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October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ダンガンロンパ2】【島模式】【日向創&狛枝凪斗】龍宮貝 | TOP | 【はたらく魔王さま!】【芦真】芦屋四郎非常不開心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3.04.28 Sun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after game】【日向創&狛枝凪斗】日向創今日はついていない【R15】

狛枝大大生日快乐――――――――――――
说起来因为我是游戏诅咒附体那一类的人,所以本来应该不会去看什么游戏相关的东西,幸好我还有好心友,才没有错过这么棒的弹丸(捂胸口
得到一个狛枝大大真是意外收获,简直可以说是天赐之宝(等
4月28日我可是等了半年了(哪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算法已经快等了一辈子了(喂
总而言之狛枝大大生日快乐!
这篇的这个梗怎么说呢,脑补的时候是很满意的(喂
其实单就梗而言我确实现在也还是挺满意的,不过写得不怎么满意。
嘛……虽然不想在狛枝大大生贺的时候迁就自己,不过事情真的是……手机写起来看不到上下文大概连接词都重复成一坨了,错别字大概也……尽管它其实没什么剧情,但是这种散乱感真是让我不想忍……
解释给谁听呢这是wwwwww
日后有修改可能,今天时间先放一下咯^q^
时间就设定在4月28日5时5分❤感受我的爱吧(抱胸

以下正文↓↓↓



日向创觉得他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他只是想溜一圈。
谁想到刚好路过狛枝凪斗窗前。
狛枝凪斗非常冷淡的盯着窗外,眼神空洞,好像失去了所有生机,染上红晕的面颊又好像充满了生气,异样和谐的矛盾感让日向创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日向创发誓他只是有些担心,可谁会相信呢。
日向创靠近窗子仔细探查的时候,看到了狛枝凪斗头部以外的身体。
包括裸露的下半身。
狛枝凪斗正在自慰。
纤白的手指,比手指还要白的大腿,其间骄然挺立的下体,春光极盛。
……………………
好像错过了说【哎嘿不小心看到了】的时机。
看到日向创呆然的脸,狛枝凪斗像是表示这件事已经完成了一样淡定的射了出来,然后眨了眨找回神采的双眼,对日向创露出微笑。
“日向君,欢迎光临,有什么事吗?”
欢迎光临是要怎么光临呢,狛枝凪斗没有起身开门的意思,反而向窗外的日向创伸出了手。
日向创的应对能力并没有受过这样的锻炼,有些运转不灵的大脑指示身体自然的握住那只手,借力爬进了窗户。
……好像有哪里不对?
红灯闪烁在大脑边际,可是他已经进来了。
狛枝凪斗整理了一下床铺,把承接体液的床单抽下来,大大方方的跳下床,裸着下身给他倒了杯水。
“啊,日向君先坐一下,我去冲个澡马上就来。”
怡然自若的走进浴室,水声很快响起来,冲刷着狛枝凪斗的身体,似乎也终于冲刷了日向创脑中的迷雾。
但是混乱更严重了。
接下来怎么办?
他已经进来了。
坐在椅子上,日向创异常窘迫,这算什么事,他只是偶尔路过,就凑巧看到了朋友的自慰场面,然后从窗子爬进房间,坐在椅子上等着朋友淋浴洗净身体。
…………怎么想都不对啊?!
为了理解现状,他观察起四周。
整个房间相当干净整洁,包括狛枝凪斗刚刚用过的床,去浴室之前,他将其整理得一丝不苟,好像日向创所见的只是白日一梦――甚至衣物都没有随便摊在床上,而是整齐地叠在床边,可见他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有计划的进行了自慰。
……为什么要用这种理性来分析别人的自慰。
不,比起这种无谓的分析――狛枝凪斗没有带衣服进去。
仿佛就在应和他的思考,水声停了下来,狛枝凪斗的声音传了出来。
“日向君?”
在叫他。
“日向君?你还在吗?”
“?!嗯我在!”
“日向君,能帮我拿衣服过来吗?”
“……嗯。”
所以现在的状况是,他只是出来走走,就刚好巧遇了狛枝凪斗的自慰现场,还碰巧从窗子爬了进来,眼睁睁看着他清理,还要给他拿衣服。
但是他别无选择。
不如说这种情况,用选择这种词好像太托大了,但是又完全不平常普通。
一边无奈着,一边把床边的衣服抱在手上,走到了浴室门边,打开一个小缝递了进去。
窸窸窣窣一阵布料的摩擦声之后,狛枝凪斗打开了门,他穿着裤子却裸着上身。
“谢谢,日向君。”
南国海岛,日光晴丽,海波粼粼,金色的沙滩上海风习习,拨动椰子树巨大的叶片,和人的心。
此刻狛枝凪斗的笑容几乎就带着这样的背景效果。
看着他的脸和这副表情,怎么也想象不到,他自慰的时候,会是那么个样子。
回想一下自己自慰的状况……
不不,这种时候想象这种东西干嘛。
对自己的思考方向感到羞耻,日向创甩甩脑袋――
“呜哇!?”
回神的时候才注意到,狛枝凪斗已经凑到他面前,正带着一脸清爽的笑容盯着发呆的他。
“在想什么呢,日向君?”
“……没什么。”
“这样啊,那脸红一定是因为太热了吧?”
“……嗯。”
“嗯……也对呢,面对我这样的蛆虫,就算看到身体日向君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呢。”
“才不是那样!”
……
糟糕。
最近论破狛枝的自虐发言成了习惯,一不小心就……
这不就等于说觉得有什么了嘛!
“……哎……?日向君,看到这种会有感觉吗?品味意外的真差啊。”
立刻就让人后悔关心了他,这技能到底是怎样练出来的呢。
不过……
真想知道啊。
难道他自己就没有感觉吗?
那张冷淡的脸再次出现在脑海中,和面前的笑脸对比鲜明。
“日向君,脸越来越红了哦?”
“……我没事。”
“难道是因为说到自慰的事情?害羞了?”
“……不这样才奇怪吧!!”
“为什么?”
狛枝看起来很疑惑。
是真的很疑惑。
这样的疑惑很容易感染旁人,让人怀疑起难道自己才是不正常的一边。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日向创坚定了自己才是常识的战友,忍耐着面上的热度,故作平静的回答了他。
“普通没有人会随便说起这种私事。”
听了这个回答,狛枝凪斗喷笑出来。
“日向君的人生真是壮丽到让人嬖蕁宗对日向君而言,碰到别人在自慰,然后从窗户进入,再坐等清理沐浴完成,原来是普通的状况,果然我这种蛆虫根本没法比呢。”
……………………
这个家伙………………
“那么有着丰富人生经验的日向君,肯不肯回答我一个小小的问题呢?”
“……你说。”
“那个时候,为什么那么吃惊?”
那个时候?
察觉到狛枝凪斗说的是哪个时候,日向创的脸更红了。
“谁、谁都会吃惊吧!突然看到那种场面、谁会想到你一脸冷淡结果却在做那种事啊!”
“哈?谁规定了做那种事不能一脸冷淡的?”
对话的方向好像侧滑了。
不,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像踩了香蕉皮一样,不但滑出好远,还摔了个四脚朝天。
日向创已经快要习惯这种重点时刻偏离的对话节奏,此刻也半是自暴自弃的跟进了方向。
“…………你啊,我说,那是自、咳、DIY吧?!用汉字来写就是自慰,换句话说就是自己来慰藉自己的行为吧?稍微……嗯……至少露出稍微快乐一点的表情吧?”
“嗯?是……是这样吗?”
不知为何,狛枝凪斗露出了犹豫不决的疑惑表情。
难道我说的有哪里不对吗?
就算知道一般这种情况下错的都是狛枝凪斗的常识,他还是忍不住检视起了自己的常识。
应该是没问题。
“当然是这样吧,否则你到底是为了什么DIY啊?”
“为了什么……当然是生理需求吧?”
生理需求……?
“不我是说……没有冲动的话,也不会有什么生理需求吧?”
“那种欲望的附属品,不叫生理需求吧,日向君?”
极度的别扭感。
这种把自己严格分成精神和肉体的做法,带着某种正体不明的不祥气息。
不过那一瞬间,日向创好像想通了什么。
难怪这家伙能说出那种话啊。
成为希望的踏脚石之类,让别人杀掉他之类,为了希望什么都会做之类……
就算想通了,也无法理解。
而且焦躁感渐渐升上心头。
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就算退一万步说,通过自慰得到的感觉,也只是单纯的自我欺骗吧?”
单纯个鬼!!!
“……那、你既然一点都不会快乐,还IDY干嘛?”
“嗯?那不是肯定的吗?因为男性如果太长时间不释放一下的话,会对身体产生不小的压力吧?”
……越来越觉得,这对话根本不可能进行下去了。
镇定,镇定一点日向创。
好吧,那就换个方向来试试吧。
“那这么说吧,你做的时候都想着什么?”
男性经常被说成上半身和下半身是分开思考的,其实却是相当纤细的生物,在顶峰受到惊吓也是很容易不举的,同理,没有那个意思的时候,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达到高潮的。
狛枝凪斗似乎并不认同这点,他看来越来越疑惑,不过他总算穿上了t恤。
一日之内,日向创就达成了看到裸露下身的狛枝凪斗和看到裸露上身的狛枝凪斗两个成就,如果看到全裸的大概就能攒够升级的经验。
当然日向创并没有要升级的打算就是了。
t恤隔断了狛枝凪斗疑惑的表情,声音含混地传了出来。
“必须要想着什么吗,我还以为凭日向君的能力……嗯……”
最后的话他故意暧昧了起来,带着体贴的含糊不清。
如果说这话的人不是狛枝凪斗,一定可以揍一拳了。
异常在这种时候居然有好处,日向创也是第一次学到。
总之,日向创感觉胸腔里充满了涨懑的废气。
好吧,看来狛枝凪斗是个只用手就能达到与精神完全无关的单纯肉体高潮的人。
真不想和这种人一起被称为男人。
“真对不起啊,我就是必须想着什么才行。”
“不过那也很厉害嘛日向君,能欺骗自己到那个程度,我简直要崇拜起来了,被别人骗还不够,连自己都要欺骗自己,好厉害,真不愧是日向君!”
听到这种夸奖,完全高兴不起来。
也许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日向创的注意力避开了他怎么听都像是讽刺的夸奖,倾向了另一边。
绝望病的时候,澪田唯吹和终里赤音都出现了和原本相反的性格,只有狛枝凪斗,看似只是更加奇怪了。
不过仔细回忆的话,狛枝凪斗并不说谎,他更加狡猾,他会用真话来达成欺骗。
这才是可怕之处。
绝望病中普通的说起谎话的狛枝,也许更好应付。
比起现在这个狛枝凪斗。
――平常可以露出这样清爽的笑容,在自慰的时候却表情冷淡得活像尸体。
就算得不到什么真正的快乐,至少……
……
不,在那之前,为什么非要在意这么神秘的问题呢?
就算是亲密的朋友,对别人的性癖指手画脚也相当失礼,日向创不认为自己能做出这种不讲理的事,可心底的焦躁却不肯放过他。
越是想着忘记这件事,狛枝凪斗那时候冷淡的面孔越是清晰。
到底在焦虑什么呢。
对着皱眉深思的日向创,穿好外套的狛枝凪斗自顾自的继续了说明。
“所谓快感,只不过是词义在欺骗你哦,日向君,其实你并不会从这种行为中得到快乐,你只是受到了刺激,只是得到了兴奋的神经信号。快感的话我还是有的,不过快乐就不见得了。”
“说到底自慰这种行为中到底哪里能够产生快乐这种情绪?无谓的释放出大量鲜活的精子然后让他们无谓的快速自然死亡在床单和手上?”
“日向君一定知道的吧,辣这种味道的本质其实是烧灼痛,但是爱吃辣的人在世界各地都广泛生存着,就算是这些人,一定也不想得到烧灼痛吧,和快感一样,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更焦躁了,狛枝凪斗说得越多,越是理由充分,焦躁的感觉越无法忍耐。
“那希望呢?”
日向创突然发问。
狛枝凪斗炸了眨眼。
“……希望?”
“希望又怎么说呢?”
难得被日向创打乱了方向,狛枝凪斗敛起笑容,沉吟似的歪过头。
“这和希望,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你所谓的希望,本质是什么?那东西,真的能给你希望吗?”
被无法抑制的焦躁附体,日向创抓住狛枝凪斗的双肩,逼问一般直视他的眼睛。
而被抓住的狛枝凪斗一点也不意外,只是轻轻笑了笑。
“谁知道呢。”
“你这家伙……!!”
猛地坐起来,日向创被迫清醒了过来。
场景的突然转换让他愣住了。
他正坐在自己的床上,紧紧揪着被头。
他转头看看窗外,是碧海晴天,金沙绿树。
……梦……吗?
肯定是梦,真正的狛枝凪斗,怎么可能在涉及希望的情况下还那么冷静。
……不过这算是什么梦?
至少肯定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最近日向创都在忙着采集醒来的同伴们的身体资料,帮忙大家复健,还有向未来机关作报告。
――这么说来,听说狛枝凪斗醒来之后,就把他拜托给左右田和九头龙,还一次都没去探视过。
日向创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他就是暂时不想见到狛枝凪斗。
……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
他应该去见见狛枝凪斗?
于情于理……确实该去见见。
也快到了采集狛枝凪斗的资料上报的时限了。
只从同伴们口中听说狛枝凪斗身体机能基本正常,而且神智非常清晰,实际上他还是有些担心的。
既然决定了去看,日向创看看时钟,也不算早了,就起床洗漱吃过早饭快去吧。
起身的时候却感觉下身一凉。
……咳,还是洗过床单再去吧。
未婚男性的梦遗不算什么,前提是不要和日向创刚做的梦联系起来。
他想应该是没有联系的,因为那梦里既没有玲珑曲线,也没有软玉温香,只有个狛枝凪斗,而且他们还讨论了半天感受的真伪。
无梦的梦遗也是有的,也许只是刚好两件事碰上了。
……为什么要找理由呢,这样不就好像其实相关一样了嘛。
把理由和事件本身一起靠想象丢进大海深处,日向创站直身体,啪的展开洗净的床单。
真白。
就像他此刻的少年心一样纯净无垢。
晒好床单,洗漱完成,整理仪容,用好早餐,日向创的一天正式开始了。
那么就按照刚才的计划,先去看看狛枝凪斗吧。
在这毫无遮挡的海滩上,从一大早太阳就把全岛的沙子都耀得闪闪生光,日向创就从这沙滩中走过,他径直走到那建筑物。
心情有点复杂,做了这样的梦之后更复杂了。
真的要去看狛枝凪斗吗?
就当做早操,多走几步吧。
记得狛枝凪斗是住在这里的一层,应该过去一点就能透过窗子看到了吧。就先从窗子看看情况再决定要不要进去好了。
――总不可能像梦里那么倒霉吧。
事实证明,比梦里还倒霉。
至少梦里最初只看到了狛枝凪斗的脸,凑近了才看到全身。
一次性看到全身的冲击让日向创瞬间产生了逃走的冲动。
“早安,日向君?”
带着清爽的微笑擦拭着体液,狛枝凪斗举起没拿着纸巾的那只手向他打招呼。
……现在睁开眼,肯定还会发现自己坐在床上吧。
日向创觉得他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此刻的状况就是,他打算去看狛枝凪斗,做好的心理准备是看到他虚弱的躺在床上,用各种不屑的语气嘲讽自己,结果才只是走到窗外,就目击了对方的自慰场面。
那手指和大腿真是比梦里的还……
等等等等!!!!!
到底是在想什么啊!!!!
从惨无人道的杀人游戏中脱离之后一直都坚定奋进的日向创,好久没有这么动摇过了。
该怎么办呢,日向创。
少年富有朝气的字典里没有认输一词,为了把理智唤回正道,他对自制力吹响集结号。
对,没错,现在不是动摇的时候。
自己的未来要自己来创造!
如果这次狛枝凪斗还说什么歪理,就由自己亲手来论破。
“日向君?”
“说吧,狛枝!”
“哎?说什么?”
……一不小心。
咳、不过这次不管说什么都不会动摇了,这份决心绝对是真的。
“……总而言之,欢迎回来,狛枝。”
“……那,谢谢,我回来了,日向君。”
两人互相露出微笑。
作为一个让人心生暖意的再会画面,如果能无视狛枝凪斗裸露的下身就更完美了。
这次一定要教给他,各种各样的快乐。
胸中深藏着这等高尚的觉悟,日向创握住狛枝凪斗伸出窗外的手,用力一撑爬进了窗户。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5:05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128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