扫了他的兴没错,就先道歉看看吧。
“……嗯,早上好,抱歉,狛枝。”
完全没有接受这个抱歉的意向,狛枝凪斗露出自嘲的笑容。
“日向君看起来一点都不好啊,啊、不过也是当然的,一大早就见到像蛆虫一样的我,难怪会恶心呢。”
………………
这家伙,脑子里到底是怎么个构造。
不过日向创实在被胃部的感觉折磨得不想思考,更遑论对象是这个脑回路像迷宫一样的狛枝凪斗。
“不……你多想了,狛枝,我只是……呜……”
虽然恶心不是狛枝凪斗的错,但要努力配合他那让人晕头转向的思路,却无疑加重了恶心感。
唯一不出所料的就是,狛枝凪斗的脸色更冷了。
接下来的事情真是回忆都不想回忆,日向创被狛枝凪斗变着花样羞辱了一上午,甚至不知为何被迫发生了那样的情事。
哪样的?
和普通的充满“喜欢”的方式相反,满溢着恶意和厌恶,比起做爱绝对该算在言语拷问一类,这样的情事。
悲哀的是,日向创下半身的恶魔似乎和上半身意见相左,很欢畅的把能放纵的都放纵了――所以才说只是言语拷问嘛,因为肢体就算不想承认也不得不说其实还是挺享受的――途中的时候他一度连恶心的感觉都暂时性的忘记了。
之后狛枝凪斗就从他身上移开臀部,安静的一边清洁一边等他喘慾磧
再来就回复了正常的那个狛枝凪斗,用温柔的口气问他感觉好点了没。
说实话根本不可能,简直糟透了。
听到回答,狛枝凪斗倒也不生气,他略略皱起眉歪过头,疑惑的单手托起脸颊,雪白绵软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摇动。
“哎?果然骗不过去吗?”
真是说出了让人在意的话啊。
“……骗?”
狛枝凪斗眨眨眼睛,似乎也没什么要隐瞒的意思,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开始讲述。
“本来想要装作和日向君关系差劲到极点的,你看,听说做爱是朋友的终结嘛。”
……且不说这个是从哪里听说的,装成这样又算是什么啊。
“……这有什么好装的。”
“日向君。”
狛枝凪斗的语气突然一转,明亮鲜活了起来。
“我今天捡到了很棒的贝壳。”
“……?”
对话的流向实在太深不可测,日向创感觉胃部更加难受了。
“要看吗,日向君?”
这种突然从可怕的变态转变成可爱的同学的错觉……无奈之下,日向创只好点头。
于是狛枝凪斗欢欣鼓舞的拿出一只贝壳。
……好大的贝壳。
这是日向创的第一反应。
确实很大,和张开的手差不多大,花纹是火苗跃动的金红色,镀金般的螺壳闪动着珍珠光泽,让人一看就想要惊叹,这样的贝壳的确很难捡到。
――如果没有狛枝凪斗程度的幸运的话。
就算有这程度的幸运,在岛上这么多天,也还是第一次捡到。
不,这看起来就不像是能在沙滩上见到的东西啊。
为这贝壳惊艳了一瞬,日向创还是无法理解它怎么会出现在这对话里。
“……你捡到了漂亮的贝壳?那又怎样?”
“哈?还要说得更明白吗?得到了这样的幸运,回来的路上却既没有被突然涌起的巨浪吞没,也没有被椰子砸中,甚至连脚都没有崴一下,不会太奇怪了吗?”
奇怪的是你的思路吧……
但是对这个思路,此刻的日向创连吐槽都懒得说出口了,而且恐怕开口就会吐出来吧。
“然后,见到日向君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为什么不幸没有降临――果然又降临到身边的人身上了呢。”
………………
好像突然明白了他的心思,被不知名的疲劳感攫住,日向创长叹一声。
狛枝凪斗满怀担忧的扯起一个自嘲的表情,眉毛皱得简直快连起来了。
“这个贝壳看起来好像还挺贵重的,万一还有后续就不好了,所以啊,如果能让日向君讨厌我,离我远远的,说不定能骗过我的幸运也说不定……会这么想的我真是太天真了……唉,反正我只是个随处可见的垃圾罢了。”
如果这么弯弯绕的想法还叫做天真的话,大概世人的智商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平均提高了不少,而且垃圾这点虽然无法让他改口了,至少不可能随处可见才对。
没意识到自己的脑内吐槽已经偏向到了奇怪的方向,日向创努力压抑着胃部的翻动感,拍了拍狛枝凪斗的肩膀。
然后像要防止他逃走一般握紧了那纤细的肩部,另一只手瞄准皱起的眉心,用力弹了他的额头。
狛枝凪斗受到攻击,捂着额头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跳开了。
“日、日向君?”
“好了,被弹额头这么疼,肯定能抵掉捡个贝壳的幸运了吧,你就安心吧。”
啊咧?
总觉得自己本来想说的不是这么温柔的话……
被恶心搞得懒得计较,日向创自暴自弃的继续了这个温柔的语气。
“以后你得到什么幸运,我都会弹你额头的,别胡思乱想了。”
这里好像应该是感动的时刻,狛枝凪斗也确实浮现出了有点感动的恍惚表情――可惜这时候日向创再也没忍住。
他吐了。
于是立刻陷入慌乱,直闹到大家都围过来,那天的后续,是日向创被迫休息,他那份工作就由狛枝凪斗自告奋勇的顶替了。
――啊、顺带一提,狛枝捡到的海螺直径约20cm,高约16cm,是世界上最珍稀名贵的龙宫翁戎螺,后来据十神白夜估计价值可能超过10万美元。
只是至今我们也不知道那天日向创突然呕吐的病因。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0:00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127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