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光

主萌本子推介(私心很重)

来神時代青春歡樂圖本       京介右邊各種組合文本

<< January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13.06.21 Fri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3.03.11 Monday

【閃11】【影山零治中心】光【雨路路生日快樂!】

不知道爲什麽,寫起了影山和小淡黃的初遇……
看著雨路路就想寫這個(咦
梗是去年的梗結果今年才(捂臉
影山和孩子們……啊最近還想來一篇小輝和鬼道和不動談起影山的……
總之,雨路路生日快樂!





続きを読む >>
2013.02.13 Wednesday

【閃11】【聖獸&白龍】如夕陽般久長(阿梓生賀!)

阿梓生日快樂!!!愚蠢如我居然产生了自己已经给了你这篇的幻觉……呜嘤幸好还没过时……
看小说的时候白龙化身的本体真是让我倒抽一口气,有种京介厨的意味上输给了白龙的错觉,现在想想还觉得真不甘心(咦)于是有了这篇……圣兽是私设,大概是绅士型大型犬的印象(喂

警告:虽然是圣兽和白龙但白龙对京介的单箭头非常严重





続きを読む >>
2013.02.01 Fri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神座出流&日向創&狛枝凪斗】おかえり(日向創生贺)

 虽然说是生贺,不过生日那天的生贺写给了出流大大,就在满月之日写给日向大大吧。
这篇的设定是狛枝第一个醒来(幸运),听苗木组(喂)讲了经过之后等大家醒来的前提。
犹豫了很久,最终敲定用船上和四章加起来除以二的态度作为狛枝大大的性格,啊总觉得表现不出来啊,那种虽然充满扭曲感和罪恶感但是却异常美丽的感觉……
写完之后我自己也困惑了,这个醒来的人到底是谁呢……
对不起这个问题连作者也不知道了。
醒来之后的日向创到底是怎样的人简直是宇宙之谜,按理说做过手术的脑不会这么容易恢复,但是脑部在极尽精密的同时又是在某种意义上相当粗枝大叶的地方,视觉消失听觉和感觉就会为了补足视觉而加强这点一直让我很在意,以日向大大的情况而言就是消失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呢,那么为了补足这些,他的脑会做什么呢?
这篇的状况就是我能想象到的最好的状况了,如果出来的是一个日向创的人格附带神座出流能力的可怕家伙,虽然可喜可贺,总觉得还是不太可能啊,毕竟脑部据说还有手术的刀疤呢。但是如果是完整的日向创,没有任何神座出流的痕迹,在另一重的意味上也是很可怕的感觉,而且也很让人伤感……
在自己都不知道写的是谁的情况下居然写完了这篇,简直想夸奖一下自己了。


警告:日向创/神座出流不明,不过大概是偏向了日向创吧……大概



(用了这么久的jugem,却到现在才第一次发现了可以隐藏内容的方法,我到底要迟钝到什么地步去呢?总之就事不宜迟的尝试一下,内文请戳↓)

続きを読む >>
2013.01.20 Sunday

【ダンガンロンパ2】【日向創&狛枝凪斗】【偵探paro】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7 名付けて運命

 警告:侦探paro,OOC有,超烦,翻译腔浓重,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兔美老师都为之恸哭的推理力,就算哭着求我都不会坑,作者不会分CP方向,其实可能也没有CP感



-------------------------------------------------------------以下正文---------------------------------------------------------------------


真相という戯言を証明する
07
 

名付けて運命 



 

你总是可以说服人们去相信那些他们希望相信的东西。
――《失衡的时间》多萝西·L.塞耶斯

 

 

从空无一物的天花板,掉下了奇怪的东西。

――咦?!一大块墙壁?!

咦?!

糟糕、狛枝!

狛枝凪斗刚从系统脱出,还站在原地未能回神。

一时情急只好飞身扑了过去。

一大块天花板轰然坠地――擦着日向创的小腿。

“呜……”

忍过一阵辣痛,日向创立刻确认了助手的平安。

“狛枝,还好吗?”

“嗯……没什么,谢谢,日向君。哈……不愧是我的幸运呐……”

……嗯?态度好像挺正常的,又不知是哪里透出了失落感。

……错觉吗?

该不会……因为终于解开了案件,失去了戏弄的机会?

……………………不不,就算是狛枝凪斗也不会这么恶劣吧。

果然还是不敢肯定地说自家助手不会这么做。

不过……好像稍微迟了一点时间……可能没法合格了吧。

遗憾地看了看测试用仪器,日向创打算叹的气突然噎在喉咙里。

咦?!合格了?!明明在奔跑途中就看到时间清零了的?!

突如其来的惊喜让他几乎失神,太好了!成功了!上了!明天开始就是真真正正侦探学园的人了!

被巨大的欢乐淹没,一时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的日向创,此刻突然感到腿边一阵刺痒。

呜哇?!

“喂!干什么呢狛枝!”

“哎?干什么……就是查看伤势?”

“谁会这么近距离地……喂!住手!”

狛枝凪斗用贴上去的姿态顺着日向创的腿向上一点点蹭起他的裤腿,呼吸让脚踝染上温度的近距离,好像下一瞬间就会舔下去一样,奇异的倒错感即将超越日向创的承受范围。

“也许是被日向君扑倒的关系,现在异常的头晕,不接近到这个地步就看不清哦。”

从这个流利清晰的说话来看,头晕什么的全是胡扯吧。

“行了行了快起来!”

这才总算不情不愿地站起身来,狛枝凪斗拍拍衣角,也拉起日向创。

“抱歉哦,日向君,都是我这蛆虫的关系才害你受伤了……”

“墙壁坠落怎么能算是你的错,一点小擦伤又没什么大碍。”

“不,这确实是我的错,是我的幸运造成的吧。”

此刻突然意识到,难道狛枝凪斗的失落是因为差点让自己受伤?

一旦意识到这点,就没法继续对他冷面无情了,日向创忍不住出言安抚。

何况刚从紧张的测试里脱出,在卡线的时间上才得出正确答案,现在的日向创实在不想让气氛低落下去。

“狛枝,到此为止,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了,听到了吗?”

严肃地盯住助手的眼睛,日向创的视线不小心滑过他的嘴唇――糟糕……

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做了什么。

虽然不如嗅觉记忆那么根深蒂固――不过刚发生的事也不用那么根深蒂固的记忆就是了――此刻正鲜明地复苏了。

自己说可能有点奇怪,但是狛枝凪斗的嘴唇似乎比自己的凉一点,因为没有过亲吻女性的经验所以也不清楚会不会像女性那么娇软润泽,只是那个温度让人没法置之不理。

不经意间好像要温暖它一样,渐渐地,不止是嘴唇,也从内部舔舐着,牙齿光滑可怜,舌尖柔软温暖――全息测试方式真好啊,不用担心午餐的味道留在口中――嗯?

虽然是个奇怪的点,不过正是想起了这是全息测试,日向创才突然醒过神来,找回了自己的初衷。

也正是这一瞬间,宛如被闪电击中,脑中的珠子和针线全都蹦跳起来,像是12点钟声敲响的灰姑娘一样,褪去所有魔法,伪装和诡计都尖叫着四处逃窜,还原成本来的模样。

“啊……”

到此恍然大悟。

“推理成立。”

出现了。

顾不上突然中断的亲吻,日向创不由得又看了一眼时间。

幸好时间的转动没有再次失控,剩余时间16分。

“这就是事件的全貌。”

一切都连起来了。

全部疑问都成了朝阳下四散的晨雾。

豁然开朗。

“狛枝,最后跟你确认一下,我要选B先生。”

似乎还没完全缓过来,狛枝凪斗眼神有点发虚,不过立刻就反应过来,又带了几分莫测的笑意点了点头。

16分钟还来得及确认。

现在选下去也没关系,可是既然已经清楚了,还是别再让自家助手失望比较好――让他知道自己现在不是凭测试来推测,而是堂堂正正推理得出的结果。

“首先偷走借据的是A先生吧。”

点头。

“杀掉B夫人的也是A先生吧。”

点头。

“处理了B夫人死亡现场的是B先生吧。”

点头。

“杀掉A夫人的也是B先生吧。”

点头。

“然后杀掉A先生的还是B先生吧。”

还是点头。

………………

“狛枝,可以说话了。”

“是吗?可以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可以的?”

……………………

真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続きを読む >>

▲top