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May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閃11】【京介中心?】陪葬以無數至寶 第一章 鎖入黃金之匣 | TOP | 【閃11】【基風還是風基我也不知道】恒星間電光奔騰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2.04.07 Saturday

【閃11】【吉良ヒロト&狩屋正樹】致我的狹小星空

破破打起精神来!!!!

虽然同意的人可能不多,不过我心目中吉良广和狩屋的相处模式大概是这样的,虽然也看到了游戏里那个似乎有点严厉的对话,但是还是觉得私下模式应该不是那样的,嗯……觉得那个对话大概是糖果和鞭子里的鞭子吧。
被吉良广玩弄的狩屋真可爱w(喂

警告:
       1.私设多不自重
       2.糖度高
 


“正树君,抬起头来。”
他无声的抬起头来,看着对自己说话的男人。
“不不,不是看我,正树君,看着天空。”
冬季夜空,湛然高远,群星闪烁。
然后,看什么?
为了配合他的身高,男人蹲了下来,长西装外套都扫在地上。
“正树君,你看到了么,那边连着的三颗亮星?”
看到倒是看到了。
“那是猎户座的腰带哦,往上往下就是猎户的全貌了。”
的确是非常壮丽,然而那又怎么样呢?

 

致我的狭小星空

 

“狩屋!放学一起去蛋糕自助吧!”
“哎?不行啦我不行啦……”
“呜哇好吓人!狩屋居然不去吃蛋糕!”
“什么意思啊喂!”
拒绝了同学的好意邀请,狩屋正树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
啊……时间快到了,要走快一点……不,还是跑回去吧。
虽然这样想着,狩屋正树还是站在原地发起了邮件。
“ヒロトさん,为了今晚的约定我可是推掉了同学的蛋糕自助哦,怎么补偿我?”
邮件送出,意外的五分钟都没有回信。
“啧……该不会忙到连回邮件的时间都没有了吧,这么说今晚的约定也许早就忘了吧……”
“这是谁家的孩子呢?在大马路上一边嘟囔着什么一边走路呢?”
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差点就要炸毛了,此刻听到那个声音,狩屋正树无力的垂下双肩。
“请不要在大街上做出变态的行为,ヒロトさん。”
“好想见你,好想你,正树君。”
…………………………
算了,随他便吧。
轻易放弃了抵抗,狩屋正树试图转头看看抱住自己的家伙,可是那家伙把头靠在自己肩窝里,如果朝那个方向回头就会过近距离接触了,但是朝别的方向就看不到了。
这家伙是算准这一点才这样做的吧。
可恶……
“从背后就能看到我吗,ヒロトさん?”
“就算不是背后也能看到你哦,正树君,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想看就能看到正树君呢。”
……………………
这家伙…………………………
“是是,我认输了,能放开我吗,ヒロトさん?”
“不行哦,正树君,你是我的夜空里最壮丽的猎户座,我一生都不会放手的。”
“放手你这变态!这样很难走!!!”
和所说的话一样毫不留情的用背包甩了抱紧自己的监护人,狩屋正树趁机跳开两步。
就算不是人来人往的主干道,也引来了众多路人的目光,而自己的监护人,这个明明已经是吉良家继承人的商界巨擘一点都不在意。
大概是惯于被人围观了吧。
也对,他少年时期就敢于穿着那种挑战人类羞耻心下限的紧身衣。
回想起偷看到的这个人的相簿,狩屋正树叹了一口气。
“一直叹气的话,幸福也会跑掉,你没听说过么,正树君?”
“跑掉的话就请你开着那辆扎眼的跑车帮我追回来吧,ヒロトさん。”
“好啊,那现在就取回蛋糕自助的份吧。”
一边揉着被书包尖角砸痛的肩膀,吉良广一边从公文包里取出了包装精致的和果子。
用夹有真正樱花的双层磨砂玻璃纸包覆,再用淡彩的纯色皱纹纸揉搓成条捆扎,只是包装就显出了点心的高级。
“……一个樱花团子就想收买我?”
“谁说只有一个的?我是那么小器的男人吗?”
打开的公文包里,根本半件公文都没有,只有整整齐齐堆叠起来的各式和果子。
………………有备而来啊…………
不论如何,这也只是春季街道上的一段奇景而已,就算是敞篷跑车,也足够将围观的目光挡在车外。
今天是大家一起吃饭的日子,要回到太阳公公园和大家一起。
当然也是忙碌的吉良广难得会回来吃饭的日子。
所以拼命节约了零用钱,给他买了领带夹。
像猎户座的腰带一样,三颗闪闪发光的锆了石镶嵌在钢的领带夹上。
不过大概不会戴吧。
用盯着仇人一样的眼神盯着吉良广现在别在领带上的珍珠领带夹,狩屋正树在口袋里握紧礼品盒。
这个时候突然被搭话了。
“最近在雷门怎么样?”
“上次说我的状况全都知道的人是谁?”
“这两天忙到连正树君的事情都没来得及看呢。”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
“只知道前天晨练的时候你尝试新必杀技失败了,到现在也还没成功呢。”
……………………
“骗子。”
“当然的吧?我就算忙得死去活来也能掌握正树君的状况哦。”
“死去就够了不用活过来了。”
懊恼的吐出辛辣的恶语,狩屋正树单手托腮撑在车窗上。
已经是春天了,樱花的花期都快过去了,风也早就暖了起来。
白昼变长,到这个时间夜色才刚刚降临。
只是一点点,一点点一点点的薄纱一样的暗色。
上弦月从苍白稍稍开始着色,少许亮星也稍微露出了身影。
多年前的冬夜,真正认识这个人的那一天,也是这样的上弦月之夜。

 


虽然是冬夜,却是难得天气不那么极寒的一夜。
几乎没有风,只是空气有些冰。
“正树君知道吗,猎户座的事情?”
不想理他,他就自己一个人说了下去。
“这是全天最壮丽的星座,因为是赤道带星座,所以整个地球大部分都能看到,所以也是冬季星空最容易辨识的星座之一。连标志物的冬季大三角都要借用猎户座的腰带来辨识呢。”
……真的是非常夺目璀璨的星座,有免费解说的话听听也无妨。
他这么想着,不禁转头去等男人的下一句说话。
“正树君,正树君是狩屋正树哦。”
……
什么乱七八糟的说话……
他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蹲在身边的男人。
“狩屋就是猎人哦,正树君也是猎户座,一定会成为猎户座的。”
这个男人在说什么呢。
明明已经被抛弃了。
明明是被出夜空的人。
“就算是这样的猎户座,夏季夜空也不会出现,因为冬季才是猎户座的场地。”
“正树君也是哦,会找到自己能够绽放光辉的天空的。”
“在你找到之前,正树君,在我的夜空里停留也没关系、不,能请你在我的夜空里停留吗?”
说、说了什么傻话,这个男人!
连小孩子都替他感到羞耻得要死的话,轻易的说出来了!
“可以吗,正树君?”
这是可以不可以的问题吗?!
“不可以吗?”
……
“可以吗?”
…………
“不可以吗?”
………………
“可以吗?”
……………………
“不可以吗?”
…………………………
“啊,果然是可以!”
自说自话的干什么呢……?
…………………………………
再次转头去看那个男人的时候,他正像个恋爱少女一样扯着花瓣。
“你……”
忍不住就对他说话了。
“终于跟我说话了,正树君,声音很可爱哦。”
……………………
这个男人的廉耻到底寄宿在身体的那个部分呢?
“糟糕……太糟糕了,正树君太可爱了怎么办好呢?”
又来了!!!这家伙又来了!!!!
“脸红了哦,正树君?想要我多夸奖你几句吗?”
“谁说的、才没想!”
“正树君的话可以哦,因为是超可爱的正树君,不管是夸奖也好,撒娇也好,能让我成为正树君的夜空吗?”
……这个男人的廉耻肯定不在他自己的身体里。
虽然是这样……
虽然是这样……
但是……
为什么呢……
“正树君,别哭啊,明明长得这么可爱,笑容不能让我看一次吗?”
温柔的抱紧自己的这个男人,和父亲相仿,却没有父亲那么宽厚的胸怀。
不过也没关系吧,这样就够了。
这样就够了。
这样单薄的星空就够了。
这个人就可以了。
“不给我回复么,正树君?”
“……………………那,作为交换,我就帮你看好节操吧……那个……キ、キr……那个、ヒロトさん。”

 

“那个……ヒロトさん?”
“嗯?怎么了,正树君?”
“你那个珍珠的领带夹,有点脏了。”
“是吗?”
“拿过来我帮你擦擦吧。”
“那就麻烦你了,正树君。”
取下看起来就很高价的珍珠领带夹,装模作样的擦了擦,假装用衣襟蹭掉污垢的时候,换成了口袋里的礼物。
致我的狭小星空。
现在还没能成为猎户座。
就用腰带的叁宿忍耐一下吧。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4:55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97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