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May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閃11】【吉良ヒロト&狩屋正樹】致我的狹小星空 | TOP | 【閃十一】【天馬而已】背中に翼を突き刺す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2.06.15 Friday

【閃11】【基風還是風基我也不知道】恒星間電光奔騰

給洗了了的G文啊洗了了你真的捨得窗么你真的捨得么你不捨得的話至少把寫了的放出來吧(喂
我家的基山是不是太沒臉沒皮了呢……對不起
更對不起的是在大家哀嚎光暗分版的時候我腦子里居然是這種東西……沒錯這是很早的時候留下來的梗兒了,現在才發出來有種淡淡的懷舊和憂傷(毆

警告:CP方向一貫不明(揍
        夾帶私設注意


暗蓝的底色是喧嚣过后的沉默。
金色的闪电是贯穿心底的惊雷。
雷門的標誌。
结果还是来了。
风丸一郎太站在雷门的场地前,让视线里的标志与心中的稍微重合,立刻压低雨伞的伞沿。
这样应该不至于被谁认出来了吧。
不过今天原本就是比赛的日子,会认出来的人应该都不在才对。
然而还是被认出来了。
“哟,风丸君,好久不见。”
不顾风丸一郎太的反应,这家伙把更加奇妙的话也随便说出口了。
“我的UFO坠落在富士山下,好不容易才来到东京,怎么样,要捡我回家吗?”


恒星間電光奔騰

 

捡到了宇宙人,怎么办好呢?
如果是轻小说,似乎有点吸引人。不过在生活中就有点困扰了。
嗯?谁的生活?
风丸一郎太,雷门中学三年生,足球部里队长,场上位置是DF,背番号为2号,品学兼优,形貌昳丽,出得厅堂,上得球场。
不过这是十年前的事了。
他们就是那时候认识的。
没想到能看到他……
不过又觉得理所当然。
风丸一郎太在伞下微微皱眉,之后回头抬起伞沿。
“你也是,好久不见了,广。”
吉良广,前宇宙人,从那个时候就用着与地球人不太相同的语言标准,明明吃饭偏向和式,说话却不知道使用哪个国家的标准,曾经在对决中向对手进行过让人心脏激跳之后骤停这样过分的两段式表白,是个规格外人类。
不过……那个被表白的家伙却半点奇怪的意思都没领会到,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个奇才。
这次两人来到这里,也是为了这个家伙的事情。
风丸一郎太想着从小到大都不让人省心的幼驯染,暗暗叹了一口气。
“喂喂,好冷淡啊风丸君,至少伞要分我一半,你不觉得吗?”
被这么一说才意识到他没带伞。
不像人类该有的赤霞色头发和翡翠色双瞳,在氤氲细雨里带出奇异的氛围,风丸一郎太想不出合适的词,倒是想起了昨天广告上说的水灵灵的美青年。
不,毫不掩饰狡猾眼神的旧识,最合适的词果然还是斯文败类。
对于自己被打上的标签毫不知情——知情也绝对不会在意的,这个男人就是这样的人——吉良广盯着对面的风丸一郎太,露出了堪称良善的笑容。
“宇宙人游戏打算玩到老吗,万年中二啊你?”
“好过分啊风丸君,明明站在我眼前的,心到底在哪里呢?回话慢了大概有两个世纪那么久哦。”
这么说……确实是回着一句之前的话,嗯……最近一句该回的是什么来着……?
稍微走神就忘记了,风丸一郎太皱皱眉。
“要进来伞里吗?”
“再有诚意一点邀请怎么样,风丸君?”
“那种方法我不知道。”
“不知道吗?我来教你吧,风丸君?”
“……”
不回答他,他就擅自当做是默认了。伸长的手臂先是趁人不备抢走了伞的控制权,不等风丸一郎太反应过来,就再度伸出手来。
吉良广揽住风丸一郎太的肩膀,亲昵如同挚友。
动作看似温柔,力道却大得出乎意料,风丸一郎太不曾防备,不得不顺着他的出力方向,踉跄进他臂弯里。
终于站在了同一个伞下。
“现在开始要同进退了哦,我喊321一起迈左脚,错脚可不行哦。”
还不知道为什么拿出了对小孩气的语气。
啊……对了。
突然想起来了,风丸一郎太露出无奈的笑容,照做起来。
“……你家,孤儿院还在做吗?”
“嗯,当然。都是些很优秀的孩子呢,有一个已经送到雷门了,一定能帮上円堂君他们吧。”
这时候也不肯放开揽住风丸一郎太的手,吉良广用打着伞的手推了推眼镜。
这个家伙,现在已经继承了吉良家,成为了一介社长,而且手腕在业界广受好评,公众形象不用说当然也是完美。
曾经一度,因为感受到他的强大,觉得是自己无法企及的高度,所以逃走了。
现在的他也还是那样,区别只是自己。
不会再逃走了。
“多好,能直接派上用场,都有点嬖你了。”
听到这个回答,吉良广含笑的沉默了一会儿。
“呐,风丸君?”
“什么事?”
“我们来做个约定吧。”
“啊?”
“嗯……赌约之类吧。”
将约定这样让人心动的词语一口气修正到赌约这样冷酷无情的方向,吉良广的手指温柔的爬上镜框。
“我们是円堂君的伴星,就算是伴星,好歹也是恒星哦,不好好发出自己的光来会让円堂君丢脸的。”
发光什么的……
“谁更能帮助円堂君呢?要不要试试看?”
“……”
“呐呐,怎么样啊风丸君?难得有平行世界这么方便的东西,不来试试看吗?是我所在的光版呢,还是你所在的暗版呢?”
“你……”
“然后,当这种分歧走到尽头,世界合二为一,我们就能再次相见了。”
“……”
“这就是约定,怎么样?”
又重新用回约定这样情谊深厚的词语,透过镜片,用饱含温情的目光注视着风丸一郎太。吉良广意味深长的舔了舔下唇。
“这个态度算怎么回事,别闹了,广。”
“为了与你再次相遇,不努力可不行了呢,风丸君。”
明明不是那个意思,到底为什么就能这么轻易的吐出暧昧到这个程度的话语呢……
对他一贯的作风感到了疲劳,风丸一郎太扶住额头,再一次决定,因为他的话而心动这种事,绝对没有下一次了。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1:08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lounalillian.jugem.jp/trackback/98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